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轉角|疼惜狗狗不惜當紮女 「相信動物」郭璇阻18萬幼犬降臨台灣

出版時間 2021/07/18

編按:本片為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拍攝,《蘋果新聞網》提醒您,防疫期間減少不必要的外出、配戴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敬請嚴守防疫措施,齊心等待疫情過去。

相信動物執行長郭璇希望能透過高強度絕育計畫,讓台灣不再是流浪動物的地獄。莊宗達攝

「以認養代替購買,以絕育代替撲殺,口號喊了至少20年了,為什麼流浪動物沒有從街頭消失?」戴著黑框眼鏡、一頭俐落短髮,懷生相信動物協會的執行長郭璇,面對鏡頭以冷靜而理性的口吻,提出這個問題。

本身也是獸醫師的郭璇,堪稱是全台最知名的「紮女」,從學生時期幫助台大校園內的浪犬結紮開始,到2016年成立相信動物協會,她投入動保工作已14年了。成立協會後,她與團隊的足跡踏遍北台灣,五年絕育超過萬隻母犬,她所提出的「高強度的絕育計畫」,讓母犬絕育速度趕過生育速度,以科學態度和統計數據,改善台灣流浪犬問題。

郭璇在台大電機系畢業後,因為想和動物一起工作,又重考獸醫系當上獸醫師。莊宗達攝
 18
相信動物協會成立五年以來,結紮了上萬隻遊蕩犬,阻止了18萬隻浪犬出生。莊宗達攝

「這麼多年來,很多人都說我『很有愛心』,但對我而言,踏上這條路更像是緣分。」郭璇幽幽地說起她的童年,她在大家庭中成長,全家人都熱愛動物,不只養狗、養鴨、養烏龜,所有想得到的動物,幾乎都曾出現在她的童年。她笑說:「有記憶以來,我就常跟一隻狗在地上爬來爬去,牠是我最好的玩伴,我是這樣長大的。」

郭璇在動物的陪伴下長大,對她而言,這些動物更像是她的家人。直到國小三年級,隨父母搬往他處,她的生活頓時少了許多動物玩伴,日子一久,幾乎都忘記那個為了動物而開心的童年。

接下來的幾年,她努力讀書、考上台大電機系,成為家人眼中的驕傲,她原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個普通的大人,直到兩隻楓葉鼠闖入她的生活。郭璇瞇著眼回想,大學時那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內,她彷彿找回小時後的快樂,「我完全想起小時候那種為了動物開心的感覺,我當下決定,我要找個可以跟動物一起工作的職業!」

但當時的郭璇不知道怎麼養楓葉鼠,短短三個月,兩隻楓葉鼠先後離世,看著空蕩蕩的籠子,強烈的悲傷席捲而來。「牠們死掉後,我覺得沒有甚麼事情可以幫助牠們,所以我開始吃素。」茹素期間,她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規劃,包含生命的價值,「我發現兩件事,我想把動物環繞的生活找回來,我還想用自己的力量,幫助更多的動物。」

於是她加入台大懷生社,修獸醫系的課程,剛好在課堂上聽到老師在找照顧學校流浪犬的工讀生,她想也不想就舉手報名,那年她決定從校園出發,投入解決浪犬問題的最前線。「我跟學校溝通,一直把狗抓走就會有新的狗進來,抓殺之間不會解決問題,不如讓狗結紮後在學校裡生活。」郭璇直說自己的出發點其實很單純,只希望有一群狗可以在台大活得好好的,沒想到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抓紮原放的校犬會驅趕其他外來犬隻,從此校方不用偷偷摸摸的抓狗、不再當起劊子手,而這些校犬確實好好地留在校園生活。

這次行動給郭璇很大的信心,讓她開始思考相同的方式能不能跨出校園?2010年她開始幫愛心媽媽抓狗結紮,彼時的她一度相信只要認真抓狗,就可以解決浪犬問題。

但外面的世界不似校園友善,人力不足的情況下,她為了抓紮浪犬四處奔波,卻好像永遠看不到盡頭。她舉例,「假設這邊有100隻狗,你好不容易抓紮了10隻,剩下沒結紮的母犬很快就會把這個缺口補起來。」不斷出現的幼犬,讓郭璇灰心至極,2015年她和朋友到伊斯坦堡參加解決浪犬問題的研討會,企圖釐清行動失敗的關鍵,「我才發現要用結紮解決浪犬問題,必須讓絕育速度超過生育速度,一定要以八成為目標,高強度結紮區域母犬!」

回國後,她重新調整步伐,隔年成立懷生相信動物協會,以科學、數據的角度出發,從台北、新北市出發,推動高強度絕育計畫。

協會培訓的捕犬員,使用誘捕籠的方式,捕捉警戒心高的野犬。莊宗達攝
高強度絕育計畫在北北基實施後,減少了幼犬出生在街頭的比例。莊宗達攝
郭璇透過家訪的方式,以逐戶訪查找出尚未結紮的放養犬。康仲誠攝
為了提高飼主的意願,除了免費結紮母犬,協會還提供載送、打疫苗、打晶片等服務。康仲誠攝

