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回政壇只因「想做個ending」 羅文嘉謝幕呼之欲出

出版時間:2019/11/08 09:36

「坦白來說,在回來(政壇)之前,我不覺得我會回來。」今年元旦,也是羅文嘉53歲生日那天,正在競選民進黨主席的卓榮泰邀他開直播慶生,促使他「重出江湖」。在此之前,羅文嘉已淡出政壇逾8年,過著種稻筆耕、遠離人間的日子,不過,10個多月前這個突如其來的決定,使他書寫到一半的田園詩篇戛然而止。
 
接下民進黨秘書長一職,羅文嘉曾與老長官、前總統陳水扁通電話,並在9月20日南下高雄與陳水扁見面。算算日子,距離兩人2008年最後一次見面,已經隔了11個年頭,兩人在陳水扁家中留下合影,太太劉昭儀笑話他:「你老了他(陳水扁)沒老。」
 
「我大概是這半年老的吧!」羅文嘉苦笑,回歸政治圈這10個多月,不僅長了白髮,肚子也變大了,而陳水扁送他自己的新書《堅持》,落款寫著「任重道遠」4字,兩人就像以前那樣聊天,「我跟他工作這麼多年,(重新見面)有種熟悉的感覺」。
 
「當然過去有種種恩恩怨怨,所以才11年沒有見!」羅文嘉說,與阿扁碰面當下,彼此心中都放下了一些事情,「也為我們這段關係做了一個比較好的句點吧。」隔周陳水扁北上參加民進黨黨慶,重新踏入民進黨中央的辦公室,又是時隔11年,「很多事情都變了很多,他(陳水扁)說他非常高興,謝謝讓他能再回到這裡」。

曾是當紅「童子軍」 政治生涯起落都與阿扁有關
 
羅文嘉曾是陳水扁麾下紅極一時的「童子軍」之一,1992年大學畢業後,進入陳水扁國會辦公室擔任幕僚。他回憶說,「我畢業後,去阿扁國會辦公室當他助理,那時候才20幾歲,我們下鄉去選舉。」他稱自己最擅長打選戰,28歲以「快樂希望」為競選基調替陳打下台北市江山,不到30歲就與同樣受到器重的馬永成進入市府團隊,擔任新聞處長,創下有史以來最年輕地方政務官的紀錄。
 
不過,羅文嘉在政治生涯的幾次跌跤挫敗,也都與陳水扁有關。1997年北市拔河斷臂事件,他扛責引咎辭職、黯然下台;2005年參選台北縣長,以19萬票差距輸給國民黨提名人周錫瑋;2006年赴美談「國務機要費案」,主張陳水扁未貪污,卻因批評「南線專案」的說法很糟糕,飽受黨內同志抨擊「忘恩負義」,甚至被列為「11寇」。
 
他回憶,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台灣首度政黨輪替,他並未隨之進入總統府,反而選擇擔任文化建設委員會(後改制文化部)副主委,成為人生轉捩點。他笑說,當年自比張良,幫老闆打完天下後,放棄本來應有的高官厚祿,轉而雲遊四海,「我刻意選擇一個離政治比較遠、可以自己做一些事情的部會,單純地只想要遠離政治的核心,遠離政治的風暴,只想在文化領域做我覺得有意義的事情,可是當時我不知道,這還是大政治裡的一部分,人家看我還是用以前的角度在看。」隔年他辭去文建會副主委一職,參選台北市北區立委並當選。
 
2005年競選台北縣長失利後,羅文嘉在美國波士頓大學演講,席間批評陳水扁,「然後開始就引來所有的圍剿,大家覺得我背叛陳水扁,老長官也覺得被背叛。」不過他說,「從幫他(陳水扁)工作的第一天開始,我就清楚,我幫你工作不是建立在傳統封建的『君臣』關係,而是站在共同的理想跟目標下,」這份熱血並非單純的僱傭關係,而是他寄望陳能成為自己理想世界的代表,「這是那個年代我們會投入這洪流的原因。」
 
2008年初陳水扁卸下黨主席一職,他與阿扁最後一次在凱達格蘭基金會辦公室會面,這一別就是11年。「有天我跟小馬(馬永成)去看他,我大概記得要離開的時候,他(陳水扁)講了一段話,我記得比較深刻。」羅文嘉說,後來回想起來,當時陳水扁說這段話的原因,可能是已經預見未來的狀況,想解釋事情不是他們想像的這樣,不過不能講太清楚,所以談得很隱晦,「因為他自己知道接下來會爆發什麼樣的事情,可能希望得到老幹部的諒解」。
 
羅文嘉直言,外界認為自己幫陳水扁工作,得做到「忠誠」,不過「我還是不會改變,因為我知道我沒有做對不起他(陳水扁)的事,只是講了一些事後證明也是事實的話而已。」但這讓兩人漸行漸遠,「隔了11年才終於又碰面,要怎麼說呢?握手言和嗎?好像也不是」。他說,「(扁案)有些部分我當然能夠了解。我認為我有諒解,但那個諒解是建立在,我認為陳水扁是某種悲劇型的政治人物,那種悲劇是他既有幸運的一面,也有悲劇的一部分,我認為這都是結構形成的。」

