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扣下板機後回不去的人生 沒人敢收留的IS難民孩子

出版時間:2019/10/07 09:03

數千名兒童住在骯髒擁擠的敘利亞Al-Hol難民營裡,有的孩童眼神黯淡無光,有的孩童眼神閃耀著天真光芒,其中有許多都是伊斯蘭國成員的子女,當他們被父母帶到伊斯蘭國,許多人幾乎還不到上學的年紀,甚至有數千人是在當地出生,然而自伊斯蘭國(IS)被滅後,他們成為IS中最脆弱的群體,另一種形式上,也成為了IS長存的遺產。
 
孩子怎處理 各國難決策
 
IS的所有據點在3月的時候都已被收復,然而阿富汗喀布爾的一場婚禮卻在8月17日遭遇自殺炸彈攻擊,隔天IS承認犯案,顯然它的資源與武力,甚至是大家最害怕的意識形態並未瓦解,這也成了讓住在難民營中的IS妻女無法回家的原因。
 
據聯合國統計,超過7萬人住在敘利亞Al-Hol難民營中,90%是兒童和婦女,其中有3萬人是IS聖戰士的妻子和子女,其中8000名是非敘利亞與伊拉克的IS成員的孩子,截至今年7月底,已有386名兒童因醫療資源不足和缺乏食物而死亡。
 
曾造訪難民營的紅十字會官員卡爾波尼表示:「這些孩子做錯了什麼?啥也沒有。」但如何處理這些可能曾學當戰士、斬首者、自殺炸彈客的兒童,讓各國傷透了腦筋。
 
19歲的貝岡正是最好的例子,原為英國籍的她在2015年和2名女同學跑到敘利亞加入IS,3周後和荷蘭籍IS聖戰士結婚,夫妻前2個孩子都因營養不良而夭折,隨著IS節節敗退後她住進難民營,2月在裡頭產下一名男嬰,「我認為大家都應該同情我的所有遭遇,我不想在難民營照顧我的孩子,我很擔心他可能在這裡死去。」話雖如此,但當記者問她是否反對IS的斬首行動時,她卻說:「我知道那些事情,我覺得沒問題。」但她也辯解她當時不知道自己是加入了什麼樣的組織,而且她也沒做過任何壞事,「我從不鼓勵大家來到敘利亞」。
 
即便從未參與過恐怖行動,但光是有思想就足以讓人恐慌,當時的英國內政大臣賈維德就表示已註銷超過150人的護照,當中就包括貝岡,賈維德說:「如果你支持恐怖主義,就必須承擔後果。」
 
孩子最無辜 卻得擔後果
 
要承擔的後果除了極差的生活環境外,還有對立的意識形態所帶來的危險,難民影中就一度出現IS旗幟,有居民刺傷當地安全部隊,甚至朝救護員丟石頭,庫德族警隊成員阿里表示:「他們(IS聖戰士的小孩)扔石頭,是因為他們的母親跟他們說,是我們殺了他們的父母、摧毀了他們的家園,促使那些小孩討厭我們。」然而IS激進婦女不只認為安全部隊被攻擊是活該,甚至想讓IS的激進思想繼續傳播下去,一名伊拉克籍IS戰士之妻被記者問及IS是否被滅時回答:「不!完全沒有,它會繼續下去,真主會告訴我們道路。」
 
這些婦女同時也排擠非IS婦女,甚至連同樣曾為IS但不夠虔誠的話也照樣霸凌,一名常被欺負的IS戰士之妻表示:「我非常害怕,我到難民營入口時說我想要一名安全警察陪著我,因為我不想自己去,我是敘利亞人,我很怕IS成員,而且只要我一想到我換了西方衣服,他們就會在營地殺了我。」另一名IS戰士之妻蘇西也說:「IS激進婦女侮辱我們,她們說我們是庫德族的代理人、是異教徒、是豬,她們抓住我們,還不停地毆打我們。」
 