第一步得從族群數目調查開始,她稱之為「數狗」,以抽樣的方式,估算出區域內的犬隻數量,從而評估每個月的結紮進度,「我可以知道我要幾個獸醫?幾個調查員和幾個捕犬員?還有我需要多少經費。」

第二步則是「找出牠」,她把行政區的地圖切分成無數的小地圖,透過調查員地毯式的家戶訪查、主動出擊,找出還沒絕育卻一直在外面生小狗的放養犬,並協助飼主幫狗狗免費絕育;第三步則是讓協會培訓的捕犬員誘捕區域內的野犬,結紮後再放回原地。

她堅定地說,要讓絕育計畫成功的關鍵,在於不放過任何一隻可能繁殖出流浪犬的潛在對象,「除了無主的野犬外,任何有機會被丟出來的狗狗都是我們的目標!」於是相信動物從專業和科學的角度,實施高強度的結紮計畫,幾年過去,已在北台灣看見初步成果。

她以台北市為例,2015年高強度結紮計畫尚未介入時,台北市1999市民熱線全年度湧入近五千通抱怨流浪狗的投訴電話;但到了去年度,只剩下一千通的數字,大幅減少的民怨,強烈反映出北市流浪犬的問題下降了!

自2016年協會成立以來,郭璇與團隊成員們已經絕育1萬多隻母犬,以母犬一年生育兩胎,每胎至少6隻幼犬計算,這些年來他們至少阻止18萬隻幼犬降臨街頭

郭璇為新進的家訪志工,講解台灣流浪犬的現況與結紮後的成效。康仲誠攝
在家訪結束的討論會議上,郭璇仔細聆聽所有志工的參與心得。莊宗達攝
郭璇在國外參加研討會後,發現必須成立協會才能有足夠資源應付龐大的開銷與人力需求。莊宗達攝
高強度絕育計畫不只結紮流浪犬,有飼主的放養犬也是結紮計畫的目標。康仲誠攝
郭璇把要實施結紮計劃的行政區切分成許多小區域,以地毯式的訪查來找出未結紮的母犬。莊宗達攝
高強度絕育計畫在北北基實施後,讓收容所幼犬的入所量大幅降低。莊宗達攝

當然,高強度絕育計畫不只有效減少區域犬隻數量,更透過實際家訪,傳遞正確的飼養觀念。協會在過去數年內,大幅改善北北基縣市的浪犬問題,於是他們帶著豐碩的成果前進桃園,未來她希望將這套成功的模板複製到全台各地。

如今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已成為北台灣最大規模的抓紮團隊,但郭璇時常會想起,2015年在伊斯坦堡的那場浪犬研討會。她希望可以在台灣做出成績,讓流浪狗數量下降,然後帶著台灣的經驗走到國際,幫助更多國家解決遊蕩犬的問題。

「只要有人問我,以後的人生想幹嘛?我的答案依然是:只要一息尚存,還可以為動物做些什麼?」一如她將協會定名為「相信動物」,若干年後,當台灣不再需要為結紮動物費盡心思時,團隊還可以為了動物的其他福祉而努力,十多年過去,她走過挫折、有過辛酸,但浪犬天真澄澈的眼神總適時擁抱萬念俱灰的情緒,她知道自己還是得繼續做下去,集眾人之力,扭轉流浪犬現況,終有一天,台灣這塊土地,將不再是流浪犬的地獄。(邱璟綾、莊宗達/台北報導)

郭璇小檔案

出生年:1985年

學歷:台大電機系、台大獸醫系、台大臨床動物醫學研究所

經歷:台大附設動物醫院腫瘤內科門診獸醫師

現職: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執行長、伊甸動物醫院獸醫師

粉絲團:相信動物(社團法人台灣懷生相信動物協會)

https://www.facebook.com/TheEviction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實施大規模的結紮計畫,除了協會員工的努力外,也有許多愛心志工的幫忙才能達成。康仲誠攝
郭璇以理性和科學的角度出發,以高效的行動力實施高強度的絕育計畫。莊宗達攝

人生轉角|祖孫三代守護牯嶺街古書香火 「松林」十萬卷書寫80年傳奇
人生轉角|祖孫三代守護牯嶺街古書香火 「松林」十萬卷書寫80年傳奇
出版時間: 2021/08/15 21:30
人生轉角|「一對一」救放牛班清寒生全免錢 世貿退休舘長押房燒光1600萬
人生轉角|「一對一」救放牛班清寒生全免錢 世貿退休舘長押房燒光1600萬
出版時間: 2021/06/06 2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