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沉默美人魚 重度聽障美女入海療傷 

出版時間:2019/07/08 20:44

(更新:網友留言照片)

在童話故事中,美人魚用聲音為代價,將魚尾變成雙腳,想陪伴在王子身旁, 25歲的賴曉儀則選擇綁住雙腳,換成絢麗魚尾潛入水中,讓她成為目光焦點,圍觀民眾紛紛讚:「好美喔!」但對她來說,想對大眾宣告:「我很正常,只是跟你們有一點不一樣。」


「我是賴曉儀,暱稱小狐,我現在是人魚尾巴設計師。」在賴家的客廳裡,小狐向《蘋果新聞網》記者介紹自己,她說話不快,一個字一個字說的小心翼翼,但語調平平,國語特有的「平上去入」四聲不分,因為「我是聽力障礙,很小的時候就聽不到了。」所有的疑惑,頓時得到解答。

聽不到如沉默之丘

小狐彷彿從古代仕女圖裡走出的古典美女,及腰的烏黑長髮,眨著黑白分明的鳳眼,皮膚白皙吹彈可破,加上157公分、40公斤的纖細身材,氣質空靈充滿韻味,但撩起長髮,卻發現她的左耳掛著白色助聽器、右耳則是4年前開刀裝設的黑色電子耳;就像老人家感嘆的「美人無美命」,聽不到,是小狐的缺憾。
 
領有重度聽障證明的小狐,已經不記得是何時失聰,也忘記能聽到的感覺,打從有記憶以來,唯一一次靠自己聽到的聲音,是遠處傳來的轟天雷響,讓她嚇了好一大跳,但再問她細節,小狐搖搖頭說,「不記得了。」對於聽不到的感覺,她倒是很清楚,「我想就是沉默之丘吧,一片寂靜。」
 
讀小學成一場噩夢

賴媽媽從旁補充說,「女兒3歲多時,我們發現叫她都沒有反應,跑遍各大醫院,最後在林口長庚才發現是耳朵的問題。」但醫生也找不出原因,夫妻倆反覆思考,最後想到最可能的原因是,「小狐6、7個月大時發高燒住院,醫生一直打退燒針,最後她的體溫僅剩攝氏32、33度,會不會是那個時候的後遺症,我們也不知道……」,小狐在旁靜靜地聽著,彷彿媽媽口中的事件與她無關。

小狐是賴家爸媽的獨生女,女兒聽不到的噩耗衝擊夫妻倆,賴媽媽辭掉工作,陪著小狐就醫、學唇語和手語,還找了家私人機構,讓小狐學著和正常人一樣說話,母女倆經常是一起上課,「回家再慢慢教她怎麼發音。」儘管知道女兒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但他們心底還是有著小小奢求,希望女兒能在正常環境下求學成長,所以把小狐送進了普通小學,豈料卻成了她噩夢的開始。

 遭辱妳父母是爛咖

小狐得戴助聽器才能勉強聽見聲音,上課跟不上,同學說什麼,她也聽不清楚,偶爾有人和她說句話,她習慣把對方的話重複一遍,「但常常是對方說了什麼,但我卻說了意思完全不一樣的,對方跟大家都會突然笑起來,然後我也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不想被訕笑,明明是活潑愛玩的年紀,小狐卻比同齡的孩子更安靜沉默。
 
小朋友沒心眼,卻也缺乏同理心,欺負和自己不一樣的孩子,是常有的狀況,拔掉小狐的助聽器,丟進垃圾桶不稀奇,更過份的是「他們把我壓在桌子上,然後罵我的父母,說我的父母是爛咖,要不然就是直接把鞋子踩在我的桌上,或是打我之類的。」小狐語氣平靜地訴說被霸凌的過程,但這畫面一想就讓人掉淚,「我會埋怨他們(爸媽),把我送到爛學校,去應付那些智障學生們,我為什麼要跟他們一起上課。」
 
唯一的朋友是爸爸

賴爸爸則解釋了當父母的無奈,「我們傾向她去普通學校,因為她長大之後,還是要跟社會融入接軌,所以才希望小狐從小就跟一般小朋友互動。」儘管過程充滿波折,「我也不怪小朋友,因為他們很難分辨是非對錯,我們認為這是她自己要面對的過程。」
 
但賴爸爸還是心疼小狐的,「她說她沒辦法和其他人互動,所以我願意用簡訊跟她聊天」,因為聽不見,小狐是校園裡唯一被允許使用手機的小朋友,每到下課時間,她就躲進廁所裡,和爸爸傳簡訊,這是小狐校園生活中最快樂的時光。
 
