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他憧憬中國習武學中醫 對岸生活10年竟發現全是騙局

更新時間: 2021/04/05 00:21

「我為什麼說中國教育像騙局,因為中醫藥大學的畢業證書、成績單會說我們有5000個小時的醫院實習,但我們根本沒有實習過,我的實習時間是0個小時。」擁有美國、紐西蘭雙國籍的37歲Mattias曾在中國生活近10年,但他受不了中國充滿謊言的社會環境,放棄在中國深造、從醫的機會,回到美國,之後赴台發展,目前是台灣大學中文系研究所碩三生,去年12月更獲得台大國際學位生助學金,他讚台灣自由外,也配戴「香港加油」臂章,挺香港爭民主。

■赴中發展卻夢碎 Mattias親睹洗腦式教育

在瑞典出生,美國長大的Mattias,小時候相當憧憬中國武術與文化,因此向在美華人拜師學藝,涉獵少林拳、易筋經等,也對人體經絡的中醫相關知識非常感興趣,當他讀完芝加哥大學社會學系後,在2008年於媽媽的支持下,經朋友引薦到中國當英文老師,並重拾習武之路,也請家教來教自己中文,打算在中國發展,「因為2008年的中國國家主席是胡錦濤,改革開放已經進行30年,同時北京也舉辦了奧運會,還有上海的世博會,這就是中國大開了國門,願意跟國外交流,說白了,中國這個國家正逐漸變成一個正常的國家。」

Mattias當時相當看好中國未來,2010年決定讀中醫,先後就讀上海中醫藥大學和北京中醫藥大學,原本是實踐夢想的第一步,沒想到卻變成夢碎的開端,「在中國讀書,你走進任何大學的教室裡面,會發現大概有3到5個鏡頭。」Mattias表示,雖然不是真的有人會隨時觀看監視畫面,但這是一個明晃晃的威脅,警告你時時都被觀察著,你所講的任何話都有紀錄,「若你講出政治不正確的話,那你的人身安全可能面臨危險,所以大家都會管理自己的嘴巴,教室一半都是老師講話,沒有太多互動。」

先讓學生們不敢反駁、不能思辨,接下來就是進行洗腦,「基本上教育就是為了共產黨而進行的,醫藥大學的課本會提到五行學說、陰陽學說,為了符合中國的政治環境,課本會說古人之所以發明了陰陽學說,是因為他們希望可以發現『辯證唯物主義』,也就是馬克斯思想裡面的東西。」Mattias指出,此說法的用意就是要讓學生們認為,中國後來變成共產黨的天下是理所當然的,而且還是祖先所希望的方向,「連一個中醫的課本都會提到這個,真的很荒謬。」

■習近平的中國夢 加強愛國仇外思想

這種加強民眾愛國情操所進行的思想改造,在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變本加厲,「不幸習近平上台1年左右以後,你慢慢能感受到這個國家的氣氛在變,比如說北京的捷運裡面會有電視不斷地在播閱兵,或是非常愛國、恨日本的節目也越來越多。」除了上演「厲害了!我的國」的橋段,就連宗教也難逃魔爪,Mattias指出,中國雖然在幾年前讓民間建了很多廟,但廟裡的道士和和尚並不自由,「他們現在每天都要在寺院裡升國旗、唱國歌,這是真的,因為我有朋友是出家人。」

不僅如此,原本就不多的言論自由,也日漸壓縮,「在習近平之前,就連跟我不熟的中國朋友都會開玩笑地跟我說,『你知道世界上最大的邪教是什麼?共產黨』、『你知道世界上最大的黑社會是什麼?中國共產黨』。」不料到了2015年,他只要跟中國人一談到政治,對方要嘛歌頌共產黨,要嘛把嘴巴閉緊緊,Mattias就遇過有人跟他說:「哎呀!你不要老談政治,其實我也不一定喜歡共產黨,但是他們就在那邊做他們的事情,實際上不會影響到老百姓。」不過他認為,不管是極權或民主國家,生活中的一切都離不開政治,但他也知道,這些對政治三緘其口的人,並非不知道這個道理,「你觸碰政治的代價很有可能是非常大,大到你消失、大到你被折磨、大到你被殺了、大到你全家都不能工作,所以他們講這句話背後的意義其實是恐懼。」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選擇噤聲,中國在2013年發生《南方周末》報紙新年特刊事件,其工作人員因受到中共的壓力,而對當年的「中國夢」特刊與新年致詞等內容進行大幅刪改,引發《南方周末》採編人員抗議,數百民眾上街聲援《南方周末》,當中有人大罵:「毛澤東是一坨屎」,之後這群示威者被數名便衣警察帶走。

另外,中國一名維權律師於2015年5月被起訴涉嫌「煽動民族仇恨罪」等罪名,於當年12月開庭,50幾人到法院外聲援該律師,其中一名示威者向記者表示:「我們中國如果老百姓再不發聲,我們就會沉淪……」話才講一半,一名便衣警察走過來將他推倒在地,該示威者坐在地上表示:「就像現在這樣被推倒、壓迫,我們要言論自由。」這些聲音終究都被壓下來了,中國的改革開放在習近平的統治之下開倒車,但Mattias秉著對中醫的熱忱,仍堅持把書讀完,而他也在2017年畢業後,看見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與中共持不同意見,所付出最血淋淋的代價。

■大學實習都是假 「連拍肩都不行」

被中國當局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劉曉波於2009年坐牢,8年後,他確診肝癌末期,其家人要求讓劉曉波赴德國就醫,但當局堅持將他送進遼寧省的醫院治療,劉曉波最終於2017年7月13日死於該醫院,得知此事的Mattias發現不只中國教育沒有言論自由,連在醫院救人都沒自由,「我就感覺這像是中共把這間醫院當成殺人兵器,共產黨干涉醫院裡面的一切,而它的意思就是讓劉曉波在這裡死,所以醫生不敢真的救這個人,那我就問了自己,我真的願意留在這種醫院上班嗎?」

