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從抗煞英雄到抗癌鬥士 葉金川:無知才會恐懼

出版時間 2020/02/18

「SARS、武漢肺炎、還有癌症,哪一個比較可怕?」葉金川毫不猶豫說,癌症一點也不可怕。2003年台灣爆發SARS疫情,和平醫院封院,上千名醫療人員與病患、家屬遭隔離,人人驚慌失措。甫從台北市衛生局長卸任的葉金川,自告奮勇進入院區坐鎮,最後成功在2周內化解危機。
 
當年的抗煞英雄,5年前罹癌,如今成了抗癌鬥士。他說,無知才會有恐懼,知道就不害怕,「癌症又不是無法治療,人生也免不了生病,我幹嘛怕?」
 
不過既然癌症不可怕,那最可怕的是什麼呢?葉金川說,還是SARS,因為致死率達1成。但當年台北的和平醫院封院,已無官方身分的葉金川,卻還願意自告奮勇,進入院區坐鎮指揮,為什麼?「因為來求救的,都是我以前的下屬啊。」
 
「進去前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指揮官不能害怕,而且害怕無法解決問題,要靠知識。」他當時已到花蓮慈濟大學任教,重返台北時才開始研究疫情,面對前所未見的SARS病毒與封院危機,他一度曾做了最壞的打算,有可能需要犧牲院內的上千條人命,保障台北市260萬名市民的生命安全,他只能救多少算多少。
 
抗煞英雄三招化解和平醫院封院危機

公衛專家出身的葉金川,靠三步驟穩住和平醫院疫情。首先是調查疫情,確認病毒的可能傳染途徑,哪些樓層最危險、哪些區域相對安全。接著就是隔離與撤退,他把院內人員分成四類,最嚴重的病患因為插管無法移動,暫時留在院內,其他的陸續撤離,轉送其他醫院。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提振院內的士氣。他透過院內廣播,把所有資訊公開透明,讓大家清楚他決策的優先順序。很多人擔心自己也被感染,葉金川告訴大家,他也會怕、他也沒有金鐘罩鐵布衫,但他與大家同在。
 
「信任要一步一步累積,不是一下就能建立。」葉金川說。他從2003年4月27日進入和平醫院,待了10天,院內局勢漸趨穩定,原本已經準備結束任務,到公訓中心自我隔離,不料當時的和平醫院院長吳康文發燒,院內再度人心惶惶。葉金川只在外面住了一晚,就又重返和平醫院。
 
直到5月8日,和平醫院最後一名病患移出 ,最後一批醫護人員隨之撤離,全院淨空,葉金川才終於能卸下重擔。
 
這波SARS疫情,從3月14日台灣發現第一個SARS病例,到7月5日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WHO)宣布將台灣從SARS感染區除名,近4個月期間,全台有346個病例、73人死亡;和平醫院內則有 150 人感染SARS、35 人不幸病逝,1人在院中上吊自殺。
 
「台灣防疫進步,武漢病毒遲早會過去」

17年過去了,葉金川認為,台灣防疫已累積相當多的經驗,包括病房的設備、人才的訓練、醫師的培養、病毒的檢驗、疫苗的開發、病患的治療等,都已經是世界一流的水準。今年武漢肺炎席捲全球,葉金川認為,台灣的因應作為比其他國家都還要好,「武漢病毒遲早會過去。」

不過台灣的醫療水準進步了,政治人物的水準卻停滯,口水依舊,從沒少過,例如口罩之亂。葉金川回憶,上次SARS同樣面臨口罩不足的問題,只是被和平醫院封院的新聞蓋過。政府為因應這次的口罩荒,改成實名購買制,每人每周限購兩片,葉金川說,這也是不得已的辦法,至少要讓民眾可以安心。
 
他提醒,正常人不需要戴口罩,有咳嗽、慢性病,或是出入人多的場合,就建議要戴,例如尖峰時刻的捷運與公車上。但人不多的時候,還是可以不用戴。

對於台灣的防疫,葉金川肯定多於批評,不過政委張景森曾樂觀評估,疫情約在個月後會平息,葉金川說,政治人物若不懂就閉嘴,防疫還是要謹慎,話不要講太滿。
  
除此之外,台灣該用什麼名義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 ,簡稱WHA),這次同樣又引發討論。2009年5月,葉金川擔任衛生署長期間,台灣首度獲邀,以「觀察員」身分出席WHA,名稱是「中華台北」。葉金川飽受批評,質疑他矮化主權。
 
但是到了2016年5月,民進黨政府上台後,時任衛福部長林奏延率團參加WHA,同樣也自稱中華台北,且這也是台灣迄今為止最後一次參加WHA,此後不再獲邀。這次武漢肺炎,台灣則是以「台北」的名義,派專員透過視訊的方式線上參加疫情討論。
 
