【蘋果人物】辣到出汁!男牙醫踩15公分高跟鞋艷舞 「沒穿什麼衣服」風騷爆表

出版時間 2020/01/10

穿上15公分高跟鞋,盡情舞動展現自我,他是舞者許子堯;穿上白色醫師袍,熟練操作儀器,他是牙醫師許子堯。出身傳統家庭,求學時期因個性斯文,常被同學笑娘,甚至被送過「女廁」的標誌,忘不了當時的氣憤,卻沒有阻擋許子堯找到自己,現在的他熱情、開心,用活力影響周遭的人,他說,「世界上有許多正能量需要傳遞,看診與表演都有相同功能,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句話,都能感染身邊的人。」
 
許子堯出生台北市文山區,在傳統公教家庭長大,父母從小對他保持高度期待。高中時期許子堯就讀師大附中,考大學時父母希望未來能有好的出路、有較高的社經地位,希望他能就讀醫科;許子堯在國高中時期,對生物類科相當感興趣,也因此後來大學報考最後成功考取國立高雄醫學大學牙醫系。回憶當年他說,「雖然聽取家人意見,但從事醫療工作也能幫助別人,是個很不錯的職業,對於選擇走這條路,他也從不後悔。」
 
「跳街舞難道就一直跟壞學生劃上等號嗎?」許子堯說,從小對音感和節拍都特別有感,「就像是以生俱來的天賦」,但因為父母對他有升學上的期待,因此沒有特別在學舞上著墨;高中時期為了拚升學,沒有太多時間;上大學後,立刻加入熱舞社,又因大學遠在高雄,父母管不太到,但後來學跳舞的事還是被發現,父母當時教訓他:「應該好好顧課業,而不是都是跳舞,你又不是壞學生」。

陰柔個性被霸凌,同學送「女廁標誌」
許子堯回憶學生時期提到,可能從小個性比較陰柔,常常被罵娘,但一開始覺得那只是「揶揄」,並不放在心裡;國中時期,某次生日,同班同學買了一個「女性專用」的指示牌,當作禮物送給他,許子堯說,當時收到真的是傻眼,有點抗拒、有點好笑、但又有點生氣,但後來還是把這東西收下,「小時候不覺得那是霸凌,但長大之後想起來確實令人難受」。許子堯現在回頭看,自信表示,「娘又怎麼樣,起碼我成績好,我有我的專業。」
 
許子堯表示,大學加入熱舞社算是為他奠定舞蹈基礎,但他不被框架限制,打破「男生不該跳這麼女性的舞蹈」迷思,他在學舞過程中擁抱自己、接受自己,也因為學跳舞讓他有了這樣的訓練,勇於表現自我,「從過去對自己較沒信心的地方,從此自信心爆棚」。他說,也許在別人眼中,男生跳這麼女性的舞,會被投以異樣眼光,但「這就是藝術,這就是他的專業,這就是他有一般人沒有的地方」。
 
因為舞蹈讓他認識自我、因為舞蹈讓他勇於出櫃。在念高醫大牙醫系6年中,許子堯在學校與較親近、友好的同學出櫃,勇敢表達自己的性向。他說,因為學跳舞在認識自我的階段中發掘,在過程中學習擁抱自己,因此後來身邊比較好的同學知道後,他也向家人出櫃。他說,出櫃與跳舞在自我認同上是相輔相成,跳舞對他而言不只是藝術,在個性、心理成長都相對有幫助,那是一個與自己身體對話的過程。
 
回想起出櫃的那一年,許子堯與父母冷戰長達近2年。許子堯表示,從小父母對他的期待,可能因為出櫃讓他們對他失望與信心崩解,讓他變得很少回家,即便回到家中也與家人沒什麼互動,至今仍沒有完全化解。他說,一開始父母生氣、失望,基本上都是擔心他遭受霸凌、排擠、歧視,但為了要讓他們知道自己過得很好,就想說證明給他們看,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
 
從大學出櫃後,許子堯致力於同性婚姻運動,每一年的台北同志大遊行,許子堯總是絞盡腦汁裝扮參與整個活動。他說,就像是民主社會,這都是要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在同運推動必須要繼續努力、社會才會進步。許子堯表示,自己的強硬個性,就算「父母曾希望他改變、曾希望他恢復正常」,但要讓父母知道同志在社會上本來就是正常的事。
 
