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六福總裁莊秀石 老頑童未完成的樂園夢

36793
出版時間:2018/12/04 18:50

六福村野生動物園於1979年8月10日開幕,集團在15年後再導入主題樂園,成為台灣首座亦是唯一結合動物生態與娛樂休閒的主題樂園,而後又加入關西六福莊,更是亞洲第一座以自然生態與草食性動物為景觀設計的度假旅館。
 
成立以來,六福村曾創下許多紀錄,如全盛時期一年吸引逾230萬入園人次,再到近年成功自然復育白犀牛,許多國外專家還特別遠道而來台灣取經。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不過,在六福村正式邁入第40個年頭之際,六福集團總裁莊秀石接受《蘋果》專訪,提及六福村只蓋到4個村,其實只完成了一半,他感嘆自己就是個愛作夢的人,「理想與現實之間常是有差距的。」言談之間,仍有許多遺憾。
 
如果不說,你大概看不出莊秀石今年已經高齡78歲,採訪當天,他幾次拒絕搭上園方提供的接駁車,如果不是因為趕時間,對莊秀石來說,可以在六福村到處走上一天,他覺得那是很開心的事情。
 
不像總裁像藝術家

與他相熟的人都知道,莊秀石不太愛穿西裝打領帶,花襯衫配上一件卡其褲甚至短褲,再加上招牌落腮鬍,已經成為他的個人特色,不太像是一般人認知裡總裁該有的樣子,反而像個藝術家。
 
「其實會留落腮鬍也跟六福村有關,那時候正在籌辦動物園,來自各地的動物進來之前都要在基隆先檢疫,我在那裡接動物等了一個星期,太忙了,所以都沒刮。」莊秀石邊說邊摸著自己的鬍子。
 
「後來一看,覺得也是蠻好看的啊,就留到現在了,雖然長輩當時都不太認同,因為一般習俗覺得這是家裡有事情嘛!」莊秀石緬靦的說。

赴日逛動物園起心動念
 
莊秀石回憶,當年會投入經營動物園,緣起於與父親莊福曾一起去日本宮崎動物園,留意到很多參觀的遊客看到動物時的表情,還有動物與人之間的互動,「真的是很感動,當時與父親就起了成立動物園的念頭。」
 
回台之後,莊秀石開始著手進行找地,一邊找地的同時,正好接收到有個南非商人想出售整批動物,「說真的也是很幸運,我們只花了大概3億,就接收了這批動物,比原本預計的還要少一半以上。」
 
1979年,六福村以台灣第一座野生動物園之姿開幕,那段時間,搭著爸爸開的車子進到六福村,彌猴爬上擋風玻璃的畫面,應該是很多六年級生共同的回憶。
 
到了1990年,獨生女莊豐如準備要去美國唸書,莊秀石帶著女兒第一次去迪士尼玩,他再度被樂園裡許多遊客排隊乘坐遊樂設施那種期待的表情給吸引,回國後,就開始著手進行公司轉型為主題式遊樂園的工作,直到1994年,樂園正式開幕。
 
每個設施都有情境

在走訪了全球包含迪士尼在內的主要遊樂園後,莊秀石對於六福村的遊樂設施要求相當高,「你不能只是單純一個設施在那裡,塑造出一個情境、一個故事。」所以在六福村裡,每一個設施都有一個名字,且必須打造符合這個名字的情境。
 
莊秀石認為,遊樂園裡的設施是死的,必須賦予這些設施故事情境,才能更引人入勝,因此,在「美國大西部」之後,六福村的「南太平洋」緊接著開幕,兩個主題村當中的「笑傲飛鷹」、「大怒神」、「火山歷險」及「大峽谷急流泛舟」等,都是超高人氣設施。
 
這些設施的名稱都是莊秀石親自取名,採訪當天,他帶我們實地走訪大怒神,對想塑造的情境侃侃而談,「入口的設計是逐漸往下走,有點像是一個地道,旁邊這些骷顱頭更增添探險的感覺,乘坐之前你就已經開始有點緊張的氣氛。」

曾創230萬人次紀錄
 
莊秀石的「情境塑造」策略,成功為六福村帶進人潮,更創造出一年230萬入園人次的歷史紀錄。
 
有了前面成功的經驗,莊秀石更具信心,一鼓作氣緊接著找人設計「阿拉伯皇宮」,為了呈現阿拉伯金碧輝煌的感覺,這次投入的資金更為龐大,光是「蘇丹王大冒險」一項設施就斥資高達12億元。
 
