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轉角】他們也要性 手天使救贖重障者人慾

出版時間:2019/11/10 18:25

【新增黃智堅小檔案】
「我發現一般社會大眾在看待障礙者的情慾的時候,是帶著歧視的。他們會說你都已經殘缺了,你怎麼可能還會有慾望呢。大家把我們當成一個活的死人。」眼前這個坐在電動輪椅上的男人,露出無奈的笑容訴說著身障者所遇到的困境。

他就是手天使的創辦人黃智堅,現年55歲,本身是一位廣播電台的錄音師。在寮國出生,剛學會走路的三個月後,就遇上小兒麻痺大流行,從此不良於行。12歲時中南半島淪陷,黃智堅便跟著家人逃難到台灣。

進入青春期之後,男孩子們都會對性感到好奇。每次下課的時候,班上的男生們都會聚在一起,興奮的聊著色色的話題。看到同學們聊得那麼開心,黃智堅也想加入。但只要他一靠近,大家馬上就轉移話題,不願意再繼續。

後來有一個比較要好的同學才告訴他說「因為你是殘障,你不會有性的慾望,我們怕傷害到你,所以才不跟你聊。」這時候黃智堅才了解到,原來同學們都以為殘障的他並沒有性需求。而身體上的殘缺,也讓他沒有自信去像一般人一樣談戀愛。壓抑的情慾只能靠自己的雙手來解決。

到了29歲那年,他發現自己好像愛上了一個同性的好友。但那個時候關於同性戀的訊息並不多。為了確定自己的性向,黃智堅找了性工作者來測試。他想用身體最自然的反應與心理的感受,來確定自己是不是同性戀。

回想起那天離開現場時的心情,黃智堅說「我用5000塊就可以確定我是個gay,其實蠻高興的。有好多不敢出櫃的同志,或者不能認同自己的同志,始終在那邊掙扎,可是我在那當下用5000塊就解決了。」

剛好那時黃智堅也因為在廣播電台工作,而接觸到越來越多的同志團體,認識更多的同志,對自己的性傾向更了解。還結識了現在的男朋友,擁有了愉悅的性愛,美好而穩定的兩人關係。

之後在與同志團體的聚會中,黃智堅發現有一些重度身障的同志,他們的雙手是沒有功能的,根本不可能排解自己的慾望。但那時候黃智堅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幫助他們。

直到2013年時,有一個朋友突然跟黃智堅說「Vincent 你好自私喔,你有男朋友了,你的性愛也得到滿足了,結果你只顧自己的享受,你不管其他殘障同志的需求。」他向黃智堅提議,一起來為殘障同志打手槍,為障礙者的性權盡一份心力。

聽到這個想法,黃智堅一開始並不想答應。他認為社會上對同志族群最大的歧視就是來自於性,如果今天還要把殘障者的性扛在同志的身上,那太可怕了。沒想到對方卻說了一句讓他無法拒絕的話「同志族群被性污名化太多了,多到這一件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們就做吧。」

就這樣黃智堅與友人找來了五六個男同志,組成了手天使來幫殘障同志打手槍,為殘障者的性權盡一份心力。剛開始服務的對象只限定在殘障的男同志身上。但後來隨著越來越多不同性向的志工,像是女同志以及異性戀的男生與女生的加入,手天使服務的對象也漸漸擴大到異性戀的障礙者。

要進行手天使的服務時,黃智堅會先與受服務者聊天,放鬆彼此的心情。行政義工則趁這時候佈置場地,製造氛圍,放上香精、潤滑液與保險套等物品,再幫受服者移動到等一下要進行的場所。準備就緒後,黃智堅與行政義工先行離開,讓負責服務的性義工進來。

而因為手天使並不是一個立案的組織,所以沒有固定的辦公室。因此沒辦法也不會對每個性義工教授如何幫障礙者打手槍,最多只有在租場地開會時互相交流討論。所以每一個性義工都會用自己的方式去進行服務。

像其中的一位性義工奶姬,原本是性工作者,後來改在情趣用品公司工作。她喜歡跟受服務者玩真心話大冒險。她會跟受服務者說「你講一個秘密跟性愛有關的秘密,我就脫掉一件衣服。」用這樣的方式來為重障者服務。出過四次任務之後,奶姬注意到原來身障者並不像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中,中了定身咒的人一樣,動都不能動。在為他們愛撫時,還是會有明顯的性反應。這個發現讓奶姬更加認真的去觀察障礙者的感受,也讓她覺得自己以前在特種行業學到的技能,可以在這裡得到發揮,能夠對社會有所貢獻。

黃智堅回憶起手天使成立之後,就不斷的遭受到來自各方面的攻擊。像是網路上的酸言酸語,還有宗教界的反同團體等。他們會批評他成立一個淫亂的組織,污衊他是在玩弄殘障者的身體。每每講到這邊,黃智堅總會忍不住想罵髒話。

但手天使遇到的困境不止如此。因為手天使的服務從不向申請者收取任何費用,所以在每次出任務的時候,交通與場地費用都要黃智堅與義工們自掏腰包。要是受服務者因為感謝他們的付出而想要請吃蛋糕或付錢,黃智堅也會拒絕。這是因為即使只收取一塊錢,黃智堅認為警方也可能會羅織罪名,說手天使是一個性交易的媒介。

