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難同婚2】他們真心相愛 卻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出版時間 2020/02/20

「同婚不是過了嗎?你們還不能結婚?」來自澳門的心理師阿古說,常有朋友提這問題,顯示多數人仍不知,全台至少500對跨國伴侶真心相愛,卻是法律上陌生人的困境。由跨國伴侶組成的自救組織「跨國同婚平權聯盟」,為讓這些異國伴侶能在台居留、擁有和愛人一起生活的權利,已由4對跨國伴侶代表提起行政訴訟,《蘋果新聞網》專訪其中3對伴侶,深入挖掘他們背後不為人知的浪漫與辛酸。

澳門心理師棄高薪 為愛來台賣蛋糕

阿古(梁展輝)跟信奇(丁則言)熟捻地穿梭在高雄鹽埕市場中,跟隔壁豬肉店的大姊、賣骨董玩具的年輕人寒暄。去年才進駐鹽埕市場賣磅蛋糕的阿古、信奇,打著在「菜市場中推廣同志議題」的名號,攤位上滿布政治文宣、彩虹貼紙,還有挺香港的連儂牆。

因為一起創業,他們開始挖掘彼此的生命歷程。曾經擔任心理師的阿古觀察到兩人相處的問題,可能來自信奇原生家庭的隔閡。「找到回家的路才能成家,這是心理學裡的概念」,阿古深信把信奇帶回高雄老家,才能理解問題所在。

原來信奇的父母早猜到他的性向,也曾暗示他價值觀偏差、交到壞朋友。公投前,長輩Line群組傳出批評同志的不實言論,他氣得在群組中的發言反駁,沒想到遭父親斥喝「閉嘴」,阿古不忍愛人受委屈,寫了一封長長的信給信奇父母,細數兩人如何認識、交往,等同向信奇的父母出櫃,才讓信奇的父母逐漸認清並接受這個事實,也大幅降低親子緊張關係。

澳門出生的阿古,2007年來台唸書,畢業後回到澳門擔任心理師,當時月薪約有12萬台幣。6年前阿古與信奇透過網路認識,第一次見面,是阿古來台灣玩,後來兩人網路上聊了1年多才開始交往。

傳統市場賭一把 倡議同婚沒被砸店

在一起5年的時間,他們先當了2年空中飛人,經常為了對方而往返台澳,也曾討論過在澳門或第三國居住,最後因為語言的限制及對同婚的期待,讓阿古決定賭一把,放棄在澳門的心理師職業,來台灣定居和信奇一起生活。

當時阿古已申請上台灣的研究所,但考量唸書就沒有收入,於是他們決定先一起創業,前後嘗試了賣冷壓果汁、司康,再到目前的磅蛋糕,而為了節省成本,開店地點也從林口租屋處,搬回信奇在高雄的家,且做蛋糕、研發、設計、行銷等所有工作,兩人從頭到尾一手包辦。

現在他們在信奇父親工廠的一個辦公室製作蛋糕,除了透過網購行銷,也在鹽埕市場的實體攤位販售,同時公開支持同婚得立場,但進駐市場之前,同志議題在民情相對保守的南部地區,究竟會引發什麼效應,著實曾讓這對伴侶內心忐忑不安。

「我們觀察到這個傳統市場的年齡層比較高,如果賺不了錢,至少讓大家知道議題,也想過會不會被砸店,那大不了就是收掉。」最後他們決定給自己半年時間,並且加入鹽埕市場再造計畫,試著融入當地居民的生活。

恁尪咧? 初二回誰家?

讓阿古和信奇感到欣慰的是,半年時間過後,沒有砸店,也沒有不友善的聲音,甚至有基督徒表示:「我以前反對同婚,但看到你們後,我覺得這也是愛,祝福你們。」連市場內的阿姨只看到其中一個人時,都會脫口問:「恁尪咧?」做饅頭的伯伯也會關心:「你老公呢?」甚至會問:「初二回誰家?」「誰是太太、誰是先生?」其他攤販也會幫忙介紹客人。

