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找樹的人」爬上逾70公尺巨木 徐嘉君搏命紀錄台灣之美

出版時間:2019/11/29 09:45

「群樹如表示大地的願望似的, 踮起腳來向天空窺望。」印度詩人泰戈爾這麼說。但是蒼鬱向天的巨木,再怎麼墊起腳尖,高度總還是有極限。「找樹的人」徐嘉君發現,台灣最挺拔的台灣杉,最高似乎只能長到70公尺左右。她不斷尋找最高的樹,發起「台灣巨木地圖計畫」,同時也記錄台灣原始山林的樣貌,讓國內、國際都認識,原來台灣這麼美。「我希望貢獻自己所長,也讓大家知道,這座島嶼有這麼多值得用心維護的理由。」
 
「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台灣的樹最高能長多高?」徐嘉君走遍台灣深山,她在宜蘭棲蘭山區找到台灣杉三姐妹,大姐樹高69公尺,2017年她還帶著澳洲攝影團隊重返,拍下等身照,印成海報販售,當作保育山林的基金,一千張海報才上線4小時,就銷售一空。今年九月底,她又在大雪山區南坑溪上游,找到迄今尋獲最高的台灣杉,樹高72.9公尺,讓整個團隊都雀躍不已。「今年的目標是先找到突破75公尺的樹,未來希望有機會突破80公尺,如果真的都只有在70公尺左右,也是個(科學上的)發現。」
 
徐嘉君現在在農委會林業試驗所擔任助理研究員,不過她其實一開始念的是工業設計,考上碩士才步入植物研究的正軌。她在那時候愛上附生植物,也就是長在樹上、沒有接觸過土壤的植物。為了近距離觀察附生植物,她很常到福山植物園爬樹,但當時爬的樹,頂多20公尺高。念博士班時,她碰上九二一大地震,試驗地被震垮,她的研究被迫中斷,她只好先考公務員,接著「半『公』半讀」,拿到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博士學位。
 
隨著尋找附生植物的過程,她也漸漸迷戀上台灣杉。台灣杉是東亞最高的樹種,也是植物學界,唯一以「台灣」當屬名的植物,在地球上存在超過億年,有活化石稱號,魯凱族還幫它取了超夢幻的名字,「撞到月亮的樹」,筆直插向天空,好像可以直接跟月亮打招呼。徐嘉君說,尤其它那挺拔孤高於稜線的身影,叫人很難忽視,「怎麼會有這麼有個性的樹啊?」
 
2014年,徐嘉君拿到博士學位,在國際研討會上常會遇到外國學者,分享各國樹冠層的研究成果。徐嘉君想起,很久以前聽同事說過,棲蘭山區有三棵並肩生長的台灣杉,遺世而獨立,山友稱她們是「三姐妹」,後來林道斷了,已很少人能再到現場一親芳澤。她組隊兩次,第一次時間不夠,沒機會攀登,一個月後捲土重來,策畫了一次裝備齊全的探勘行動,終於登上樹冠層,這也是徐嘉君的野樹探勘小隊,攀登的第一株超過60公尺台灣杉。
 
到了2017年,棲蘭山區170林道修復,徐嘉君還帶著澳洲團隊The Tree Projects,來台拍攝「棲蘭三姐妹」。她協助動員30多名志工,一行人攜帶數十公斤重的器材,包含長度超過一公里的繩索,歷時17天在野外拍攝。拍攝巨木的等身照,要架設軌道,相機沿著樹身慢慢升高,澳洲團隊合計拍了1200張照片,結束拍攝後,再花了3周,挑選出43張照片合成一張完整的巨木肖像。「棲蘭三姐妹」修長的身形,如實呈現在眾人眼前。
 
照片出爐後,長期與徐嘉君合作的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取得「Tree-Project」拍攝團隊授權,同意運用等身照製作成海報,只要捐款並支持環境新聞報導,就能獲贈海報一張。環資本來打算一年內慢慢發送,結果消息曝光才4小時,當天凌晨12點就全部賣光,大受歡迎。
 
除此之外,2016年徐嘉君的野樹探勘小隊,遠征高雄大小鬼湖區域的本野山,尋找台灣面積最大的台灣杉原生林。大小鬼湖是魯凱族的聖地,傳說中居住在鬼湖的百步蛇王「阿達里歐」,愛上了魯凱族的巴冷公主,但人蛇戀卻遭部落長老反對,蛇王最後用「七彩琉璃珠」當聘禮,順利迎娶巴冷公主,兩人投入小鬼湖後,從此未再現身。
 
