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台東跑回高雄!台灣百場百K超馬第一人 練出「孕」氣更痴狂

出版時間 2021/08/29

(新增:微解封再度跑上路)

跑完一場距離100公里的超級馬拉松,對多數人來說,可能是人生中最遙不可及的距離,但47歲的超馬跑者吳政鴻,今年4月已累積一百場的超馬賽事,這項空前紀錄是台灣百公里超馬第一人。只是台灣每年超馬賽事有限,長跑成痴的吳政鴻自主規劃獨跑,路線竟是繞著台灣尾, 從台東跑回高雄的家,被跑友笑稱為神人。但神人遇上新冠疫情也被迫「半封腿」,連續三個月只能多繞遠路,靠跑步買早餐紓壓,他目前最大心願就是能脫下口罩束縛,重溫靠雙腿長征的暢快淋漓。

 2020
吳政鴻參加2020年環台賽最後一天賽事回到高雄終點前。吳政鴻提供

越級完賽找到樂趣 跑出「孕」氣更難自拔

家住高雄的吳政鴻,2012年5月跑出人生第一場馬拉松賽事,一開始跑步動機跟多數人一樣,都是為健身、減重。他回想當時體重近90公斤,整個臉看起來就是胖嘟嘟,先選擇自家附近的美術館開始跑起來,結果跑不到一公里就覺得喘,但他沒放棄,繞著美館周邊一圈2.5公里長的人行道不斷練習,直到幾個月後同事邀他參加半馬比賽。

 2021
吳政鴻參加2021年縱台賽跑抵武嶺時遙想已過世的雙親。吳政鴻攝

回想人生初半馬,吳政鴻坦言,「說跑的過程很舒服當然是騙人的!」但跑完的完成感與成就感的肯定,相較之前頂多跑5、6公里,被慫恿後竟然完賽,他才意識到「原來跑步是這麼好玩的事啊!」就這樣不只一路跑到現在,還越跑越久、越跑越遠。

 2015
吳政鴻也曾參加2015年東京馬拉松賽事。吳政鴻提供

有了首場半馬賽事的成就感,吳政鴻兩個月後又快速進階到跑首場全馬,他回想,當時是報名半馬,坐火車到了關山不知哪來的勇氣,臨時改報名全馬,他說跑的過程天氣熱、也很累,上坡就當步兵用走的,也不是全程都在跑,雖然花了5個多小時完賽,但比半馬欣賞到更多好風景,感受更深刻。

吳政鴻熱愛長跑,家人也很給予支持,但還是會擔心他的安全。 吳柏源攝

本身在銀行擔任法務工作的吳政鴻說,開始跑步單純是不想在工作之外還要被束縛住,多半是自己亂跑,連參加賽事也是如此。但他也透露,原本結婚多年老婆都沒自然懷孕,檢查兩人都正常,沒想到一開始跑老婆就有喜,隨然可能只是時間點剛好,並無醫學根據,但也讓他深信跑步帶來的正面改變,更加愛上跑步。

K 510
百場百K超馬神人吳政鴻(右)在疫情期間即使被迫戴著口罩,仍每天跑上5至10公里,連小孩也跟著上路。吳政鴻提供

花錢報名超馬卡划算 百場紀錄來得不知不覺

原本一心想減重的吳政鴻回想,當時幾乎每周六日都會找比賽報名參加,直到2018年就幾乎不太跑全馬了,原因竟然是覺得都花時間和金錢跑到很遠的地方跑馬拉松了,寧願多花一點報名費跑超馬,可以跑比較久、消耗更多的熱量,「感覺比較不會浪費」,他務實的這樣認為。

 2021
吳政鴻參加2021年縱台賽事行經巴陵大橋。吳政鴻提供

也因此打從2013年3月在南橫跑首場百K,吳政鴻三年後就轉為幾乎全力跑百K超馬賽事,2016年開始每年至少跑10多場,去年則是大爆發,一年就跑了27場,很快的在去年11月21日累積到人生第300場馬拉松賽事,其中百公里超馬佔92場,也因其他跑友提醒,他才意識到,原來自己不知不覺成了可能是台灣最快挑戰百場百公里的跑者,開始挑戰把這件事放在人生的清單上。