紐約習舞,開啟人生里程碑
大學畢業後,許子堯進入醫療機構擔任替代役,役畢後許子堯特地飛到美國紐約學舞,在紐約短暫待了近2個月。在那2個月內,他進到美國知名街舞老師所開的舞蹈教室,讓他徹底打開對舞蹈的視野,不僅在舞技上的精進、心態與認知也有所改變。回國後,許子堯遵循過去所學,進入牙科診所擔任專業牙醫師,不過,他並未放棄自己對舞蹈的熱情,仍利用工作之餘練舞、學舞甚至組舞團。
 
3年多前,許子堯在一次為了公開演出,找了舞蹈界認識的友人一起表演,結束後彼此討論便組了「波蜜壞女孩」的舞團,3男1女的組成,擅長Jazz、Vogue的舞風,耍辣、耍性感,讓他們每次演出總獲得最大的掌聲。團名的起因,許子堯說,為了讓觀眾有很juicy(甜蜜、多汁)的感覺,想到果菜汁,因此用波蜜2個字;而因他們的舞風比較冶豔、性感、嗆辣,因此用壞女孩3個字代表。
 
目前許子堯在台北市文山區的牙醫診所擔任專業駐診醫師,執業5年來,累積不少熟識的病患。不論舞蹈界或是病人,後來慢慢讓外界發現他是一位熱愛跳舞的牙醫師,許子堯說,一開始大家都認為很酷,普遍牙醫師給一般人形象就是工作很忙、沒時間運動、甚至又老又醜、買豪宅開跑車等,但事實上他的工作相對自由,上班時間可調整,就是要有所取捨,懂得時間分配。他形容自己的生活,「不是在看診,就是在跳舞」。

醫師、舞者都要求精準、到位
穿上白袍,許子堯走入牙科診所,他就是認真的專業的牙科醫師;下班後,穿上超短熱褲、網狀透明上衣、套上15公分鮮紅高跟馬靴,舉手投足就是專業舞者。他說,「不覺得自己比較聰明,只是比較會考試,在準備時比較知道哪些會考、哪些不會考;這就跟跳舞一樣,每個動作、手勢、甚至表情,都要做到精準、到位,這樣的結果才會好看。」
 
許子堯認為,表演與看診有個地方像,都在於要傳達一個訊息。病人來看的時候,有需要被處理的疼動與不舒服,必須釋放友善訊息獲得病人信任,要讓病人知道真心想幫助他們;有時候與表演很像,也是把要傳達的訊息,藉由肢體傳達出去,打從內心就要關心,靠語言、肢體傳達給病人,因此獲得撫慰,所要表達的都是傳達能量感染病人和觀眾。
 
許子堯說,在國外有知名的「KAZAKY」來自烏克蘭的舞蹈樂團,由4位高挑帥氣男子組成的團體,最具特色的就是穿著高跟鞋跳舞,還曾幫天后瑪丹娜伴舞、合作MV;他想打造「台版KAZAKY」的野心,一點都不為過。他說,不敢說自己和團員的舞技能跟他們相比,但他們在每次創作、編舞過程中,融合許多台灣在地特色,服裝上也大膽嘗試中式傳統風格,更有歌仔戲的元素在其中。
 
創舞團3年多來,許子堯說,印象最深的就是創團後首支舞蹈演出,當時為了讓觀眾眼睛一亮,設計一個橋段是要在身上潑灑牛奶,而也因為設計那樣的橋段,讓後來許多觀眾都說,「他們性感到連女生都嫉妒」。也因波蜜壞女孩的知名度,在舞蹈界迅速傳開。
 
對於未來,許子堯表示,最大的心願是能夠在兩廳院的戲劇廳做舞蹈演出,這對他來講是讓他在舞蹈前進的目標與動力。看著現代許多人因工作埋沒自己的興趣,或是因職涯規劃,放棄自己的夢想,許子堯認為,「這一定要有所犧牲。把工作兼顧興趣一定比較累,但你若願意為熱愛的事情做犧牲,這才是真正的熱愛。」(林麒瑋/台北報導)

許子堯小檔案
 
年齡:30歲
現職:臻美牙醫診所牙醫師、魔法兔齒顎矯正牙醫診所牙醫師
學歷:國立師大附中、國立高雄醫學大學牙醫系
經歷:波蜜壞女孩舞團創辦人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發稿時間:0005
更新時間:1233(更新小檔案)

 

許子堯是執業的牙醫師。葉志明攝
喜愛舞蹈的許子堯,換上表演服,彷彿變成另外一人,千嬌百媚。葉志明攝
與志同道合好友合組「波蜜壞女孩」舞團。葉志明攝
許子堯看診時神情專注。葉志明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