而在區內設置的旋轉木馬更是講究,「這到現在都還是台灣最大的旋轉木馬,總共有64隻,而且每一隻馬都可以跳躍。」莊秀石表示,當時只覺得,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所以幾乎可以說是砸錢不手軟。
 
可惜,「南太平洋」的轟動並未延續到「阿拉伯皇宮」,「這個投資的效果沒有出來,遊客沒有增加反而開始走下坡…你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可能大家開始流行出國,或者對六福村的新鮮感不在了?」對於公司花大錢請國外專家設計打造,但效果未如預期,莊秀石也感到很疑惑。

歐洲村唐人村未竟夢想
 
身為上市公司,在沒有足夠的客源支撐進帳的情況下,莊秀石無法再說服股東繼續砸大筆資金投入新設施,所以六福村蓋到「阿拉伯皇宮」即戛然而止。
 
根據莊秀石的六福村藍圖,在「阿拉伯皇宮之後」,還應該要有「歐洲村」及「唐人街」,「迪士尼用他們的故事來營造情境,我們東方的西遊記、十二生肖這些中國神話也不輸啊!」莊秀石當時甚至還曾想過找成龍的成家班來合作。
 
「六福村應該是要有六個村的啊!連同動物園的『非洲部落』,我只蓋到四個村,但沒辦法,這就是現實與理想還是有差距,人的期待想像不總是都可以實現。」莊秀石難掩失落的說。

門票999是極限
 
因為若要繼續擴建下去,就必須追加投資成本,且莊秀石也很清楚,在台灣一張遊樂園門票賣到999元幾乎已是極限,「上市公司就得對股東交代,現實就是人潮就是沒辦法這麼多,所以只能維持現狀先賺錢再說。」
 
莊秀石回憶,有一年跨年大檔,還重金安排了煙火秀,本來預期會有很多人,「結果因為下大雨,那天只來了200個人,但我們煙火還是照放啊!」莊秀石分析,台灣少子化,人口愈來愈少,大家又比較偏好出國,影響就很大。
 
雖然莊秀石也常常會想,「在六福村只要花幾百元就可以很開心的過一整天,為什麼不來呢?」
 
會不會感到遺憾?莊秀石先是笑笑說「那也沒辦法,世態就是如此。」一陣沈默後,他突然又說「如果我是郭台銘,我就會繼續蓋下去。」原來,上市公司總裁也跟你我一樣,這句常常被我們掛在嘴邊的「如果我是XXX」,也會盤旋在他腦海裡。

父親叮囑不廢野生動物
 
不過,莊秀石說,其實這只是他個人的夢想,「父親只有交代過我一句,不要把野生動物廢掉。」對於莊福來說,動物園除了是可以承載許多家庭歡樂的場所,同時還具有教育意義,所以,了解到經營動物園其實不容易賺錢,在交棒時就只交代了這件事。
 
莊秀石也同意,動物園確實是有教育意義的,他舉例,莊豐如小學時老師問到斑馬有幾個顏色,大部分同學從圖片上學習,都回答兩個顏色,「但Lulu(莊豐如的英文名字)看過六福村的斑馬是黑白棕三色,所以回答三個顏色。」莊秀石認為,孩子們對動物的認識最好是可以親眼所見。
 
此外,隨著六福村野生動物園這40年的發展,六福村現在也是新竹縣野生動物救傷中心,背負起了救援及延續野生動物生命的重責大任。
 
採訪當天,六福村救傷中心正好收治了一隻民眾送來的大冠鳩,經過治療,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很遺憾是他的翅膀已斷了一截,醫生評估沒有辦法復原,若野放恐怕無法生存,因此必須收養在六福村裡。
 
對此,莊秀石說,經濟發展土地持續開發的情況下,野外動物環境生存環境愈來愈險惡,其實動物園就具有保護的作用;但他想想又說:「也有很多人認為我如果愛這些動物,就不應該把他們買過來啊,應該讓他們繼續生活在非洲。」
 
莊秀石認為,其實這個說法也對,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但他強調,六福村裡的動物,大部分都是接受別人不要的,例如2002年闢建腹地2公頃的猴園,就是接手照護因園區重創無法繼續開園的「ㄅㄆㄇ猴園」中的猴子。
 
莊秀石再舉另一個例子,表示最早從南非那接手的第一批大象過世後,六福村即一直希望有機會可以再引進,後來透過關係知道國外有一個馬戲團將歇業,當中有幾頭大象又輾轉被送去日本表演,他們很想把這些大象帶回台灣安養晚年,可是因為日本被台灣列為疫區,因此作罷。
 
