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筆是他的眼!全盲書畫家「龍」行天下 廖燦誠:我的不幸變萬幸

出版時間 2021/02/08

「雙眼看不見了還能藝術創作,在台灣很罕見的,而那就是我的才能!」已經70歲的全盲藝術家廖燦誠說,42歲全盲,讓他一度失志,但他仍勇於面對黑暗,持續用心在藝術創作。原以為病痛只有眼疾,但接腫而來的還有肝癌,但他仍咬牙經過數月的治療才恢復健康;面對生死讓他徹底對人生有新的體悟,決定用行動來走出病痛,用藝術創作,為書畫藝術盡心盡力。

今日熱門:離婚夫妻為小孩約談判 豬隊友持刀傷人逮6人

廖燦誠全盲但仍醉心創作。楊勝裕攝

廖燦誠的作品令人不可思議,因為他失明後雖然看不見了,但他用心冥想,用心創作生命,跳脫視障者只能當按摩師的宿命。身高不到160公分的廖燦誠失明後除了專研盲人書法創作、摸索陶藝,讓他即使失明後,藝術創作卻更加豐富。

廖燦誠搬到新家,仍得適應環境。楊勝裕攝

戴著墨鏡的廖燦誠去年與妻子從新北市中和搬到台北市木柵,對於新家的環境仍在摸索,也因此他幾乎都深居簡出。廖燦誠說,1981年因一直從事美術設計工作,過度使用雙眼,導致視神經受損,於是引發青光眼,原本1隻眼看不見,之後歷經7次手術均無法挽回視力,導致全盲,甚至連光覺都沒有。

全盲後,他一度失志,每天關在家裡不想出門,最後還是盲校老師來引導他,讓他接受盲人訓練,包括出門買菜、煮菜、做陶藝等,讓他開始「用心體驗人生」。

廖燦誠雖全盲還患重病,但他仍可自行搭公車。楊勝裕攝

「太極生」是廖燦誠的別號,他笑著說,一開始一隻眼睛視力不佳時,視力是一半黑一半看得見,後來變成一眼看到,一眼盲了,還是一黑一白,因此他認為就像太極一樣,所以就叫太極生。

全盲的廖燦誠也打太極拳。廖燦誠提供

廖燦誠視力雖每況愈下,但他仍創作書法、國畫、油畫,從沒想過放棄自己所愛的藝術創作,並由妻子當他助手,他教書法,由妻子幫忙看學生寫的字,「因為妻子就是他的眼睛」幫他看小朋友的作品,前後持續12年之久,直到雙眼都看不到。

廖燦誠現場揮毫。廖燦誠提供

失明後,他開始不想出門,他把自已封閉起來5年都足不出戶,除了吃飯外,只專心於盲人書藝創作的研究。後來接觸了信仰,廖燦誠心想,雙眼雖看不到了,心裡也很煎熬,但他決定不自我放棄,反而用過去留在心裡的畫面,做為延續創作的基底,找到新的人生方向,並突破內心的障礙,找出適合盲人的書法,利用觸覺與空間熟悉度,就像打太極拳一般,依照心境去創作書藝。

廖燦誠說,他喜歡創作,因此他可以書法結合象形文字,創作如圖像的書法創作。更有趣的是,他的作品竟然也被韓國人模仿了,還賣出高價,讓他反向思考覺得心血有間接被肯定;不過他創意無限,別人要抄也抄不完。

他花了數年時間完成「百龍書」、「千龍書」、「萬龍書」就是以中國傳統祥獸為主軸,將字體轉變成線條與圖像的抽象結合。經由不斷的練習與嘗試,終於在創作中發現盲人創作的基本模式,於是便從百件作品到千件作品,甚至萬件龍字系列作品一氣呵成。

廖燦誠現場揮毫。廖燦誠提供

廖燦誠寫一幅書法很「搞工」,因為他要用紙鎮來做為定位,洗筆桶、墨汁、印章、印泥等都得擺至固定位置,並不斷伸長手臂及身體觸覺做基準,讓他可以獨立完成書畫創作。

42
廖燦誠42歲時全盲,原先相當喪志,但他決定不自我放棄,反而用過去留在心裡的畫面,做為延續創作的基底,找到新的人生方向。廖燦誠提供

看不見要如何寫?這可是一門學問。廖燦誠以熟練的方式,毛筆沾濕後,將紙張平放置工作桌上,拿毛筆沾墨汁,以手指的觸感決定墨汁量,右手指捏緊筆毛,手指感覺毛筆乾溼度,並快迅的寫在宣紙上,用手觸摸紙上的乾濕,再來感受筆墨層次,來確認下筆是否正確。而落款也是關鍵,他手摸書法筆跡,觸摸線條,找到紙張定位進行落款,最後用鉛筆標註,用印章沾印泥蓋上自己的印章代表完成。

廖燦誠年青時寫書法。廖燦誠提供

廖燦誠失去視覺能力,又患肝癌,一切病痛沒有打倒他,反而是勇於承擔上天給予的考驗,靠意志力及熱誠,繼續從事創作,因為他相信即使失去了視力,但他還可以用心看這個世界,每天練習黑暗中拿著導盲桿杖上下樓梯,走在巷弄間,在站牌等侯公車,甚至到公園走動,也走出自己書畫人生。(突發中心楊勝裕/新竹報導)

年青的廖燦誠與妻子合照。廖燦誠提供

廖燦誠小檔案

別號:太極生

年紀:71歲

家庭狀況:已婚

視力狀況:全盲

特殊獎項:第一屆全國優良書法教師獎、2002台北國際藝術季特別獎

資料來源:廖燦誠提供、《蘋果新聞網》採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