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 | 一針一線勾勒風華歲月 手作旗袍的匠心職人魂(台語片)

6小時前

隱身在大稻埕窄巷裡的旗袍店,斑駁剝落的漆牆,無需文字便一眼明瞭這間店家悠長的歷史。「玉鳳旗袍店」一甲子,見證了大稻埕的風華歲月,但它並未老去,旗袍師傅陳忠信帶著一身本領手作百襲繁瑣戲服,為自己贏得一座金馬獎,還闖進好萊塢,用細緻華麗的戲服,將台灣匠心職人魂帶向國際。

今日熱門:逆倫檔案 | 長期酗酒被唸!炒菜鍋打到變形不罷手 無業男鐵香爐狠砸殺母

玉鳳旗袍店裡10坪大的空間,布桌上一板老式蒸汽熨斗冒著煙,一旁粉餅、紙版散落著,牆面上貼滿師傅陳忠信(67歲)的得意作品劇照、海報,女主角身上穿的仿唐裝古服有著細膩蕾絲滾邊,顰笑間氣勢十足。陳忠信臉上掛著眼鏡,還在一針一線縫製客人訂製服,無暇理會記者太多,他緊盯旗袍布面,下針狠準,似是我們誤闖了他的創作結界。

裁縫世家出身的陳忠信,他的父親和外公都是西裝師傅,父親17歲時即來台,當時大同區酒家林立,酒家小姐身上饒富韻味的衣裝是必備品,讓旗袍需求大增,父親轉作旗袍後生意應接不暇,擴建工廠、徵聘師傅,好生風光。陳忠信從小在布料、衣裝中長大,國中只念2年就當了父親的學徒,幫忙家裡跑腿、簡單車縫、內理縮水等瑣碎雜事,還要將做好的衣服送去給酒家小姐,陳忠信笑稱,「我國中就上酒家了!從後門進去,拿衣服給小姐試穿,當年的孔雀、黑美人、杏花閣,每一家我都去過!」 語畢豪爽地哈哈哈笑了,「不過我從沒進去消費過,攢這麼點錢怎麼敢去亂花!」

到了七零年代,大稻埕周邊進行重劃,又因政府頒布了禁娛政令,酒家幾乎一夕沒落,酒家小姐轉到北投謀生,剛退伍的陳忠信,騎著摩托車天天往返北投與店面,「拿布料給小姐挑、量身,回家趕作旗袍,最快隔天就可以交貨」,當時酒家小姐也不好過,為了拖延貨款無所不用其極,陳忠信說,「試穿的時候刻意穿超高高跟鞋,嫌裙襬太短要放長0.5吋,改好後又故意穿低跟鞋,再嫌裙襬太長要縮0.5吋,一來一往不是一樣?」他明知被刁難也不說破,連聲應好再帶回去修改。

拚搏精神硬是讓陳忠信賺到人生第一桶金,買下現今的店面。後來台北市經濟版圖遷移、北投禁娼,加上成衣興起,手工縫製旗袍生意大不如前,陳忠信咬牙撐著店,幫人改衣服,50元、100元也收,慘澹營生,還因入不敷出四處打零工。

「當時沒有客人上門,等不到訂單,3個小孩要繳學費啊,沒錢怎麼辦?」陳忠信縫衣的雙手為了生計也只好另尋出路,剛好碰上友人拆屋需要人手,他就去幫忙拆房子、搬運廢料,領著微薄的時薪工錢,有一搭沒一搭的長達5年時日。低潮後總有爬起的契機,名導侯孝賢的御用藝術指導黃文英,在籌拍《海上花》時找上了陳忠信,「當時《海上花》的戲服整批全包給大陸廠商,拍著拍著多了一個角色,沒有衣服穿怎麼辦,黃文英就來找到我。」

陳忠信本來只是玩票性質的作《海上花》幾件戲服,但因技術精湛、勇於挑戰,讓黃文英一試成主顧,之後再與陳忠信合作《刺客聶隱娘》,陳忠信包辦了戲中約九成的服裝,「不知道做幾件啦,只知道做了5年,每一件都是難做中的難做」,陳忠信嘴上雖是抱怨著戲服繁複的工序,但話鋒一轉,眼神又流露出對手藝的得意傲氣,「古時候的衣服,近拍時不能讓人看到車縫線,會穿幫啊,我就想到用一塊布搭上去,外層再手工縫,這都是我想到的欸!」

鍍金打響名號後,緊跟著國內多部舞台劇戲服製作也找上他,就連曾獲奧斯卡金像獎的知名導演馬丁史柯西斯也指名要陳忠信為電影《沉默》製作戲服;已可說是揚名國際的陳忠信,始終沒有忘記初衷,他把經手過的數以千計旗袍都拍照存檔,一一細數著旗袍邊衩、胸線、臀線「眉角」,客人的身材缺陷在他巧手下全都「深藏不露」,盡展綽約丰姿,把傳統揉入創新,陳忠信不輕言退休,「人生就是不斷挑戰啊,很苦,但克服之後,那個技術只有我有,就是一種成就感啊!」(突發中心潘姵如/台北報導)

■陳忠信小檔案

年齡:67歲(1953年生)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2子1女

現職:「玉鳳旗袍」負責人

特殊經歷:參與《海上花》、《刺客聶隱娘》、《沉默》等電影服裝製作;《梁祝》、《金屋藏嬌》等舞台劇服裝製作

獲獎:第52屆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獎(黃文英)

資料來源:陳忠信提供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