阿古說,他發現婆婆媽媽們對他們這對伴侶,比較多的是好奇,而不是排斥,「現在好多了,有攤位收入也比較固定。」當阿古趕工做蛋糕或有外務時,信奇則顧店、處理訂單。

阿古、信奇和其他攤商及往來的婆婆媽媽分享婚冊,許多人說在電視上看到的同志跟他們不一樣,更多人給予祝賀:「同婚過了,你們可以結婚了。」但事實上,他們仍無法在台結婚,因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規定,跨國伴侶準用《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因此對台灣同志而言,跨國伴侶必須母國承認同婚,才能夠與台灣人結婚。

居留是所有跨國伴侶都會遇到的問題,幸運的是,身為澳門人的阿古有來台唸書的經驗,因此已取得居留權,也符合申請歸化台灣國籍的條件,但像阿古這樣擁有居留權的跨國伴侶少之又少,大部分的案例都只能以觀光、工作簽證來台短期停留。

「婚姻不就是找一個『飯腳』嗎?我們受的了彼此,我可以跟他吃一輩子的飯,我們已經在婚姻當中。」阿古說千千萬萬的人都在結婚,他也是想結婚的人,只是以前不能結,後來因為台灣釋憲同婚合法化,一度燃起希望,沒想到最終還是不行。阿古說:「如果批評的聲音說我是外國人不需要被保障,那至少,信奇是台灣人,他結婚的自由與權利被剝奪了。」

神秘婚禮狀況外 拜堂下跪當場淚崩

去年524他們到戶政事務所登記遭拒,當時阿古的家人也感到遺憾,6月阿古的父親生病,阿古帶著信奇一起回到澳門,沒想到阿古的姊姊、母親與好友為他們秘密準備了一場婚禮。

「我們當時穿著很隨便,一走進飯店,拉炮、閃光燈都對著我們,我的兩個外甥捧著蛋糕出來,上面寫著『Happy Wedding』,狀況外的我們還唸出來,我脫口『結婚?』信奇接著說『什麼?』。」阿古說,等到拜堂時,一跪下去,他就哭得唏哩嘩啦,但相較之下,信奇看起來就沒那麼激動,原來阿古家說粵語,「我都聽不懂啊」信奇趕緊為自己辯駁,強調他不是不感動,只是身為主角卻聽不懂,才會一直狀況外。

而現實生活中,兩人的個性確實差距相當大,阿古吃飯總是不嚼就吞下去,號稱可以7分鐘完食,信奇則是細嚼慢嚥,他說以前工作中午半小時吃飯時間,他的午餐總是吃不完。思考快、說話也快的阿古,總率先發言,信奇則在一旁點頭,偶爾嗆他一句。但家事、工作場合的整理、清潔都是信奇一手包辦,只見他每個步驟就用酒精消毒一次手,見蛋糕麵糊流出模具,就馬上擦拭。

訪談中,阿古先哭了:「我好怕他說辛苦了,謝謝你,他知道我受不了這句。我想跟他說的是一起走一輩子」,已習慣阿古哭成淚人兒的信奇趕緊轉移話題:「你之前就講過了,而且我們的蛋糕庫存還缺一個口味喔。」這才止住阿古的眼淚,把他拉回現實。

「我們有困境 不得不努力」

去年10月,阿古和信奇到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再度被拒絕後,他們已無法可想,只能嘗試司法途徑,在伴侶盟的協助下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遞件提起行政訴訟。

「我們不是要告政府,只是想讓政府知道,我們有困境,幫幫我們。」但媒體的報導,卻將兩人推到風口浪尖。有網友以阿古的國籍作文章,不斷發表批評的文章,「我只能說這些事也辛苦信奇,我對他很抱歉。」阿古摸著信奇的肩膀,不捨之情自然流露,但他仍然不後悔接下今年高雄同志大遊行的總召,並興奮地跟記者分享即將呈現的主題規劃。

最後記者詢問兩人為愛付出這麼多心力,至今仍無法如願結婚,心中有何感想?「我很怕人家說你很努力,也曾聽到前輩說,同志很努力,我們是真的很努力啊。」阿古說。「我們是不得不努力,但還需要再繼續努力一下。」信奇堅定地說。

遠赴澳洲人工生殖 台星伴侶為女築夢

來自新加坡的鄧美蘋與台灣太太交往13年,有個一歲的女娃,是兩人一起到澳洲人工生殖有的孩子。在外商公司工作的她,時常世界各國飛來飛去,她與太太在香港工作時認識,2017年台灣釋字748號解釋公布後,同年10月,她們開心討論到在台灣結婚、生孩子的可能。

