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曾苦過誓願助人 最強發言人投入慈善「人生志業要做到死為止」

出版時間: 2021/05/12 09:36
更新時間: 2021/05/12 22:32

現任安得烈慈善協會執行長的羅紹和,擔任國防部發言人期間,因稱職回應國軍的狀況,被媒體封為國軍最強發言人。他自5年前提前退伍後,即轉任安得烈慈善協會擔任執行長一職,為全台5千多名弱勢家庭的兒少張羅資源,並四處探視個案,提供客製化的食物與必需品。原本形象清新的他,更因日前一則女大生因母兄罹罕病,後母親癱瘓,女大生努力籌錢照護的故事,引發外界關注,再度讓人看見羅紹和低調行善的一面。

錢要花在刀口上 羅紹和推客製化食物箱

安得烈慈善協會創立於2011年,以弱勢扶助、急難救助、教育推廣為主,關懷15歲以下的弱勢家庭兒少。協會原僅提供一種食物箱,羅紹和任執行長後,考量救援物資若非受助對象所需要,反浪費資源,故他2017年初推動客製化的食物箱,依個案提供即時適當的資源,目前讓民眾可透過物資捐贈、捐款協助弱勢家庭與兒少。

《蘋果新聞網》這天來到包裝貨物的現場,看到羅紹和熟絡地與志工招呼、簡介包裝程序並帶著志工做暖身操,搬運食物、挪出空間。工作人員透露,只要羅紹和在北市辦公室,他就會親自介紹包裝過程、一同搬運與包裝食物箱。

當天參與包裝膳食食物箱的志工約60人,有不少跨縣市來到新北市的志工。年輕媽媽張小姐帶著4歲的小女兒一同參與,就從桃園轉車1個多小時來到現場。有3個女兒的她說,曾帶兩個12、13歲的女兒來參加,兩女兒因此更懂惜食,「所以這次改帶小女兒來幫忙。」4歲女孩跟著媽媽忙裡忙外,模樣頗為可愛。

也在協會工作、曾任國防大學政戰學院副院長的吳孝寶說,羅紹和是大他2屆的學長,兩人相識20多年,「羅紹和以前在軍中就很認真,做事有效率,親力親為個性受同儕好評。」他也觀察到,軍中時期的羅紹和原本個性有稜有角,近年來更加成熟圓融、個性也更幽默。

羅紹和常在臉書分享走訪個案家庭的感受,貼文除有受扶助者的困境,更顯現他們的堅毅,讓大眾感受他在濟貧、扶貧時,也同理對方感受。

貧困童年家中有一餐沒一餐 他念政戰學校才吃飽

「無論貴賤,每個人都應有尊嚴。」這是羅紹和對慈善工作的原則。不同於有些慈善團體常以大陣仗探視個案,羅紹和堅持只帶2位夥伴同行,「因受扶助者也需要尊嚴與隱私、不想被人歧視。」他說道,「因為我自身來自高風險家庭、貧窮讓我成長滿是自卑。」

羅紹和的童年相當坎坷,幼時家境貧困,還曾住過孤兒院和寄養家庭。他來自一個軍人家庭,其父親當年輾轉從中國、緬甸、泰國到台灣,後來因為在823砲戰期間受了傷,須辦理退伍,因年資短,因此只領到200元的安家費,羅家經濟陷入困境,只能從教會領麵粉後做麵食等點心。

他苦笑道,「因父親手藝不好,所以生意差,家裡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直到就讀政戰學校後才體會吃飽的滋味。」

羅父因想念遙遠家鄉的親人,加上生活不如意及身上的舊傷,開始酗酒及精神不穩定,打妻子與羅紹和兄弟,成為羅家的日常,因數度家暴讓羅媽媽二次離家。羅紹和4歲那年,媽媽第一次離家出走,他和弟弟到孤兒院住了1年多,後來媽媽返家,但是羅父酗酒狀況未改善,在一次羅父持開山刀砍傷媽媽後,媽媽第二次離家出走,羅紹和及弟弟又被送到寄養家庭,他的童年就在顛沛流離中度過。

家暴陰影致長期自卑 他曾上台說不出話冏被請下台

童年諸多家暴讓羅紹和一直活在陰影中,「當時我家常出現打罵聲,或父親在街上亂吼叫,讓我在鄰里抬不起頭。」強烈自卑帶來的不堪經歷讓他記憶猶新,「有次我被要求參加演講比賽,但我怕被別人認出我,加上沒有自信,我在台上雙腳發抖、無法出聲,最後被請下台。」

因為童年有太多家暴的陰影,羅紹和曾對父親相當不滿,但13年前羅父大腸癌末時,羅紹和在病房陪伴父親,父親因麻藥退去而疼痛哀嚎,「忽然間,我懂了他孤身來台、生活困頓之苦,無法讓家庭生活好過不是他願意的,我祈求上天讓我折壽10年給父親。」無奈羅父一年多後仍病逝。

如今提及父親時,羅紹和只有滿滿的感念,父親教他憐憫恤貧困者,即便羅家已然窮困,羅父仍會省下家中的米,悄悄捐給環境更差的家庭,「即便窮、即便辛苦,也要堅持善良。」這樣的信念讓羅紹和在晉升少將及擔任5年3個月的發言人後,堅持提早3年退伍,「因為我要在餘生做我覺得有意義的事。」

因自身貧困的童年,羅紹和深感「苦過的人」最懂身處其中的人,對於陷入貧困中者,他以同理取代同情,「貧窮有太多種原因,有時是太多悲慘事件接踵而至,有些是長期弱勢無法獲得資源,」一名女大生面對家人接連重病,被迫向地下錢莊借錢,在羅紹和介入後,女孩握住羅紹和的手,她再也忍不住內心深沉巨大的悲傷,眼淚頓時潰堤。羅紹和說,「我就像她唯一的浮木般,她宣洩了長期的無助。」