 4
吳政鴻今年4月完成人生第一百場百公里超馬賽事,跑友在終點準備蛋糕為他祝賀,兒子吳宥均也趕來見證與祝賀。吳政鴻提供

今年4月10日,吳政鴻在多位跑者好友陪伴下,參加在台東關山舉辦的山中山125公里超馬,完成他人生第100場百公里賽事,他說這場路線雖長但完全沒有重複,可以照自己的速度跑很開心,只是跑第100場壓力很大,擔心身體出狀況沒跑完,對特地來共襄盛舉的跑友會不好意思,當時還特別小心慢慢跑,有跑友幫忙製作布旗放在終點,他說跑完真的很開心、終於完成一個里程碑。

20214
2021年4月吳政鴻參加第一百場百公里賽事,跑友特別在終點製作布旗為他道賀。吳政鴻提供

用雙腳對照台日賽事 回收車追問惹人厭

被問到全馬與百公里超馬的差別,吳政鴻說,跑標馬感覺時間過得很快,大概跑到20公里後就感覺賽事快要結束了,尤其是台灣目前賽事都更歡樂化與大眾化,跑場對補給、救護及熱鬧程度的需求也高,相對的百公里賽事常是獨跑,要根據自己的時間和心境去跑,這跟標馬追求速度、破個人紀錄有著最大的不同。

 2015
吳政鴻與跑友遠赴日本白川鄉參加2015遭馬賽事。年吳政鴻提供

吳政鴻跑百公里賽事快速累積百場,為體驗更高水準的賽事,也開始到海外跑,除六大馬之一的東京馬拉松跑過好幾次,他更深入中部高山飛驒、北陸白川鄉合掌村參加超馬,有時甚至是接連兩周跑,體驗與台灣截然不同的賽事文化。

吳政鴻到日本參加超馬比賽。吳政鴻提供

對照台日超馬賽事規模,吳政鴻坦言,日本參與程度高,賽事精緻度也高,台灣雖有提升,但畢竟日本已超前很久,雙方仍有段距離。他印象深刻,台灣超馬賽事若是殿後,一定有工作人員追問跑者要不要上回收車,讓跑者感受到對賽事不夠尊重。

但反觀在日本,他就算跑在最後,只要是在關門時間內,回收車也是安分地在跑者後方亦步亦趨,還用大燈照亮前方來路,甚至在補給站受到最大的熱情關注,補給站工作人員還用日文高喊著自己的姓、幫忙鼓掌打氣,讓雙腳都已快跑不動的自己感受到滿滿的感動。

 20133
吳政鴻2013年3月首場百公里超馬賽事。吳政鴻提供

在300場跑馬歷程中,吳政鴻說他已經忘了第一次落馬經驗,倒是印象深刻記得有次在日本跑超馬落馬,抵達終點時周邊店家都已經關了,根本沒人理,當時跑了14小時剛好在海邊,「當下覺得海浪的聲音就好像我內心哭泣的聲音!」成了印象最深刻的回憶,如今鮮少落馬反而覺得遺憾、不有趣了。

獨跑不用管落馬 能多遠就多遠

事實上,畢竟台灣百公里賽事不見得每周都有,也不是每場次都能參加,吳政鴻近來更進化到自主訓練賽事,也就是自己搭車到外地,然後以高雄為目標,規劃出百公里的長距離獨跑路徑,像是去年迎接個人300馬的里程碑,他就是一路從台東大武沿著南迴公路、屏鵝公路,跑了100公里抵達高雄小港捷運站。