鄧美蘋說:「台灣是一個對同志很友善的地方,新加坡的同志議題則是隱形,沒有排斥,但法律上違法。我們想要給小孩一個友善成長的環境,所以決定回來台灣。」但她沒想到,台灣同婚的法規卻將她這個外國人排拒在外。雙方討論後,決定2018年先到澳洲結婚,後來也在澳洲人工受孕,由太太生產,再搬回台灣。

「兩個媽媽帶小孩,在我們住的社區及路上真的沒有受到異樣眼光,大家都說小孩好可愛。」這讓鄧美蘋覺得住在台灣。是正確的決定,卻也不免感嘆:「我們在澳洲的婚姻被承認,當地的法律也沒有因為一方是外國人就不能結婚,但我們的婚姻在台灣不被政府承認。」儘管如此,鄧美蘋還是樂觀地認為,當全世界都朝著合法化前進,她相信有一天台灣政府一定會讓她們結婚,讓她們成為孩子法律上的雙親。

我只是一個想保護小孩的媽媽

同志家庭得來不易,鄧美蘋說,為了人工生殖,她與太太來回澳洲多次,每次得視情況待1到2周,前後大概花了80萬元,才終於有了自己的孩子。「雖然我們的家庭不一樣,但不是次等的,孩子也是因為愛才來到世界上。」她們規劃了5年才有了孩子,雙方父母也很疼愛小孫女。鄧美蘋以工作簽證得以長期住在台灣,她說真的是很幸運,才能一家三口住在一起。

由於新加坡與馬來西亞規範相同,都需要先出示「單身證明」才能夠來台結婚,但新加坡也非同婚合法化的國家,鄧美蘋與太太並不能在台灣登記結婚。她說,兩人在澳洲已經結婚,但台灣政府不承認,只好提起「承認婚姻」的訴訟。她認為跨國伴侶只是要平權,沒有任何人的權益會受損,「我只是想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安居樂業。」

在此之前,鄧美蘋與太太都不是會走上街頭或面對鏡頭倡議的人,她甚至連臉書都沒有,但為了跨國伴侶的結婚權,她只能挺身爭取。鄧美蘋說:「我們是兩個普通上班族,我是為了保護我的家庭、我的小孩。就是一個媽媽想給小孩更好的未來。」她眼眶泛淚地說:「我只是一個想保護小孩的媽媽,雖然我不願想像,但如果我太太發生什麼事,我跟孩子沒有法律關係,沒有任何保障,我拉拔她長大、每天照顧她欸,我的孩子肯定是我的原動力。」

盧凱彤之死 促成台港女同決心結婚

同樣從事行政工作的劉貓貓與阿雪,6年多前在貓貓工作的青年旅館認識。「我們兩個當時都去看何韻詩的舞台劇《賈寶玉》,後來我聽到有個香港口音的可愛小T在大廳說這件事,我就用音響放了舞台劇的歌,然後就搭上線。」貓貓說起兩人因舞台劇結緣,訪談當晚,她們也要一起去聽香港歌手岑寧兒、林二汶的演唱會,但因台港伴侶無法登記結婚,阿雪不能長期在台居留,隔天便要搭機返港。

交往後,兩人平均2-3個月見面一次,貓貓拿出20多張入境證明,她說那還只是一部分,每一張都代表價值7千元的機票。相聚時間也如這次一樣短暫,周五下班飛港,周日回台,最長的一次相處就是到美國的16天。喜愛旅行的兩人,足跡曾到關西、東京、荷蘭、巴黎還有紐約等地,早已去過全世界迪士尼樂園的阿雪,又陪著貓貓玩過一遍。

2017年同婚釋憲通過時,貓貓以為能夠結婚了,她偷偷規劃在同年6月的紐約行中向阿雪求婚。回想起求婚過程,貓貓說,阿雪喜歡的美劇《person of interest 》(疑犯追蹤),拍攝場景最後一幕在皇后大橋(Queensboro Bridge),她就說去那邊看看,在橋下,她拿出乾燥花束、卡片跟花束戒指向阿雪求婚,阿雪說:「當下很驚訝,也有點激動就哭了,我也希望我們能在一起。」