然而在這之中最無辜的就是孩童了,他們無法選擇要在哪裡出生,或者是否擁有聖戰士父母,但他們卻成為父母決定下的受害者,得跟父母一起承擔醫療資源與食物的不足和意識型態的撕扯。
 
儘管如此,大部分國家仍視這些「IS戰士的下一代」為不定時炸彈,少有同情,能不接回原國籍就不接回去,但目前管理難民營的庫德族也表示,他們無法永遠居留外國公民。
 
留在難民營 反而更危險
 
這些孩子成為了被踢來踢去的皮球,因此有人認為把他們留在難民營,反而是讓他們成為不定時炸彈,構成恐怖主義的原因。
 
英國籍的喬亞曾被丈夫逼著加入IS,她帶著孩子逃離後,致力幫助IS婦女與小孩回到原本的國家,她參與美國非營利組織「號角計畫」,阻止IS兒童成為和他們父母一樣的人,「我們不能一味把他們推給中東、推給庫德族人民,他們在難民營中遭受的虐待,只會更證實他們對激進思想的信念。」
畢竟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是暴力極端主義者,他們往往是被意識形態所製造、操控出來的,因此要防止恐怖主義,就得想想如何防止這些想法入侵他們,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敘利亞代表艾齊薩表示:「孩子們是在衝突背景下長大的,所有的差異都是用暴力來解決,因此這些孩子越早離開難民營,回到他們能獲得正確成長的不同環境將會有所幫助。」
喬治華盛頓大學反極端主義項目主管維迪諾表示,其實很少有恐怖份子會在原國籍發動恐攻,但仍有例外。像是2015年造成130死的巴黎恐攻案,就有2名法籍IS聖戰士參與其中;還有造成253死的2019年斯里蘭卡復活節連環爆炸案,當中也有一名斯里蘭卡IS聖戰士。
 
這些都使的許多國家打消接回IS成員的念頭,因此許多專家認為將IS成員帶回國起訴或間都是更人道、也是更好的方式。「如果你把他們留在難民營,而無法追蹤他們,他們不久後也會設法回來,這將讓你不知道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海牙國際反恐中心研究員梅赫拉表示:「如果把他們帶回來,至少是可掌控的風險。」
 
但其實就算帶回國起訴,通常也只能判幾年徒刑,因為罪證早就消失在戰場了。不過仍有國家願意接回部分IS成員。
 
帶回家撫養 教育不可少
 
法國在3月中旬就陸陸續續接回了孤兒,可見比起父母,更願意接回孩子,把孩子與激進的父母分開,交給親戚或寄養家庭撫養,因為骨肉分離可能是拯救無辜孩童最快的方式。
 
卡里姆的2個姪女就是法國政府願意接回的IS孤兒,「所有人都應該知道,我們的孩子和他們的孩子都一樣,沒有什麼聖戰士的孩子,這些孩子都是受害者,他們都是無辜的,他們沒有選擇成為聖戰分子的孩子。」卡里姆認為既然法國是人權的國家,那麼就必須幫助這些孩子。
 
不過接回孩子後,除了家庭關心很重要,社會包容和學校教育都不可或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有一項「預防暴力極端主義培訓計劃」,目的是加強各國教育系統,改善當地學校的教學能力與內容,培養學生的社會情感認知、對多樣性尊重,以及和平共處的理解等,並強化學生的批判性思維,來抵抗極端暴力主義的意識形態影響,「這樣才能真正地不讓他們淪為宗教和極端主義意識形態的犧牲品。」美國號角計畫成員庫德希說。
 
有幸回國的孩子或許能擁有嶄新人生,但難民營中仍有數千名兒童,一生下來就背負著IS的原罪,他們沒有任何選擇的權利,無法掌控自己的人生,更不知未來在何處,只能在命運中載浮載沉。(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法新社
法新社

法新社
法新社

法新社
法新社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微視蘋》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