葉金川感嘆,「當家就知道當家的難處,民進黨上台後,情況沒有比較好,還每況愈下。」他強調,台灣參加WHA絕對有必要,但是要「有意義的參與」,或是「有尊嚴的參與」?是面子重要來是裡子重要?能到瑞士日內瓦與國際一流專家交換病毒、疫苗的第一手資訊,這對國人健康來說,才應該是最優先的考量。
 
「用健康來考量,叫有意義的參與,但是如果要堅持有面子的參與,用『台灣』名義參加,就有了政治目的,而且要用『台灣』名義參加,大概要等西元3000年吧!總還是要先想個辦法,等進去再說啊!」
 
自認不適合從政,「7分在浪費生命」

他看膩了政壇口水,自認根本不適合從政,「從政有7分在浪費生命,只剩3分在做事!」2006年,他在台北市長黨內初選敗給後來的台北市長郝龍斌,2009年又在花蓮縣長黨內初選,敗給當時的花蓮縣政府參議杜麗華。

他逐漸淡出政壇,現在的頭銜只剩慈濟大學公衛系榮譽教授、中華捐血運動協會理事長,「我一向不熱衷政治,都是人家叫我試試看,選上了就去當,選輸了,我就告老還鄉。」葉金川說。
 
他熱愛爬山,大二就曾加入台大登山社,任職台北市政府期間,也與當時的市長馬英九、副市長金溥聰一起挑戰鐵人三項。離開政壇後,他想先完成百岳,把還沒爬過山頭的都爬完。2010年6月,他在花蓮縣的新康山完成百岳,前前後後花了40年,當時他已經60歲。
 
退休人生列出清單「要完成8件瘋狂的事」

到了63歲,葉金川參加大學同學會,他跟同學報告,要完成8項瘋狂的事,包括挑戰非洲維多利亞瀑布旁的「魔鬼游泳池」、登上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扎羅山、挑戰位於喜馬拉雅山脈的安納普娜基地營(Annapurna Base Camp,簡稱ABC)步道、到阿拉斯加的育空河泛舟、騎自行車東西向或南北向穿越美國、自駕車橫貫美國的六十六號公路等。除了非洲的兩項外,其他的清單,他都一一完成夢想。
 
但是人生跨過60歲,也讓他感覺到自己好像真的老了。一次在他62歲的那年,某天不小心騎自行車跌倒,肩關節脫臼受傷住院,那是他生平第一次住院。不過這畢竟是意外。到了65歲,他在眼睛周圍摸到硬硬的結節,診斷出淋巴癌,還好只是二期,經歷過切除、電療、標靶治療後,不到半年療程結束,順利康復。
 
知道自己罹患癌症的時候,不會害怕嗎?葉金川坦言,一開始也會覺得生命受到威脅,但他學的是醫學,知道什麼該怕、什麼不該怕,何況癌症只是二期,可以治療,「如果了解醫學就會知道,這不是突然,每個男生一輩子都有一半的機會罹癌,差別只是在於是要命的癌,或是容易治療的癌。」
 
樂觀抗癌,「這是生命的必要過程」

「癌症不可怕。SARS的死亡率很高,武漢肺炎的死亡率是200分之一,比流感高一點點,反而是癌症,7、8成都可以治療,何況生病都是免不了的,這是生命的必要過程,如果是無法治療的癌症,就代表你比較衰,也沒辦法,但淋巴癌可以治療,我幹嘛怕?」
 
抗癌期間,他的生活不受影響,照樣工作、照樣運動,體力也未減損。唯一改變的是他的心態,已經擬好的人生必做清單,不能再拖拖拉拉,一定要趕快實現,「我變得更積極,下定決心要去哪就去哪,不然再等下去可能沒有機會再等得到(實現)」。
 
這10年來,他去過沙漠、爬過冰山,為了追求刺激,他去高空跳傘,鼓勵大家「一輩子都要跳一次」,但最危險的還是去阿拉斯加育空河泛舟,因為在冰河裡泛舟,若翻船只有5分鐘能自救,不然會被凍死。
 
他也曾到澳洲西部的伯斯、東部的布里斯本,還有到紐西蘭北島的奧克蘭,長住一個月,體驗當地不同的生活方式。「我沒有要環遊世界,也不喜歡跟旅行團,所有行程都自己規劃,安排不同的探險,自己當導遊,也比較不會失智。」
 
葉金川的兒子是華航的副機師,他搭機會有優惠,但其他在國外的行程,他還是能省則省,煮飯自己煮,外出搭大眾運輸工具,住宿住公寓,甚至是自己搭帳篷。結果發現在國外最貴的花費,還是在音樂會、博物館的門票。
 
「要在那邊住上一個月,融入當地的生活,才會有感覺,所以我在澳洲,很常去看他們的板球賽、橄欖球賽、音樂會,學他們怎樣過日子。我也一直期待享受英國人的生活,喜歡英國的音樂劇,覺得一輩子就該去一次。」
 