 17
吳政鴻經常獨自一人從台東跑回高雄,晚間沿著台17線逐漸抵達終點高雄,在停等紅綠燈時歇息。周昭平攝

《蘋果新聞網》在他跨越屏東與高雄交界的雙園大橋,跑進高雄林園時全程陪伴,當時距離終點還有12公里遠,在太陽下山後的黑夜一路獨跑,當看見蘋果記者露出開心笑容,同時不免抱怨這天的天氣變化多端,又是下雨、又熱又出太陽,一心只想趕快跑完,回家沖澡後躺沙發上喝啤酒吃鹹酥雞。

 17
吳政鴻經常獨自一人從台東跑回高雄,晚間沿著台17線逐漸抵達終點高雄捷運小港站。周昭平攝

對自己獨跑自主訓練宛如苦行僧,吳政鴻笑說這也是自己身心進化的成果,在前年他幾乎沒辦法獨跑,頂多跑15公里,台南到高雄短短50公里不到路程,他也是跑了好幾次才能完成,讓他看到自己能力與極限的伸展,所以現在除賽事,他也會自己規劃路程,看看自己能力可以跑多遠,挑戰自己一路跑下去。

 17
吳政鴻經常獨自一人從台東跑回高雄,晚間沿著台17線逐漸抵達終點高雄捷運小港站。周昭平攝

外界看似辛苦獨跑百公里、漫長10多個小時以上的路程,吳政鴻倒是分析,獨跑的好處是自己有自己的速度,「走的也好,到超商喝涼的也不會覺得有點趕,反正都是自己的時間,比較悠閒,不會太趕或太慢。」跟比賽或是要配合朋友速度不同,有不同的樂趣。

幾乎因賽事跑遍台灣,吳政鴻直誇台灣真的是很漂亮的地方,很多地方不輸國外,但比較後還是覺得東部最漂亮,他已經規劃今年自主訓練要從花蓮富里出發,橫越兩次海岸山脈,從山跑到海邊,再從海邊跑回山的這邊,好好享受山海美景。

 2020
吳政鴻(中)參加2020年環台賽抵達終點時與太太李俞青(右)、兒子合影。吳政鴻提供

用追妻毅力瘋路跑 老婆只能苦笑支持

已婚並育有一子的吳政鴻,常因賽事周末假期往外跑,另一半李俞青不諱言,一開始老公每周都往外跑全馬,擔心他賽事太密集、身體不堪負荷,曾勸阻過,後來全馬不夠改跑百公里就又擔心他跑太久,賽事密集時每周不在家,有時比較遠還要前一天就出門,當然會抱怨,也經歷過一段磨合溝通,但她知道先生堅持要做的事很難阻擋,跑步也不是壞事就轉為支持。

每天早起練跑完,梳洗後換上皮鞋上班,進公司之前吳政鴻會聽著音樂在公司附近散步一下。 吳柏源攝

李俞青說,自己不會跑步,也跟不上他的速度,但很多時候光看距離都覺得累,很佩服先生的毅力驚人,笑說這股精神倒是跟當年追她一樣。她說跑步是先生喜歡的事,也充分享受完賽的美好體驗,不曾聽他喊苦,只是有時未能在時間內完賽「落馬」,回家後可以感受到他遺憾的低落心情。

 17
吳政鴻經常獨自一人從台東跑回高雄,晚間沿著台17線逐漸抵達終點高雄捷運小港站。周昭平攝

對吳政鴻已完成百場百公里賽事,李俞青苦笑說,「不要再追兩百了,不要為追求量而跑,想跑就跑!」未來希望先生能夠兼顧追求跑步目標與家庭生活,賽事不要太密集、天氣太熱就不要出去,要注意安全和身體的負荷,多花一點時間在她和小孩身上。

台灣之美一直在 等脫口罩解束縛再暢遊

受到疫情影響,過去這三個月來吳政鴻首度長時間未出門跑百公里,但愛跑的習慣不變,這些日子他每天戴口罩晨跑5至10公里,有時繞美術館,有時則跑到蓮池潭、果貿社區買早餐,而且是風雨無阻,月跑量雖只有過往的四、五成,但仍是驚人的250公里起跳。