若他選擇待在中國考醫師執照,就得再讀1、2年的書,當時浙江中醫藥大學為了留下他,提供全額獎學金和生活費,但他不願留下,「因為我很清楚在大學裡面教你的東西多半是假的,一個真正的實習是你要親自診斷,並且涉及一個治療措施,像是開藥、扎針或推拿,可是我們什麼都不會,我們就是站著看醫生在幹嘛,我完全沒有機會下手,連拍人肩膀都不可以;除此之外,大學說我們會有500個小時的扎針培訓,但其實我只有5個小時的培訓,那是1%。」

■維族朋友被失蹤 擔憂被抓進集中營

2017年的中國所帶給他的衝擊不僅於此,他的維吾爾族朋友「被失蹤」了,Mattias一臉沉痛地提及此事,「他是我人生中認識的最有理想,並且為了他的理想而生活的一個年輕人,他已經下定決心好好讀書,然後回新疆為維吾爾族人服務,但2017年以後,我聯繫不上這個人,我就看非常多有關新疆的新聞。」Mattias指出,一個維吾爾族人可能僅僅只是因為是個虔誠的穆斯林就被抓,因為會好幾種語言就被抓,或者因為出過國就被抓,而他那位傑出的朋友正好具備這3個條件,「他要嘛在集中營,要嘛生活是非常困難,不得不改變他的電話號碼,來保護他自己,免得被監控他們的警察找上門,這讓我感到非常難受。」

被失蹤的維族朋友,被噤聲的中國社會和滿口謊言的共產黨,讓他2017年決定離開中國,隔年在朋友介紹下赴台發展,Mattias說自己似乎跟台灣特別有緣,「在中國,我發現自己若和以中文為母語的華人交朋友,多半是台灣人,但其實在中國的台灣人並不多,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自己很容易跟台灣人交朋友,但跟中國人就沒辦法有內心的交流。」他表示之前來台灣旅遊時,就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在這邊感覺很開心。

■民主其實很脆弱 「說出來」是本分

目前是台大中文系研究所碩三生的他,於去年12月獲得國際學位生助學金,上台致詞時稱讚,台灣東西文化兼容並蓄、教育環境自由開放,還在手臂上配戴「香港加油」臂章,挺香港民眾爭取民主自由,這是他第一次公開撐香港。其實Mattias從2014年的香港雨傘革命到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都有關注,但卻赴台2年後才公開撐香港,Mattias坦承自己割捨不下在中國敬重的一位師父,「原本我打算去年過年的時候回中國,正式跟我師父告別,說我可能在國外要做一些事情,共產黨不會再讓我進這個國家,我覺得我應該當面跟他講,但因為疫情沒有去。」

他就這樣等啊等,卻遲遲等不到疫情結束,但他認為不能再拖下去了,Mattias為了他被失蹤的維族朋友、一百萬被抓到集中營的維族人、無數的香港朋友和西藏人,以及被壓制太久的中國漢族,他必須站出來聲援,即使說了也難改變現況,但「說出來」是個本分,「尤其這幾年川普當美國總統,我們發現民主其實是個很脆弱的東西,我們都有責任要保護它一點點。如果我現在我還有自由,不用我的自由為那些沒有自由的人發聲,那到時我的自由被奪了,誰會為我發一點聲音。」

想保護自己,就要先保護別人,許多台灣人也了解這一點,Mattias提及台大前的公館地下道,在2019年8、9月是貼滿撐香港標語的連儂牆,「第一次下來時,整個隧道人山人海,很多人貼了自己對送中政策的意見,就是看到大家的膽子、骨氣都出來了,我感到相當開心,因為這代表香港會有希望,也說明年輕人非常保護我們的民主和自由。」雖然現在公館地下道的連儂牆被清空,但牆壁仍殘留許多爭取民主自由的痕跡,刻劃出香港人、台灣人不畏中國打壓、團結對抗的決心。

如今在「港版國安法」和「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摧殘之下,香港的言論自由和一國兩制變得面目全非,Mattias直指,中國違背《中英聯合聲明》,全世界必須把香港的情況當作一面借鏡,認清中國的真面目,「我很多華人的朋友都說,這是中國的狼性,他不認為講話要守信用,撒謊就是一個戰略而已。」

■被統一經濟好? 他斥數億人在挨餓

即便如此,Mattias也遇過明知中國沒自由、中共愛說謊,但還是想被統一的人,「許多台灣人很愛抱怨台灣,因為這個國家實在太好,會忘記國外有很多地方比你苦多了。他們很常說,我們如果變成中國的一部份,景氣就會變好。」Mattias表示,中國的確有很多富豪,但也有幾億人在挨餓。他有位朋友在中國經濟最好的時候於北京當餐廳服務生,當時去他家發現朋友竟然住在一個「悶悶的、暗暗的,只有一個燈泡的地下室宿舍,睡的上下舖的鐵床,整個空間塞了10個人。」他說,若在台北當餐廳服務生,跟別人合租房子至少有自己的臥室、自己的私人空間。

比起不知道有錢了誰的中國,對Mattias來說,一個能夠自在說話、和別人真正交心的國家,才能當作自己的家,「之所以選擇來這邊,是因為台灣真的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滿有人權、民權的國家。你能夠真正參與社會,可以付出貢獻,也可以批評,也就是說,你可以把台灣當你的家。」(陳玟穎/採訪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