探訪了無數個案後,羅紹和深感「世上苦人多」,他期盼自己能在這些人最無助時,看見聽見他們,再用雙手接住他們,成為那塊浮木、那個拉住他們繼續往前走的力量。

個案也讓羅紹和看見人性的善良面,在艱辛生活中仍散發微光,「不少人是人窮志不窮。」他說,協會長期協助一個阿嬤撫養一對孫女,在他一次訪視中,阿嬤掏出皺巴巴的2張百元紙鈔地說,「我接受協會長期的幫助,但我也想捐錢給協會、幫助他人。」兩人本來推擠了一番,但羅紹和後來收下了這200元,因為他懂「再窮苦的人也想要手心向下、而非總是手心向上接受捐贈。」

任執行長的最大壓力 羅紹和:每月募款需至少千萬元

擔任執行長5年來,他走訪了多處偏遠弱勢需扶持的家庭,談及這段歷程,他表示,年輕時因家貧格外努力,但年齡漸長,深感自己有幸升上少將,在擔任國防部發言人5年3個月後,決定提前退伍,「因太想幫助弱勢兒少、回饋社會。」

回首5年前接任執行長一職,羅紹和說,實際從事慈善工作後,才發現募款真的不易,「每月固定支出,含採購物資等,至少需要800萬元,若加上培鷹計畫的專案活動,每月至少需要900萬元至千萬元,光是籌募經費就備感壓力,」去年因為新冠疫情,捐款金額大降4成,幸國內疫情趨緩,捐款回復過去水準。

物資募集也不容易,羅紹和表示,有些民眾提供給協會的物資,發現有即期品或是泡麵等不宜的食品,「弱勢兒少除了吃得飽,也要吃得健康,因此我不會提供一些不宜的食物給受扶助兒少。」

安得烈食物銀行是一個非營利組織,未接受政府補助,也無大企業的奧援,僅靠向社會募款、募物資運作,幫助15歲以下弱勢家庭的孩子,現有援助人數為5467人,每個受助者每月會收到一箱客製化的食物箱;由於要寄出的食物箱數量龐大,除了工作人員,仰賴全台近千名志工幫忙裝箱寄送。

國防發言人的經驗 讓他兼具高度及廣度

曾任國防部發言人的經驗,讓羅紹和從事社福時體認到「高度」及「廣度」的重要性。

高度是試著站在制高點處理問題,他認為,對於弱勢家庭的幫助,不能只解決眼前的貧窮問題,還要能改善弱勢兒少的未來,例如安得烈推動的技職培訓,就是希望結合職校及企業界讓弱勢家庭的兒少能獲得適當技職訓練,即使對於升學沒有太大興趣,也能擁有一技之長,進而翻轉人生。

廣度則是對任何事情都要有想得週延,他想法靈活且創新,因並非每個家庭需要的食物都相同,他一改傳統食物銀行的作法,把受助對象根據年齡與需求,區分「嬰兒、素食、膳糧、專案及長青」等5種食物箱,提供個案客製化食物箱,例如重症孩子,協會每月提供一箱「專案食物箱」,內含受助者所需的高蛋白補充品或特殊配方,雖價格昂貴,但他堅持「要送就要送他們需要的。」

除藉由食物箱與急難救助金推動濟貧和救急的工作之外,羅紹和也籌劃生命成長營,讓受助兒少在暑假期間參加營會活動,讓受助兒少的品格有所成長,「現在改變一個孩子的命運,在其心中播下良善種子,他可再影響100人,良善循環讓社會更有機會改變。」

他所幫助的孩子,有些在學業成績方面有良好的表現,例如有就讀台大研究所、台大醫學院醫學系、成大法律系等,也有些孩子在體育專業領域方面有優異的表現,如獲柔道冠軍、舉重冠軍等。羅紹和欣慰地說,看到孩子們有良好表現,就是他投入慈善最大的回饋。

但他也坦承,有時不免有無力感襲來,除遇到捐款不足的沉重壓力外,有些孩子因生活貧困,需打工減輕家庭負擔,致課業受影響,有些因家庭或朋友的負面影響,言行叛逆,讓他更感扶貧、脫貧的重要性,幫助孩子具備良好品格、積極態度,更能改變他們的人生。

60歲仍日操14小時 羅紹和:這是志業要做到死為止

近60歲的他坦言,探訪偏鄉的個案常花不少時間,還須在外住宿,年紀漸長,體力漸差,「但這份工作是我人生的志業,我要做到死為止!」如今的他每天工時超過14小時,除了探視個案,也參加各類活動盼讓外界關注貧困者。

對於外界好奇當時仕途看好的他,為何轉任職慈善協會,他說,退伍前,長官曾有意安排他到事業單位工作,也有企業想借重他危機處理的經驗,但他全都婉拒,最後到協助弱勢兒少的安得烈慈善協會擔任執行長。協會認為他每天超時工作,因此有給薪補助他的工作所需,但他又將薪水捐給慈善機構。

這樣無私的奉獻,家人真能體諒與支持?羅紹和說,因父母已離世,唯一的女兒已在外商公司工作,家人頗支持他獻身公益,生活簡約的他,「身上的錢夠用就好,何況現在生活已比小時候好太多了,」因此餘生只盼能幫助弱勢者。(施春美/台北報導)

羅紹和小檔案

年齡::59歲

家庭:已婚、育有一女

學歷:政戰新聞研究所(現為國防大學)

現任:安得烈慈善協會執行長

經歷:漢聲廣播電台台長、國防部發言人等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