46歲選擇歸隱山林 種田、開書店、陪孩子
 
2011年羅文嘉投入台北士林、大同區立委初選,卻敗給前綠委姚文智、鎩羽而歸,自始淡出政壇。羅坦言,「那次初選落敗,對我來說是有訝異」,同時也感受到政治環境與過去不太相同,操作的形式也超出過去自己熟悉的範圍,「我覺得如果是這樣,這就表示我不適合(繼續留在政治圈)」。

46歲那年,羅文嘉買下水牛書店後,便選擇轉身歸隱山林,淡出政治圈。他說,決定開始種田、開書店、開辦英文班、打擊樂班、做出版,這些事都是自己原本就想嘗試的。他說,「11年我多了很多事情可以做,其實也蠻忙的,只是忙的重點不太一樣,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陪我的孩子。」但他也坦言,「其實一開始也會懷疑:我就是想要離開政治嗎?可是你到後來會越來越篤定:對,你離開了,然後你越來越不想回去了,也確定自己沒有打算再回去。」到了今年1月被卓榮泰說服,決定接棒秘書長,對自己來說是個蠻意外、快速的一個轉折,轉眼已經過了10個多月了。
 
「我覺得在政治這座場域裡面,我很多戲都演完了,從年輕的助理,到一個被認為有未來性的政治新秀,到一個人人喊打的政治人物,到歸隱,再到重新復出,」羅文嘉笑說,自己經歷近10年全然歸零,讓他做很多判斷,都與尋常政治人物很不一樣。他形容一般政治人物分為三類:第一類是拼命往上爬,只要有機會就不會放棄攻頂;第二類是自知自己爬不了那麼高,可是會堅持守住一個既有的位置;第三類是曾經遭遇挫折,但會用盡全力想辦法「攪」(台語)、在政治圈生存下去。
 
民進黨經歷去年1124大敗後,卓榮泰在年初邀約擔任黨秘書長。羅文嘉說,「很多朋友勸我不要回去!」有朋友告訴他,不應該答應,「你(羅文嘉)改變不了啊,還會弄的自己一身臭,這幾年你好不容易離開了那座大糞坑,為什麼又要跳下去?跳下去也改變不了它(政治圈)是一個糞坑的事實。」羅文嘉幾經思索,淡淡地說了一句,當時民進黨勝選的機會微乎其微,倘若現在沒有嘗試而選擇放棄,如果未來選舉結果不好,到時候一定會後悔。

遠離糞坑又跳回去 被稱最愛放砲秘書長
 
今年1月3日,卓榮泰正式宣布由羅文嘉接下民進黨祕書長一職,昔日陳水扁身邊最重要的軍師,重回政壇。他原本是抱持著打選戰的心情而來,未料接踵而至的黨內總統初選、派系爭鬥、黨部用人人事,加上他心直口快的個性,多次與黨內派系發生衝突,被暗指「有史以來最愛放砲的秘書長」。他不諱言,「這個位子(黨秘書長)是不討好的啊,當時幾乎是在最低迷、最不被看好的狀態下接這個工作,這個工作很難做」,其實他也曾後悔過,但後悔也沒有用,因為必須把這趟路走完,就像游泳一樣,他已經跳到海裡頭了,現在繞回去,反而離岸更遠。
 
難道曾經想要繞回去岸邊?羅文嘉停頓了一秒,緩緩地說,「我非常多次…其實想要放棄。」他坦言,處理總統初選,包括黨內的派系生態,跟他以往熟悉的民進黨大不相同,過去民進黨是個理念型、運動型的政黨,早期成員都是反國民黨出身,本質上會有點相像,但隨著一次次執政、嚐到權力的滋味後,民進黨逐漸變得「世俗化」,組成變更多元,各種人、想法、利益都有,「不見得所有人的初衷都跟你一樣,也不見得所有人的目標都跟你一樣,也不能說想法理念都一致」。
 
「畢竟我離開這麼久了,而且這段時間,我根本沒有做任何政治力量的累積和經營!」羅文嘉說,「政治是強調實力的,政治不是講說理念正確、正當,你就有影響力」,除了面對黨內生態,還要面對外界攻防廝殺,甚至友黨也會跟友黨之間合作衝突競爭、資源分配的問題。但他強調,黨的整體目標及步伐還是要撐住台灣往前進,守住台灣現有的民主及經濟果實,「必須要有個政黨像園丁一樣照顧這個果園,這個果實才會被珍惜」。
 
對於英系質疑民進黨總統初選過程偏袒行政院前院長賴清德,但羅文嘉認為,賴清德只是要一個原有的制度跟規則,卓榮泰和他認為這部分不能變,「但最後我們還是變了、做了讓步了,如果是完全不肯讓步的話,結果也不會是這樣子」。他說,現在回頭看來,他與卓榮泰基本上做對了,達到「民進黨不要輸」的目標,如果不牴觸這個初衷,照這樣走就不會錯,「2020選完之後你再來看,會發現我們在哪些選擇點,做哪些判斷,如果我們當時不做這樣的選擇跟判斷,後面的結果就不會是那樣」。
 