這些大象錯失了來台灣的機會,後來的生活如何無從得知,但若就目前六福村投入在動物復育的成績來看,其實可以感受到他們的用心。

台灣繁殖白犀牛成果驚豔 

以園區裡的白犀牛為例,莊秀石說,從去年開始,包括日本、韓國、新加坡、中國及德國都特別派員前來取經,「因為他們作了很多努力,有的30年來生都不生一隻,而我們居然可以讓這些白犀牛每年自然生產1、2隻,除了非洲之外,全世界只有台灣可以做到。」
 
為了宣揚犀牛保育理念,今年六福村也特別配合世界犀牛日舉辦紅鼻子活動,莊秀石說,犀牛其實是沒有什麼天敵的,但卻因為人類對犀牛角的錯誤觀念,導致現在全世界每天都有三隻犀牛因此而喪命,也使得犀牛瀕臨絕種,「六福村除了成功復育,更希望宣揚保育理念,讓孩子們從小就正視這個問題。」
 
有了白犀牛成功復育的例子,最近,六福村也想將這樣的成功經驗,擴及到台灣石虎復育工作,不過提及此,莊秀石突然想了一下說:「你知道嗎?連想協助石虎,都因為牽扯到不同的組織而有困難。」莊秀石笑稱,這又是另一種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不過,我常說,我們只能以身作則,從中找到一個平衡點,例如雖然我們是做高級飯店的,但是我們不認同吃魚翅這件事,所以從2016年開始集團全面不提供魚翅,儘管一開始確實業績受到影響,但是就儘量宣導,三年下來也得到很多支持。」對莊秀石來說,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或許還是可以找到出路。(陳慜蔚/台北報導)
 
 
六福旅遊集團總裁莊秀石小檔案
 
年齡:78歲,1940年
學歷:成功中學、政大新聞系畢業
家庭狀況:已婚,一女(莊豐如)
現任:六福旅遊集團總裁
莊福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台灣星級旅館協會理事長
經歷:六福旅遊集團董事長、總經理
中華民國觀光旅館商業會理事長
中華民國體操協會理事長
六福村籃球隊領隊
喜好:看電影

更新:調整內文

發稿:00:01
更新:18:50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莊秀石愛看電影 《羅馬假期》看至少十遍每看必落淚

六福集團總裁莊秀石覺得在六福村度過一天是很開心的事。李柏毅攝
六福集團總裁莊秀石覺得在六福村度過一天是很開心的事。李柏毅攝

莊秀石自知夢想與現實間總有差距。李柏毅攝
莊秀石自知夢想與現實間總有差距。李柏毅攝

莊秀石講起園區裡的動物如數家珍。李柏毅攝
莊秀石講起園區裡的動物如數家珍。李柏毅攝

六福村其實按原本規劃只蓋了一半,莊秀石每每提及都頗為無奈。李柏毅攝
六福村其實按原本規劃只蓋了一半,莊秀石每每提及都頗為無奈。李柏毅攝

六福村也是新竹縣野生動物救傷中心,常救治收留許多動物。李柏毅攝
六福村也是新竹縣野生動物救傷中心,常救治收留許多動物。李柏毅攝

六福村復育白犀牛成果斐然,許多國際組織前來取經。李柏毅攝
六福村復育白犀牛成果斐然,許多國際組織前來取經。李柏毅攝

莊秀石現已交棒獨生女莊豐如,但仍常會以基金會董事長身分出席動保宣揚活動。李柏毅攝
莊秀石現已交棒獨生女莊豐如,但仍常會以基金會董事長身分出席動保宣揚活動。李柏毅攝

莊豐如在六福村有許多童年美好回憶。李柏毅攝
莊豐如在六福村有許多童年美好回憶。李柏毅攝

六福村不定期舉辦活動宣揚動物保育理念。李柏毅攝
六福村不定期舉辦活動宣揚動物保育理念。李柏毅攝

六福村在1979年以台灣第一座野生動物園之姿開幕,現則是全球少數結合動物園的主題遊樂園。黃競鋒攝
六福村在1979年以台灣第一座野生動物園之姿開幕,現則是全球少數結合動物園的主題遊樂園。黃競鋒攝

六福村在1979年以台灣第一座野生動物園之姿開幕,現則是全球少數結合動物園的主題遊樂園。黃競鋒攝
六福村在1979年以台灣第一座野生動物園之姿開幕,現則是全球少數結合動物園的主題遊樂園。黃競鋒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微視蘋》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