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猛男暗夜磨刀血腥拔骨 白天操偶扮歹角奸到出汁

更新時間: 2021/03/20 16:33

(新增:縣觀光局長說法內文)

47歲李建興是個夜夜磨刀男人!當家人都已入睡,凌晨時分,他獨自騎車出門,目的地是屠宰場,他的工作正是替每一隻電宰豬拔骨,這份工作並不輕鬆,拔骨刀、剁刀、磨刀棒並用,半隻約百公斤的豬,耗費他十多分鐘,才將骨、肉分離,一次下來,縱使寒冬,他也滿頭大汗;但當知名布袋戲團需操偶時,原本殺豬拔骨的那雙手,頓時又靈巧的賦予每尊戲偶靈魂。血腥與藝文之間,他拿捏得宜,撐起屬於他的斜槓人生。

李建興當屠夫原來是家世淵源,雖然阿公是開牛車,不過父母親早年就以殺豬為業,「看到媽媽扛豬的時候沒辦法站起來,就去幫忙殺這樣子」才讀小學四年級就親睹母親扛豬跌倒,急得跟父親說他要學殺豬,身為長子的責任感,讓李建興事隔30多年,回憶一腳踏進刀光血影的屠夫生涯,還是哭到不能自持。

「就一支尖刀從脖子裡面進去,然後再拔出來」李建興回憶,他第一次殺豬全身抖到不行,「我說不會害怕是騙人的,那時候才小學而已」,當時一刀刺進豬脖子大動脈放血到大盆子,聽著豬隻瀕死哀嚎,讓他連做幾天的惡夢,不過為了減輕母親的負擔,他還是鼓起勇氣,讓雙手沾滿鮮血。

李建興30多年前學殺豬的屠宰場,位於現在北香湖靠近文化路的位置,現在那裡有一顆大樹,上面還有「獸魂碑」。「我們殺過豬的魂魄都在這邊」,每年農曆七月,他都會跟父親來這裡祭拜,用一柱清香超度當年為了討生活,犧牲在李家刀下的肉豬。

李建興個性溫和又孝順,完全繼承父親的嗜好和衣缽。李建興說,父親殺豬之餘,會廟會幫忙野台戲操演布袋戲;由於父親都會帶著他一起去,也就這樣,他從除了小喜歡看史艷文和藏鏡人布袋戲外,跟著父親去看野台戲,看久了就幫忙跑龍套,後來操演布袋戲,成為他勞力工作之外,最大的樂趣。

李建興讀高職,畢業後曾到知名的霹靂布袋戲工作,當完兵也再度到霹靂布袋戲,不過時間都不久,大約半年,他就回家再度跟著父親殺豬當屠夫。到了適婚年齡,經朋友介紹,學歷比李建興還高,正在唸專科的蔡佩君,兩人情投意合。

蔡佩君透露,當時親友都告誡她,「聽說殺豬的都很會打老婆」。蔡佩君有著高人一等的智慧,她說,她之所以認同李建興,除了發現他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外,每次去他家,都發現他很自然的會做家事,會幫媽媽洗碗,掃地,她認為那個年代,肯做家事的男人「可以嫁!」

蔡佩君笑著說,李建興很迷布袋戲,但約會卻很節儉,請她吃最好的就是雞肉飯,當年李阿公去世,要在百日內沖喜,只認識半年就結婚了。婚後,蔡佩君支持丈夫的興趣,開一間布袋戲精品店,可惜當時的市場量不夠,精品店虧錢,大約半年就打烊。負責任的李建興重操舊業,再度回到當屠夫的工作,養家活口。

李建興說,隨著時代進步,屠夫工作都被集中電宰取代,再也不用白刀進紅刀出地殺豬了,他的工作就只剩下後端,等豬隻屠宰放完血後,協助將全豬支解,將各部位豬肉跟骨頭分離出來,現在的工作叫「拔骨師」。受雇豬隻拍賣宰殺後,每頭豬得標的業者。

李建興解釋,獨當一面的拔骨師手起刀落骨肉分離,動作要俐落,但一頭豬動輒1、2百公斤重,分切後半隻也要近百公斤,要扛著整隻豬上貨車,若是體格不夠勇壯很難勝任,而送到訂貨的攤商那裡開始拔骨,要將豬翻身就很費力,也是十分粗重的工作。