「上帝關上這道門,必會打開那扇窗」,聽不到的小狐對視覺美感特別敏銳,她喜歡畫畫,也畫得好,南台科大動畫設計系後,她也毅然決然決定直接進入職場實習。但挫敗接踵而來,開會的時候,因為座位的關係,她讀不到發言者的口型,也聽不清楚對方的聲音,「回家後,還要用錄音筆去比對上班內容、開會內容,時間都浪費在溝通上,沒辦法作自己最喜歡的畫畫。」更慘的是,她還來不及抱怨,「沒幾個月後公司就倒了。」
 
刀劃手情緒找出口

小狐失業了,憂鬱的情緒缺乏出口,不知從何時開始,她習慣拿刀一刀一刀劃在手臂上發洩,痛的是肉,但心靈卻是麻木,細白的手腕上留著深淺不一的疤痕,怵目驚心,「老爸也很傷心,他那時候直接拿著菜刀,放在我身邊說,『以後妳自殘,我也要自殘』,我嚇壞了,再也不敢了。」
 
但情緒還是需要發洩,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接觸到了潛水,「我從小就喜歡大海,但是老爸常說,氣瓶很重,我可能會背不動,所以拖了很久都沒有去學,但我想改變生活,終於去學了潛水。」這是她成年以後第一次的叛逆,瞞著爸媽隻身前往蘭嶼。
 
海洋包容我的一切

講到潛水,小狐的眼神閃閃發亮,這也是她在整個訪談過中,第一次展現笑臉。
 
其實她當時根本不會游泳,但憑著一股傻勁報名潛水課程,被教練帶到外海放生,差點和世界說再見,過了一段時間,教練發現不對勁,才把她拎上岸,這段插曲並沒有讓她打退堂鼓,「我喜歡在水裡的感覺,好像海洋包容我的一切,讓我不用去顧慮別人想什麼,也不用去迎合溝通,我只要做自己。」
 
會游泳的女孩兒們,都會幻想自己是水底美人魚,也讓包裹雙腿的美人魚尾巴泳衣在近年大受歡迎,因緣際會下,小狐加入相關社團,「我喜歡有挑戰的東西,想要去克服它」,並在結合自己設計專長,現在她是美人魚尾的設計師,也會出演美人魚潛水活動。
 
小狐接受採訪專訪當天,在台中知名潛立方潛水旅館大秀她的水性,下水前她拆掉兩耳的助聽器,全程用紙筆與攝影記者溝通,中途記者擔心她體力不支,試圖叫她上岸休息一下。只見她點點頭,改成仰式漂浮在水中,也許對她來說,在水中才能讓她徹底放鬆。

對於小狐的經歷,網友表示就像「真正的美人魚」,還特別標示「#幸好有家人陪伴及滿滿的愛」、「#台灣美麗的一面」,也有網友替小狐感到心疼,「那些霸凌別人的人會有報應」。(陳筱惠/台中報導)

出版時間0802
更新時間2044

在水中,她不會因聽不見而被歧視。彭仁義攝
在水中,她不會因聽不見而被歧視。彭仁義攝

變身優雅美麗的美人魚,是許多人的夢想。薛泰安攝
變身優雅美麗的美人魚,是許多人的夢想。薛泰安攝

她希望透過自己的力量,讓更多人認識美人魚的世界。薛泰安攝
她希望透過自己的力量,讓更多人認識美人魚的世界。薛泰安攝

美人魚尾設計師賴曉儀,是一位領有重度聽障證明的女孩。彭仁義攝
美人魚尾設計師賴曉儀,是一位領有重度聽障證明的女孩。彭仁義攝

曾經,她怨懟老天不公。彭仁義攝
曾經,她怨懟老天不公。彭仁義攝

家人的支持,讓她漸漸懂事,也找到自己的志向。陳恒芳攝
家人的支持,讓她漸漸懂事,也找到自己的志向。陳恒芳攝

自三歲起就被診斷出聽力障礙,讓她求學過程挫折不斷。彭仁義翻攝
自三歲起就被診斷出聽力障礙,讓她求學過程挫折不斷。彭仁義翻攝

小狐在水的世界更能放鬆。薛泰安攝
小狐在水的世界更能放鬆。薛泰安攝

小狐因聽力障礙,從小飽受霸凌。彭仁義攝
小狐因聽力障礙,從小飽受霸凌。彭仁義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微視蘋》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