正因大小鬼湖與本野山區神聖不可侵犯,這裡保留了最原始的樹林。他們長途跋涉四天才抵達,深深被眼前的巨木群震攝,每棵樹看起來都很高,最後開始隨意爬樹,結果爬的第二顆台灣杉,就破了70公尺高的紀錄,達71.1公尺。
 
隔年,徐嘉君團隊在南投丹大林道丹詩瀑布附近,找到同樣是台灣杉「丹詩神木」,樹高71.9公尺。今年9月,米塔颱風襲台,不過她們很幸運,趁暴風雨來襲前,就在台中大雪山區南坑溪上游,找到了南坑溪神木,一樣是台灣杉,樹高72.9公尺,再創新高。這三棵也是到目前為止,台灣唯三有正式紀錄,超過70公尺的台灣杉。
 
70公尺,大概就是20幾層樓的高度。「為什麼堅持是要找最高的樹,而不是最胖的樹、或是最老的樹?」我問徐嘉君。她笑說,樹的年齡只能估算,「說它多老都是騙人的啦!」要知道樹的年齡,要不就是砍掉看年輪,要不就是鑽孔測量,但千年以上的樹,幾乎都是中空,無法準確計算出年齡。樹高,則是團隊親身爬上樹,使用科學方法測量而得的數字,精準、確實。這是她堅持的科學研究精神。
 
至於樹圍,她還是會與團隊成員環抱測量,不過她覺得這是大家都做得到的事,「我就不用特別去做了。」可是爬樹不累嗎?她坦言,有時候為了在樹上測量,一掛就是7、8個小時,「科學研究本來就很枯燥啊!」
 
從2014年迄今5年多,徐嘉君爬過約40棵巨木,她也漸漸摸索出一套SOP。找樹最首要的就是知道地點在哪,過去通常只能靠巡山員、原住民,或是退休的林班伐木工,彼此之間口耳相傳,甚至仰賴他們模糊的記憶片段。但這樣宛如大海撈針,後來徐嘉君開始跟成大測量及空間資訊學系教授王驥魁團隊合作,透過高空的「空載光達」拍攝,找出可能超過70公尺的巨木。
 
光達掃出的點雲圖,能呈現地形的立體剖面,包括當地座標、坡度、樹高、樹形,都一清二楚。徐嘉君從中鎖定有機會超過70公尺的巨木,組隊出動任務。但是接下來就要面臨第二道難題:到得了嗎?有些地點,根本沒有路,也只能靠自己徒步探詢。走得到都還好,她們還曾遇過長在斷崖邊的樹,坡度超過40度,連站立都有難度,若是這樣也只能放棄。
 
前兩道關卡都克服之後,就是實際的爬樹了。團隊裡面會有膽識最高、體能最強、技巧最好的攻擊手,畢竟在地面往上看,一望無際的樹頂會有什麼風險,誰也說不準。攻擊手必須有能力應付一切,例如繩子纏繞、樹枝斷裂等突發狀況。

排第一棒爬樹的攻擊手,會用空氣槍,先把釣魚線往樹上射,射越高越好,但也不能太高,以免細小樹枝承受不住繩索重量。再把尼龍繩接在釣魚線上往上拉,架好主繩,其他人陸續拉著主繩往上爬。
 
「爬樹不是靠蠻力,是靠協調性,所以沒有性別限制,女生不見得比較吃虧。」徐嘉君說。而且爬樹更重要的是細心,有一定的步驟,馬虎不得。沿著主繩爬上主幹後,要再跨越到其他橫生的旁枝,就要靠自己想辦法丟繩、架繩、確保。在高空尤其怕東西掉落,每一種器材,如尺、紙、筆,甚至手機,都要再用防墜繩繫緊,當然更要防自己的摔落。
 
小心翼翼爬到最高點後,徐嘉君或是團隊的攻擊手,會將皮尺往下垂。這是國際測量樹高的標準做法。他們想過用雷射測距儀,但若樹冠層太密,雷射射不到樹頂,也無法測量。近來流行帶空拍機進山林,空拍機也可以協助測量高度,但山區訊號不穩、氣流不定,空拍機很容易墜機。

她說,還是皮尺測量最便利,「只要小心下垂時不要纏繞就好。」不過用皮尺測量,在沒有垂到底之前,都不會知道能不能破紀錄,例如找大雪山的南坑溪神木那次,「最後破紀錄了,72.9公尺,大家都很高興。」