李建興說,拔骨師對豬隻的身體結構瞭如執掌,依照不同肉商要求去處理豬骨,一般來說,豬大支骨有25根,這是基本要拔除出來的。據他所知,這部位的骨頭,攤商大部份是賣給麵店、火鍋店熬湯底;也有廠商會大量蒐集磨粉當肥料;印象最深刻的是幾年前,有人向攤商指定買很多豬頭骨餵鱷魚。

李建興說,拔骨師工作得配合屠宰時間,通常在深夜11點出門,去五、六處攤商協助拔骨,大約忙到凌晨4點多回家,月賺4萬多元,每天工作5小時看似不長,但因為十分耗體力,回家得睡到中午才起床。

當一對孩子念小學時 ,李建興擔心自己的職業是「殺豬的」,怕同學知道了看不起,傷了孩子的自尊心。但老婆可不以為然,告訴孩子說:「你爸爸不偷不搶,靠勞力和本事賺錢,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現在女兒和兒子都唸大學,唸他們喜歡的科系,對父母很孝順,她認為給孩子正確的觀念很重要。

李建興瘋愛布袋戲,在小學時就自已雕刻木偶,工作之餘就是看電視播布袋戲。蔡佩君搖頭說,小孩還讀國小時,有次她聽到女兒和兒子跟爸爸要求買上萬元的玩具,李建興都說好,但其實是看戲入迷,沒不經過大腦就「信口開河」,蔡佩君的教育觀念是答應了就要做到,但當時家裡經濟根本買不起,她氣得丟下煮一半的飯菜。等李建興看完布袋戲,沒晚餐吃才知道自已「闖禍了」

但李建興愛布袋戲成痴,也開啟了斜槓人生。幾年前,李建興帶老婆逛文化中心,看到三昧堂演出的布袋戲「驚為天人」,戲偶實在太精緻、太漂亮,之後每次不論在那裡展出,全家都會撥空去欣賞,後來孩子讀大學離家,夫妻倆就向三昧堂自告奮勇當志工。

李建興夫婦成為志工,三昧堂總監嚴仁鴻說,李建興身體強壯,包辦了所有粗重工作,同時,李建興也是「壞人級」操偶師,因為三昧堂壞人角色的戲偶大多超過10公斤,都交給他來操作,甚至三昧堂新戲偶「時間女神」,上面有鹿港國寶老師施麗梅所做300朵春仔花,重量超過20公斤,全團也只有力氣異於常人的李建興能控制,根本是三昧堂「綠巨人浩克」

蔡佩君和李建興夫唱婦隨,李建興開心的到三昧堂當操偶師和「苦力」;蔡佩君則到三昧堂當「女工」,幫忙做戲偶的鞋子等。她說,三昧堂像個大家庭,大家感情很好而且不藏私,例如做小道具的戲偶鞋,多多(王文志)教她時,傾全力的教,尤其要加強的訣竅都告訴她,讓她感動,更加支持和肯定老公在三昧堂實踐他最愛的操偶夢想。

李建興說,殺豬不體面又很辛苦,「我以前比較不會主動說我的職業,但是我到了三昧堂,才發現職業不分貴賤,嚴仁鴻老師是大學教授,他跟我說,他家也是殺豬的,在三昧堂當操偶師,讓我覺得更自信,晚上的工作維持家計,白天在三昧堂的幫忙讓我更加的快樂。」

肉品市場總經理劉宸炫說,嘉義市肉品市場1986年10月4日由經濟部核准成立「嘉義市肉品市場股份有限公司」,1990年6月11日開始營運拍賣毛豬,1994年10月增加毛豬屠宰業務迄今。嘉義市肉品市場全年度交易頭數有21萬5,749頭,平均一天約屠宰400頭豬隻。

嘉義縣文化觀光局長許有仁說道,三昧堂布袋戲現在已經是表藝中心的招牌,現在很多地方觀光行銷都打美女經濟,三昧堂的精工布袋戲偶也是另一種地方代言。因為來表藝中心參觀三昧堂戲偶的人潮很多,原有的辦公室空間太小,所以文觀局特別給了三昧堂兩倍大的展覽空間,希望可以把三昧堂的布袋戲文化做成嘉義縣的一個觀光地標。(地方中心徐彩媚、吳柏源/嘉義報導)

年齡:47歲

學歷:稚暉中學高職汽修科(已停辦)

家庭:妻子和一對讀大學的子女

經歷:小學四年級趕豬殺豬;霹靂布袋戲操偶師;霹靂布袋戲造型助理;幻象木偶店老闆。

現職:拔骨師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