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尚智:佛教徒應當「超越」多元成家爭議

出版時間:2013/12/01 09:38

我不知道週末在街頭反對「多元成家」遊行抗議的佛教團體中,領頭的幾位有名的出家法師,是否因為大多是「中年婚後出家」,才對所謂的「傳統家庭價值」會這麼眷戀、這麼激烈表態?但其實佛教的「出家」,長久以來,一直都是中國傳統文化中,至今仍然被視為「衝撞家庭價值」最力的首要來源。在中國大陸的很多地方,至今甚至比「犯罪者」的社會地位,還更受到嫌棄。
 
禪宗六袓「慧能」的出生地,位於廣東省新興縣的夏盧村。當地雖說也有唐宋之後朝廷御賜建立的國恩寺與報恩塔,但六袓慧能「呱呱墜地」的那塊老家空地,至今仍然被當地的鄰居們世世代代驚悚的圈圍隔離,空出一大片,長滿荒草。
我2004年去探訪當時,非常震驚!還特別問了在地鄰居為何如此?「出家人拋棄家庭、不生孩子、也不做勞務,這種絕子絕孫的東西,不能沾到的啊!」
 
台灣後來的佛教發展,「出家」法師當中即使只是剃頭的路邊騙子,也依然會受到偌大尊重。每回傳出有大陸客騙徒,穿袈裟在台灣的路邊托缽,每天賺個幾千甚至上萬台幣,都不是問題。明明「出家人」,在中國社會的傳統價值中被社會「普遍歧視」於社會邊緣的地位幾百年了,如今因為台灣的社會開放、文化多元,與人心善良,這才慢慢取得了社會尊重的地位。但如今,這些反對最力,只強調著「一夫一妻、天地陰陽」的法師們,率領著他們的佛教團體,大肆的宣稱「佛教界反對多元成家」,讓人看來特別「矯情」!
 
事實上,無論各種社會議題的訴求如何,佛教的經典與教義中,強調「守護眾生」的應為與不應為,不在於抽象價值的差異如何,而是「更當包容一切眾生的煩惱痛苦」的行為與初衷。特別是佛教對於出家比丘相對的嚴格戒律中,也要求至少應保持在不同立場中「默擯、不介入」的態度,如此也才是合乎佛教意旨,也才是出家人應有的行止。即使現代社會中可以在自由意志下「個人表態」不同意向,但佛教徒也絕對不應該是這種「上街搖旗吶喊」,無視於「邊緣眾生的痛苦」,而以一種「自視主流的優越感或歧視感」,去無止盡的擴大延伸解讀;定義少數人們生存與價值的基本權力的一切混淆於「性」,並且無限上綱的以「孩子的未來」去進行各種荒唐的侈言推論與人格打壓!其它宗教的教義或派系訴求無須拖論,但「出家法師」反對「多元成家」的激烈訴求與說詞,離於慈悲與智慧,實在堪稱是「違背佛陀本懷」「破壞佛教精神」的行為!更遑論是以一種「佛教界代表、佛教徒表態」的身份自居,上街搖旗吶喊!
 
「多元成家」無論贊成或反對,都可以各自表述、各自推動,與各自堅持。古今中外以來,社會價值的變遷過程中,社會群體在權力與文化結構上「強壓弱」,也都很正常。但對於那些曾經在歷史文化中的「被壓迫者」,一旦後來回過頭,反而更舉旗吶喊著去「壓制其他的邊緣者」;這樣,就實在太「矯情」了!
 
佛教界應該做的,是以更寬闊的生命意義,去包容與思維社會族群與個人價值的差異性。這尤其是「觀音」與「地藏」體系,所謂救度眾生的核心精神!
如今卻只見少數的佛教團體,在幾位法師個人的意志訴求下,以自己光著頭、燒著戒疤、披著袈裟的各種打破家庭價值的「出家」身份,卻反而口口聲稱要「悍衛家庭價值」?說穿了,這些法師幾乎都是在平時的社會活動中非常活躍,也幾乎都是經常大搞法會、募款與社會活動,尤其經常是忙碌於「宗教界友好往來關係」,而不免最終「受邀」串連上街遊行的少數團體與法師們。週末之前,這些團體的「動員」海報或通知,沒有法師們經典教理的闡釋分析。只有各種「為了動員而動員」的各種世俗用語與招攬之詞。
 
佛教徒真正應當認真凝視並思考的,是「觀音菩薩、地藏菩薩」的價值精神!遠離於此刻各種來自偏狹人心的各種混淆與爭議。佛教的原始教義中,佛陀打破社會階層與各種歧視,親近所有處於邊緣痛苦的人們,並且給予溫暖與救贖。因此,無論支不支持「多元成家」都是次要,佛教徒「超越」此項爭議的態度,應是對於在社會邊緣遭受歧視、誤解,和壓迫的所有人們,佛教徒的我們都當繼續秉持一份基本的尊重、常存一份深切的悲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