因此為了讓社會大眾更了解障礙者所遇到的困境,黃智堅與手天使的夥伴們在2018年的時候舉辦了障礙者需要性的遊行。希望透過這個方式讓政府與民眾重視身障者的性權。

成立手天使這六年來,黃智堅說他在這裡看到人性美麗的那一面。有一些前性工作者變成手天使的性義工,無怨無悔不求回報的付出。以及看到一些障礙朋友,像是手天使第一個案例Steven。在服務他之前,他沒有談過一次戀愛,也沒有享受過性愛的愉悅。在透過手天使性義工的服務,經歷過像一般人一樣的性愉悅之後,變得有勇氣去嘗試新的生活,去談感情去追人。每每想到這些,黃智堅的內心就充滿了喜悅。

黃智堅說29歲那年是他人生的轉捩點。成為同志以來,他的性一直是被攻擊的對象。但也因為這些歧視的言語,讓他更認清了性的本質,讓他在成立手天使時不會對性感到害怕。他覺得性就像是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天的生活裡面,最基本的一個需求,就像是吃飯一樣。他更說「我對這性的東西已經了解,而且我可以去接受它,我認為性愛也是美好的。也懂了怎麼透過性去保護自己,然後也真正的讓我知道,怎麼去追求屬於我的性。」(梁建裕/台北報導)

黃智堅小檔案
年齡:55歲
出生地:寮國
學歷:喬治高職
職業:錄音師、廣播主持
經歷:
1963年出生三個月後感染小兒麻痺
1975年逃難到台灣,就讀廣慈博愛院
1992年接受自己是殘障,同一年發現自己是同志
2003年參加台灣第一次同志遊行
2008年成立殘酷兒殘障同志團體加入遊行
2013年成立手天使
2018年舉辦台灣第一次殘障者需要性遊行

黃智堅是一位小兒麻痺患者同時也是同性戀者,他說重障者也有七情六慾,但沒有辦法像一般人一樣自行解決,所以在2013年與好友一同創立手天使為身障者的性權發聲。梁建裕攝
黃智堅是一位小兒麻痺患者同時也是同性戀者,他說重障者也有七情六慾,但沒有辦法像一般人一樣自行解決,所以在2013年與好友一同創立手天使為身障者的性權發聲。梁建裕攝

手天使創辦人黃智堅發現有許多殘障朋友困在自己的慾望當中,只靠手天使的力量是不夠的,他希望政府能夠將其納入長照的一環。梁建裕攝
手天使創辦人黃智堅發現有許多殘障朋友困在自己的慾望當中,只靠手天使的力量是不夠的,他希望政府能夠將其納入長照的一環。梁建裕攝

今年55歲黃智堅本身的工作是在電台裡面擔任錄音師,利用工作的空擋主持手天使並參與社會運動。梁建裕攝
今年55歲黃智堅本身的工作是在電台裡面擔任錄音師,利用工作的空擋主持手天使並參與社會運動。梁建裕攝

黃智堅在29歲之前因為殘障的身份,不敢去為自己的慾望尋找出口。沈君帆攝
黃智堅在29歲之前因為殘障的身份,不敢去為自己的慾望尋找出口。沈君帆攝

發現自己同志的身份之後,黃智堅積極的參與同志運動,也找到人生的伴侶,擁有美好的兩人關係。梁建裕攝
發現自己同志的身份之後,黃智堅積極的參與同志運動,也找到人生的伴侶,擁有美好的兩人關係。梁建裕攝

手天使純屬義工性質,它的服務不收一毛錢,目前共有34位成員,左為手天使創辦人黃智堅,中為性義工奶姬,右為行政義工浩浩。梁建裕攝
手天使純屬義工性質,它的服務不收一毛錢,目前共有34位成員,左為手天使創辦人黃智堅,中為性義工奶姬,右為行政義工浩浩。梁建裕攝

手天使透過幫身障者打手槍或自慰的方式,來為障礙者的性權發聲。梁建裕攝
手天使透過幫身障者打手槍或自慰的方式,來為障礙者的性權發聲。梁建裕攝

行政義工浩浩在出任務時,要負責佈置房間與幫助受服務者就位。梁建裕攝
行政義工浩浩在出任務時,要負責佈置房間與幫助受服務者就位。梁建裕攝

性義工奶姬說手天使並沒有打算把所有的手槍打下來,她希望政府能夠重視身障者的性權。梁建裕攝
性義工奶姬說手天使並沒有打算把所有的手槍打下來,她希望政府能夠重視身障者的性權。梁建裕攝

手天使成立之初就受到許多來自宗教與網路酸民的攻擊,這些都要靠義工們努力克服。沈君帆攝
手天使成立之初就受到許多來自宗教與網路酸民的攻擊,這些都要靠義工們努力克服。沈君帆攝

為了讓社會大眾知道障礙者的情慾問題,黃智堅與手天使的夥伴們在去年舉辦「障礙者需要性遊行」。方萬民攝
為了讓社會大眾知道障礙者的情慾問題,黃智堅與手天使的夥伴們在去年舉辦「障礙者需要性遊行」。方萬民攝

為了讓社會大眾知道障礙者的情慾問題,黃智堅與手天使的夥伴們在去年舉辦「障礙者需要性遊行」。方萬民攝
為了讓社會大眾知道障礙者的情慾問題,黃智堅與手天使的夥伴們在去年舉辦「障礙者需要性遊行」。方萬民攝

這六年來黃智堅透過手天使看到人性美好的一面,也更了解性的本質,更知道如何追求屬於自己的性。梁建裕攝
這六年來黃智堅透過手天使看到人性美好的一面,也更了解性的本質,更知道如何追求屬於自己的性。梁建裕攝

1975年中南半島淪陷之後,黃智堅(左一)與家人逃難到台灣來。黃智堅提供
1975年中南半島淪陷之後,黃智堅(左一)與家人逃難到台灣來。黃智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微視蘋》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