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性直播主】38萬賣作養子遭家暴 無畏校長霸凌堅持做女生

出版時間 2020/07/23

男性還是女性,或許對你我來說在簡單不過的事,對陳媛來說背負著許多壓力與歧視。8歲時38萬元被生母賣給收養家庭,求學過程被私校校長言語羞辱逼迫退學。陳媛有著男兒身卻有顆細膩女人心,追求自我認同過程,他為自己隆乳、削骨、抽脂,但仍保有男性性徵,並勇敢地跟想追求他的人告知,「你愛我就應該愛我的全部,包含我的生殖器。」

 838
第三性陳媛8歲時被以38萬元賣給收養家庭,從高中時期就明白自己性向喜歡男性。唐郡威攝

陳媛生命歷程來自於一場一夜情,生母是遊覽車小姐,在跟司機發生關係後生下了他。陳媛指出,8歲以前記憶模糊,只知道自己存在讓生母要嫁到別人家庭是個負擔,會被說帶個野種、拖油瓶,8歲那年生母因缺錢,就把自己帶到雲林鄉下以38萬元賣給收養家庭,該收養家庭較迷信,希望透過收養方式產生「帶子命」,但確實在收養後5年母親產下龍鳳胎。
 
「我跟收養家庭的父親其實沒有太多互動,8歲至今講話應該不超過100句,當時要收養時父親不知情,是母親與阿嬤做的決定。」個性較為女性化的陳媛,在民風保守鄉下地區成為鄰里間茶餘飯後消遣對象,父親也因此背負著他人說三道四的壓力。
 
「小時候會想像自己如同野草,因為不是親生的不像玫瑰被呵護!」父親時常對他暴力相向,希望他要有男子氣概不要舉止女性化,更將他送往一所位於雲林縣私立高中就讀,但在未開學之際的暑期輔導階段,卻讓他遭受到人生中最歧視且不堪霸凌,而做出該行為的卻是該校校長。
 
陳媛指出,該校規定男生一定要理平頭,女生頭髮必須耳下3公分,當時入校暑期輔導都還沒正式入學,遇到一位女同志同學,因兩人互動較頻繁且都住宿,因此有次在晚間詢問對方明日要帶哪些美術用具,對方沒接電話因此前後打了9通,結果隔天就被叫去問話,說騷擾女同學,並開校務會議校長要記我大過退學。
 
「如果我是你媽早就把你掐死了,你在我們學校男不男、女不女,講話還會蓮花指,說話不三不四娘娘腔,絕對不能把你這人渣留在我們學校,你是個病人。」
 
該名私校高中校長言語怒罵陳媛,並將他的行李打包載回老家。校長至(收養)母親的炸物店門口說,「你兒子很可憐,你既然會生下這種孩子,夫人我非常替你可憐,我替你人生感到惋惜,你兒子不適合我們學校,我們學校號稱比北一女、建中優秀,你兒子需要去看心理醫生,他真的病了。」
 
陳媛指出,母親是個不太與人衝突婦人,對自己很好,即便被校長羞辱也不與人爭辯,但我知道他是難過受傷的。
 
高中時轉了幾間學校,當時陳媛就認定自己喜歡男生,他指出,「國中時有次跟1位較要好的男同學打鬧,不小心跌倒趴在他身上有種觸電感覺,但國中時並沒有太多性別上的喜惡,但到高中後才確定自己愛的是男生不是女生。」
 
陳媛指出,我就是無法喜歡女生,可以跟他們當好姊妹,但過度親密行為就是不行,女生常會有擁抱親一下那些動作,自己就是無法接受,高中時期也被不少女T追求過(女T指女性但個性陽剛或外貌喜歡作男性化者),但從未有感覺。
 
高中時對陳媛來說是非常痛苦階段,學校間下課時就會有男同學跑來言語與行為騷擾,如打鬧著把他壓在桌上做猥褻動作。求學時期也經歷許多打工生活,包括通訊行、鍋貼店與健身房等,過程中職場上性騷擾跟不著邊際假借面試提問,實際在窺探性向隱私的都有。
 
「第三性一開始多從同志開始,自己在同志圈2年做過男性打扮,整天跟同志混在一起,也曾喜灣同志朋友,但同志會把我當女生,我喜歡的對方的行為會造成對方恐懼,就算對方是1號我是0號也不行,在同志圈眼裡我是女生不是同志,在這領域我沒什麼市場,他們比較喜歡壯的像狼或熊之類。」
 
大學室友是第三性偶而會穿著女裝上課,陳媛也開始學習女性打扮。他指出,自己真正戀愛是在大學時,在那之前多屬跟男生間滿足生理需求口交,但戀愛過程中也是有很難過經驗,如跟男友做愛時永遠都用嘴巴解決,對方始終無法真正接受我的身體,無法從後面置入(肛交),甚至跟我說「可以讓我去外面找女人嗎?」
 