「找樹、爬樹、量樹,對我來說都是一種探險,我很喜歡這樣的過程。」而且徐嘉君更想為巨木研究留下紀錄。「我還想知道的是,台灣的大樹都在哪裡?跟台灣的地形環境、氣候條件、過去林業史,有什麼相關性?到底最高的樹有多高?這些都沒有留下紀錄,或只是過去以訛傳訛,我既然是科學家,當然希望有系統紀錄這些知識,繼續傳承下去,未來的山林研究,就不用再從頭開始,不要再被謠言誤導。」
 
她把找過的樹,包括地點、座標、樹高,都記錄下來,例如棲蘭三姐妹,過去大家都不知道確切地點,「但我現在可以很明確告訴你,在林道11.2公里處!」徐嘉君很得意地說。
 
今年,她發起台灣巨木地圖計畫,不只台灣杉,也想找看看其他樹木最高的極限。她也在臉書成立「找樹的人」粉絲專頁,把找樹團隊辛苦的探勘過程、台灣山林之美,一一呈現在國人面前。她希望在兩年內能搜索完全台灣山區,也希望開發APP,所有山友可以協助找樹,即時記錄座標,方便其他人追尋。

「我覺得找樹最棒的地方就是,我遇到大部分的外國人,都很驚訝台灣有森林,以為台灣只有101,跟他們說台灣有高山、有很多漂亮森林,他們都不知道,台灣在觀光這方面很失職。」她很自豪,三姐妹的等身照,已經成功行銷台灣的美麗山林。
 
「我想我再也看不到一首詩,可愛勝過一棵樹木;樹木立地仰望天,擎拳合掌祈福年;愚者如我寫詩作,樹靠老天來創作。」美國詩人基爾默這麼說。徐嘉君也說,她會一直找樹,拍照記錄,讓大家知道台灣的樹有多美,「我要繼續去發掘,這個島嶼更多未知的寶藏,值得我們珍惜的寶藏!」(何哲欣/台北報導)

徐嘉君小檔案
 
年齡:45歲
家庭狀況:已婚

學歷:
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生態及生物多樣性博士
荷蘭萊登大學生物多樣性碩士
台大植物學研究所碩士
成大工業設計系
 
經歷:
農委會林務局技士
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助理研究員(現職)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發稿時間:0010
更新時間:1625(新增小檔案)

徐嘉君熱愛樹冠層研究,希望能找到台灣最高的樹。徐嘉君提供
徐嘉君熱愛樹冠層研究,希望能找到台灣最高的樹。徐嘉君提供

為了找樹,爬到60、70公尺高的樹上是家常便飯。徐嘉君提供
為了找樹,爬到60、70公尺高的樹上是家常便飯。徐嘉君提供

徐嘉君現為林試所助理研究員。莊宗達攝
徐嘉君現為林試所助理研究員。莊宗達攝

澳洲攝影團隊來台拍攝「棲蘭三姐妹」。台灣環境資源協會提供
澳洲攝影團隊來台拍攝「棲蘭三姐妹」。台灣環境資源協會提供

徐嘉君說,爬樹不靠蠻力,靠的是協調性與技巧。徐嘉君提供
徐嘉君說,爬樹不靠蠻力,靠的是協調性與技巧。徐嘉君提供

爬樹最好的夥伴通常擔任攻擊手。徐嘉君提供
爬樹最好的夥伴通常擔任攻擊手。徐嘉君提供

爬樹過程相當驚險,在樹上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徐嘉君提供
爬樹過程相當驚險,在樹上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徐嘉君提供

徐嘉君希望記錄台灣巨木的詳細資料。徐嘉君提供
徐嘉君希望記錄台灣巨木的詳細資料。徐嘉君提供

徐嘉君與優秀的爬樹團隊。徐嘉君提供
徐嘉君與優秀的爬樹團隊。徐嘉君提供

爬上樹還要想辦法測量、紀錄。徐嘉君提供
爬上樹還要想辦法測量、紀錄。徐嘉君提供

在樹林間穿梭,相當驚險。徐嘉君提供
在樹林間穿梭,相當驚險。徐嘉君提供

徐嘉君與澳洲攝影團隊拍攝「棲蘭三姐妹」。徐嘉君提供
徐嘉君與澳洲攝影團隊拍攝「棲蘭三姐妹」。徐嘉君提供

爬樹要先克服懼高。徐嘉君提供
爬樹要先克服懼高。徐嘉君提供

要爬到樹的最高點才能測量。徐嘉君提供
要爬到樹的最高點才能測量。徐嘉君提供

台灣有很多美麗的山林。徐嘉君提供
台灣有很多美麗的山林。徐嘉君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微視蘋》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