羅文嘉也說,接任秘書長後有幾度感到很累、很想離開,也是因為這種視角,讓自己無法像年輕的時候,有全然為理想燃燒的那種快感,「現在只會覺得,你只是撐住,基於某種使命感撐住而已。」置身政治圈想做的,早已不是想著如何往上爬,或者是為下一步做考慮,而是想擔綱「橋」的角色,培養下一個世代,讓年輕人能夠跨過這座橋,順利通往下個世紀、下個時代。他說,「我會老、我們這個世代會老」,所以要有人接下這個的工作,所以要培養下個世代的年輕人,讓他們有能力接下保護台灣的工作,「這樣才能保護我的兒子」。
 
他吐實,自己不是為了民進黨、蔡英文或卓榮泰,才回來接這份工作,而是因為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能夠呼吸自由的空氣,所以選擇回來,「因為我看到這個國家的危機,如果民進黨沒有辦法撐下去,也許現在已經習慣的民主將會失去。1124後我感受到強烈的『亡國感』,但當時多數民眾仍無感,是香港後來發生一連串事件,才體會到這種亡國感」。
 
談及一雙兒女,羅文嘉露出慈父般地笑容說,「帶這兩個孩子大概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驚奇,比政治的起伏還有變化,其實是更戲劇性」,「我跟太太(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要有小孩,可是事情就來了、我們就面對了,然後就做了很多選擇」。
 
今年準備申請大學的女兒,也曾跟著爸爸到民進黨初選電視辯論會上,擔任一日攝影師,羅也將照片放上臉書,並頗為欣慰地表示:「厲害的攝影者,會捕捉那瞬間神韻。」回家後女兒嘰哩呱啦地主動向他聊起政治,才發現年僅18歲的女兒,懂的比自己還多。
 
現在上小學四年級的小兒子,常在民進黨開記者會時,舉著一支小小的黨旗揮舞,或在記者群間穿梭,好奇地看大家都寫了些什麼。不過羅文嘉最放心不下的也是他的功課,話及至此他立刻拿出手機碎念,「我兒子喜歡玩,功課爛到爆,今天老師還傳Line說他功課不做,都偷偷藏起來,不願意寫課堂作業,可是口頭回答時又很積極」。
 
老婆只容忍回鍋政治1年 選後要好好陪兒子

「我覺得我這個(政治)戲,已經演得很戲劇性了,已經算精彩了,我覺得ok了,應該到其他的場域!」他說,最近幾年決定應該把父親這個角色做好,明年應該考慮讓兒子換成自己來帶,好好陪兒子1年,這樣可能對他的幫助比較大,且太太劉昭儀也說只會花1年「容忍自己」,現在距離大選僅剩2個月,時間差不多,已經快走完這段路程了。
 
昔日在街頭衝撞、搞黨外運動被稱作「街頭小霸王」的羅文嘉,如今已在籌劃明年初「第二次謝幕」,不過他的內心裡還是住著當年憤青,「現在有比較穩重了嗎?也沒有啊,他們還是覺得我很衝啊!覺得我是憤青一個啊,覺得我是一個有史以來最愛放砲的秘書長啊。」

羅文嘉笑稱,自己仍然留著憤青的血液,只是多了一番歲月歷練後,有些現實咬過的痕跡跟傷痕,「所以有些東西會稍微提醒自己一下,可是好像改變不了血液裡頭的某些東西,你自己心裡知道,就會忍下來,常常忍、常常忍,有時候就會忍不住啊!」於是就會爆發,跟人產生衝突。他說,「我也不覺得自己一定這麼適合政治環境,其實我知道,我自己有些能力蠻適合政治工作,可是我也知道,我有些個性很不適合政治工作。」(呂晏慈/台北報導)
  
羅文嘉小檔案

年齡:53歲
學歷:台大政治系畢業
經歷:陳水扁國會助理、台北市新聞處長、文建會副主委、立法委員、客委會主委、水牛出版社社長
現職:與妻子劉昭儀育有一子一女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發稿時間:0005 
更新時間:0936(新增小檔案)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蘋果人物】蹲茅坑跌入侏羅紀世界 設計師奇遇恐龍「撿到槍」
【微視蘋】奶奶被批鬥、她當紅衛兵 今卻揭中共操弄反送中真相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連戰邀「英雄宴」為韓國瑜造勢 馬吳朱合體現身大團結
卓榮泰陪郭國文拜票 「現在不會再看到韓流」

46歲那年,羅文嘉買下水牛書店後,便選擇轉身歸隱山林,淡出政治圈。田裕華攝
46歲那年,羅文嘉買下水牛書店後,便選擇轉身歸隱山林,淡出政治圈。田裕華攝

羅文嘉笑稱,自己仍然留著憤青的血液,只是多了一番歲月歷練後,有些現實咬過的痕跡跟傷痕。田裕華攝
羅文嘉笑稱,自己仍然留著憤青的血液,只是多了一番歲月歷練後,有些現實咬過的痕跡跟傷痕。田裕華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微視蘋》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