5 8
自今年5月中旬疫情升溫後就未能外出跑馬的吳政鴻,在8月中疫情降溫後又踏上路程,規劃獨自要從台東大武跑到關山,依循往例在起跑前在超商舉辦一個人的選手之夜。吳政鴻提供

而8月18日這天,已超過3個月未外出跑超馬的吳政鴻,因疫情降溫,決定趁到台東出差機會,再度獨自挑戰從台東大武跑至關山這段百公里路程,也依循往例在前一晚搭車到大武,在熟悉的超商辦起一個人的選手之夜,兩罐啤酒下肚,隔天一早頂著盛夏8月烈日獨跑,雖然最後跑到台東車站時受不了酷熱放棄,但這天戴著口罩仍跑了65公里,毅力驚人。

5 8
自今年5月中旬疫情升溫後就未能外出跑馬的吳政鴻,在8月中疫情降溫後又踏上路程,戴著口罩獨自從台東大武要跑到關山。吳政鴻提供
早晚跑步是吳政鴻的生活習慣。吳柏源攝

引起《 蘋果》注目的是,吳政鴻僅穿著夾腳拖就開始跑步,他笑著透露,以前穿著跑鞋跑久了腳會浮腫,腳趾與鞋不斷撞擊摩擦,指甲都會被黑,後來換穿夾腳拖就再也沒發生過。未來疫情降溫,能再度無所束縛的脫掉口罩,透氣又通風的夾腳拖也會伴他長征。

吳政鴻四處跑馬累積超過百場百公里賽事,家裡滿是完賽獎牌。周昭平攝

對想跑步但還未踏出第一步的民眾有何建議?吳政鴻說,一開始很喘很累都是很正常的,慢慢累積就好,「只要想跑,時間都可以擠得出來!」但如何維持每天跑步的習慣,他則不諱言還是要有興趣才能持續,有目標一直往前進才會有動力。

 K
吳政鴻(中)與跑友基正(左)、佩琪常相約一起練自助百K。吳政鴻提供
吳政鴻參加馬拉松賽事結識跑友,賽前一晚開心相聚。吳政鴻提供

至於有沒有體悟到什麼人生道理?吳政鴻直率的說,很多時候去確實想在跑步時想人生很多問題,但實際上很多問題沒辦法解決還是沒辦法解決,喜歡百K這樣漫長的賽事,不管志同道合好友一起,或者獨自從大武跑回高雄,都會有不同的感受,放空一切,就只有「回到終點」這樣一個目標,「過程是磨練,經歷是痛苦,痛苦酸痛是短暫的,一定會過去的。」

訪談最後不免俗地問政鴻,對他來說跑百公里馬拉松的意義何在?他想了一會說,比較現實來說跑百公里超馬比較少人跑,人數不多、跑起來不擁擠比較舒服,可以用自己的雙腳看見不同的台灣風景,也開玩笑說,「跑百公里最大樂趣是大吃大喝不怕會變胖。」(地方中心周昭平/高雄報導)

發稿時間0001

吳政鴻熱愛音樂與長跑。吳柏源攝
今年四月第一百場百公里賽事沿途補給相當豐富。吳政鴻提供
 CD Art Pepper Meets the Rhythm Section
吳政鴻熱愛音樂,蒐藏的大量的CD、黑膠唱片與卡帶,其中手上拿著的是他最喜愛的爵士薩克斯風手Art Pepper的代表作品《Meets the Rhythm Section》。吳柏源攝

有片|台灣之光!「花滑精靈」也是小學霸 曾和羽生結弦同冰滑行
有片|台灣之光!「花滑精靈」也是小學霸 曾和羽生結弦同冰滑行
出版時間: 2022/02/16 19:39
食材寶典|傳承三代超過一甲子 周家年糕實在好滋味
食材寶典|傳承三代超過一甲子 周家年糕實在好滋味
出版時間: 2022/02/04 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