去年開放同婚登記後,兩人因為國籍因素沒辦法在台結婚,因此選在7月求婚的同一日期,飛到美國結婚。由於阿雪難以取得台灣的長期居留,僅能透過觀光簽證來台短短數日相聚。台灣法規規定,依親居留需要兩人在台先補辦理結婚登記,再到移民署申請依親居留,由於阿雪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目前兩人的婚姻被台灣戶政司承認有效,但問題在於移民署不承認,因此兩人決定提起「依親居留」的訴訟,而非婚姻登記訴訟。

「一開始的確沒想過結婚,但我是希望能跟她走下去,而且我們就像家人一樣,也在建構家庭生活」阿雪認為比起貓貓到香港,台灣對於同志比較開放,雖然有反對聲音,但還是走在香港之前,且香港正在討論性傾向歧視法,也還沒通過。再者,語言的限制,也是兩人決定到台灣生活的原因。

等2年突飛美結婚 原因竟與盧凱彤有關

至於為什麼想結婚?貓貓說,求婚是2017年的事,等了兩年才結,並不是因為要等到同婚合法化。貓貓面對鏡頭,首度講出連阿雪也不知道的原因:「我們有個共同很喜歡的歌手,叫做盧凱彤。」這時貓貓已落下淚來。

貓貓邊哭邊說:「她2018年自殺身亡,她的太太是台灣人,出殯時,太太捧著她的遺照,她們在加拿大已經結婚。但我害怕,萬一有意外,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法律認可我們的關係。」阿雪拿出手帕幫貓貓拭淚後,自己也擦了擦眼淚。

貓貓說,釋憲通過跟盧凱彤的離開,再加上同婚過後,別人都可以結婚了,她們卻還不行,種種原因下,讓她們決定在求婚紀念日那天飛到美國結婚,她笑說:「想在紀念日當天結啊,只好趕快去,不然還要再等一年。」

兩隻水獺睡覺 都會手牽著手

阿雪說:「以前沒想過結婚,覺得很遙遠,也不知什麼時候合法,因為結婚也不是我一個人努力就可以爭取到,必須大家一起啊。」至於分隔兩地會遇到什麼限制,貓貓說,彼此的家人過世卻無法隨時相伴是比較大的遺憾,貓貓哽咽地說:「前陣子香港反送中也是,我很擔心她的安全,如果我在那裡陪伴著她,就算危險,我也看的到她,在她身邊。」語畢,兩人相視而笑。

記者觀察到兩人牽著手,手上都刺著相同的水獺刺青,好奇詢問兩人刺水獺的原因?她們說:「因為兩隻水獺睡覺時,都會牽著手。」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當天深夜,兩人聽完演唱會,牽手在台北街頭走著。「演唱會,很像朋友聚會,互相扶持的溫暖,在我們一期一會的日子裡,也很難忘。」阿雪這麼說。(王怡蓁/連線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23:39

信奇(左)是台灣人,阿古(右)是澳門人,兩人因愛在台定居。侯世駿攝
信奇與阿古在高雄鹽埕市場有販售蛋糕的攤位。侯世駿攝
在這裡做生意,也順道將同志議題帶進傳統市場中。侯世駿攝
菜市場的攤販阿嬤很喜歡信奇阿古,覺得他們人很好相處。侯世駿攝
阿古的家人去年在澳門開家宴祝信奇阿古結婚快樂。信奇阿古提供
鄧美蘋(右)跟伴侶及孩子合影。鄧美蘋提供
跨國伴侶阿雪(香港)和貓貓(台灣)互相餵彼此吃東西。林林攝
阿雪、貓貓有同樣的水獺刺青,因為兩隻水獺睡覺都會手牽著手。林林攝
阿雪和貓貓。林林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跨國難同婚1】500對伴侶卡關 祁家威豪語:1年內要跨國同婚生效
【跨國難同婚1】500對伴侶卡關 祁家威豪語:1年內要跨國同婚生效
出版時間: 2020/02/20 23:40
【跨國難同婚4】公投當晚 跨國同婚司法戰略已定
【跨國難同婚4】公投當晚 跨國同婚司法戰略已定
出版時間: 2020/02/20 1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