迫於愛著當時男友,陳媛只好委屈自己接受男人在外找別的女人滿足生理需求。為成為女人他也曾傷害自己身體,在大學時從朋友口中得知可至藥局買雌激素施打,企圖長胸部,結果後遺症是不斷掉髮身體也變虛弱。
 
被愛傷了又傷的陳媛也曾有過瘋狂歲月,透過約砲尋找愛的慰藉。他指出,或許是寂寞也或許是需要被愛,有長達4年沒男友,當時透過與不同人發生性行為找到被愛溫暖,但多數男人都是完事後呈現聖人模式,各種藉口在性行為後就急著離開,心靈確實空虛但因渴望被愛,只好不斷跟他人發生關係,藉此獲得短暫歸屬感。
 
「跟我在一起前提就是要敢碰我下面,這代表著你對我的接受,真正的接受,你不能幫我打(手槍)就是不能接受第三性。」鏡頭前陳媛侃侃而談他對性與愛的認知,現任男友跟他交往快1年,不避諱他人眼光勇敢接受他是第三性。
 
陳媛說,現任男友不覺得有陰莖就代表是男生,性器官不代表是全然性別認同,從大學時期就發現會喜歡自己的通常是異性戀者,或許他們把我當成有雞雞的神力女超人,而這任男友確實帶給我許多溫暖感動,如走在路上會要我走內側,會主動幫我提包包戴安全帽,會不避諱他人目光牽著我的手,若別人問起會告訴人家說我是第三性。
 
他指出,自己過去夜夜笙歌直到遇到現任男友才穩定下來,現在交往關係跟之前約砲感覺,如同就是到飯店住宿與至汽車旅館休息,當然有很大差別,行為會有如此大的轉折改變,或許是朋友一席話,「與其夜夜當個花蝴蝶不如跟愛人在房間看一齣劇,擁抱在一起吃點東西來得快樂。」
 
「我會喜歡男生很大部分我人生從來沒擁有過父愛、男人的愛,當你從來沒擁有一樣東西,內心會極度渴望渴擁有,如此希望1個男人愛你。我這輩子一定要追求到,無論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談場戀愛,被男生呵護。」陳媛說出內心渴望,為了變美他開始改變自己形體外在。
 
前年12月陳媛做了隆乳手術,他指出,女人就是要有奶,胸部是不可或缺的,自己骨架比較大原本想做C罩杯但最後聽取醫生建議做了E罩杯,至於胸型選擇男生最愛水滴型,手術後也更有自信也才遇到現任男友,「術後看著自己有胸部很開心,一開始會大穿V領衣出外炫耀,如同買了個包包會高調讓別人注意,但時間一久就封奶保守了。」
 
對於自己的身體跟陳媛可以跟生殖器和平共處,因此同時擁有女性與男性性徵。他指出,都快到2020年了這是個開放的社會,同志婚姻已合法化,政策上雖然不足但未來會更好,性別認同度未來會更開放,我不會去變性因為我把我的陰莖當作是女性陰蒂,許多友人去變性,去做陰道但手術後的身體狀況時常出現問題,器官重複感染讓自己身心疲憊不堪。
 
陳媛指出,就算是有男性生殖器存在,我還是可以告訴自己我是女生,做自己很重要,不要因為外在壓力去改變自我認同,有些人會用不堪字眼說第三性是人妖,我會說那很好謝謝稱讚,因為人妖都很漂亮。
 
對於目前正努力堅持做自己的第三性夥伴,陳媛指出,當你決定要走這條路時就必須認同自己,女生定義就是他有卵巢、子宮,染色體就是XX,但我們終究是XY,兩者之間還是有一線之隔,我們終究不是別人眼中的女人,但我們可當個很特別的女人,無論性器官有無切除都一樣,只有積極認同自己才可抵抗歧視與打壓。

法喬醫美診所總院長邱浚彥指出,院方在幫助第三性動手術前,都會先評估其身心狀態,確認該行為對他來說是比較好的才會改變形體,一般來說他們比較需要的是女性化,在臉型上原本剛銳臉型修飾的沒那麼剛銳,讓臉型可比較圓潤細緻飽滿,如鼻子做的比較高挺、顴骨與下巴不要那麼剛硬,就身體來說第三性比較希望自己身體有線條,雕塑身材凹凸有致,「無論是否為第三性整形,就醫生角度都希望變美過程不要走到過度極端,希望術後是可以重建其自信與自然體態。」(葉家銘/高雄報導) 

大學時期開始以女性裝扮打扮,目前透過手術隆乳但仍保有男性性徵。唐郡威攝
從小到大時常被言語霸凌的陳媛,直到大學階段才開始做自己,認同第三性。唐郡威攝
E
因骨架相對較大因此隆乳豐胸選擇E罩杯。唐郡威攝
術後復原良好,臉蛋也更為細緻女性化。唐郡威攝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