追求心靈自由,享受慢活人生

「我追求的是心靈的自由,也可以說是追求刺激,因為不同的人生體驗,就是一種刺激。」葉金川說,他對美食、高檔飯店一點興趣也沒有,也不愛去購物,「買東西獲得的滿足可能只有幾秒鐘,但是花時間、克服一切困難得來的經驗,才是人生可貴的旅程。」
 
這10年來閒雲野鶴的生活,最要感謝的當然還是另一半的陪伴。太太張媚以前從未爬過山,為了陪葉金川圓夢,張媚50歲開始爬玉山,到現在百岳也已經蒐集了一半,兩人還曾一起遠征非洲的吉力馬札羅山,可惜只爬到海拔4千多公尺處,張媚因出現高山症狀,兩人下撤、功虧一簣。
 
至於比較耗時的獨木舟、馬拉松或自行車,張媚也願意扮演啦啦隊的角色。「她(太太)體力變得比我還好,她慢慢也會願意享受,她能享受的活動。戶外活動就是這樣,對喜歡的人來說,久了就會上癮。」
 
2010年6月,葉金川出版新書《一生必去的台灣高山湖泊:行男百岳物語》,寫下自己百岳日記,去年6月,他再出版《退休,任性一點又何妨》,紀錄自已「一路玩到掛」的心境,接下來他打算再花5年時間,到世界各國long stay,一年至少花兩個月時間,分別去兩個國際大城,例如奧地利維也納、英國倫敦,分享慢活旅行的樂趣。
 
「5年可以去10個都市,我會把自己旅遊的所見所聞寫下來,當然也不是要走『董事長帶你去旅遊』那種路線,是想告訴大家,進入老年之後,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
 
葉金川把人生分成四個階段,25歲以前都在學習,25到50歲是工作的巔峰,每天的生活,幾乎都在日以繼夜拚自己的事業,50歲到70歲,即使還在工作,但已經難有突破,創意與體力都已比不上年輕人,只能靠經驗繼續撐。

人生即將滿70歲,「要讓自己自由自在」
 
「講白了就是在倚老賣老,所以50歲之後就要開始轉檔,減少自己的工作量,生活重心要漸漸轉移到家庭、自己安排的活動,健康、家庭、休閒、娛樂,都要跟工作找到平衡點。75歲以後,體力又變得更差了,圓夢越來越困難,所以更要趁70歲之前追求心靈的自由。」
 
電影《一路玩到掛》中提到古埃及人的生命觀,認為人死後靈魂飄到天堂門口,上帝會問兩個問題:你的人生快樂嗎?你有沒有把你的快樂分享給別人?葉金川今年6月就要滿70歲,他正在享受人生的樂趣,也樂於分享人生的樂趣。「孔子也說,『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我現在是自己要怎樣就怎樣,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要做到自己的自由自在,這就是生活的目的。」(何哲欣/台北報導)

葉金川小檔案
 
年齡:70歲
家庭:已婚,與妻張媚育有3子
現職:慈濟大學公衛系榮譽教授、中華捐血運動協會理事長

學歷:哈佛大學流行病學碩士、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碩士、台大醫學系學士、
 
經歷:衛生署保健處技正、衛生署醫政處長、健保局總經理、台北市衛生局長、台北市副市長、總統府副祕書長、衛生署長、血液基金會董事長
 
著作:《一生必去的臺灣高山湖泊:行男百岳物語》、《最美好的時光:人生無憾過日子》、《退休,任性一點又何妨》等書。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網友意見

陳業華:很棒的人生體驗
 
黃美智:我看到一個70歲長者的智慧,心仰慕之!

發稿時間:0126
更新時間:1502(新增小檔案、網友意見)

70
葉金川即將滿70歲,工作已不是他的生活重心。趙元彬攝
 2003
葉金川在2003年進和平醫院擔任指揮官,被封為抗煞英雄。資料照片
葉金川在和平醫院指揮得宜,順利化解危機。資料照片
葉金川認為,台灣的防疫表現比其他國家都還要好。資料照片
葉金川受馬英九、金溥聰影響,也愛上鐵人三項。資料照片
葉金川說,年輕人一輩子都應該去高空跳傘跳一次。葉金川提供
葉金川與太太到世界各國體驗當地的生活。葉金川提供
葉金川與馬英九一起爬玉山。葉金川提供
葉金川熱愛泛舟。葉金川提供
葉金川熱愛爬山。葉金川提供
葉金川曾到冰河泛舟。葉金川提供
葉金川熱愛騎自行車。葉金川提供
葉金川感謝太太一路陪他圓夢。葉金川提供
葉金川曾在美國騎自行車長征。葉金川提供
葉金川在河邊露營,享受慢活。葉金川提供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