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浪島嶼:消逝的淡水原風景

出版時間:2013/12/04 10:28
淡水當地的老街被破壞殆盡,重建街是碩果僅存的老街。
淡水當地的老街被破壞殆盡,重建街是碩果僅存的老街。

12月1日,在淡水重建街上,來了許多互不相識的民眾,第二度站滿蜿蜒而下的山街,同聲吶喊保存這條淡水最美的街道,因為一項開路計畫,將會毀掉這條淡水最後的老街。
 
淡水,對於許多人的記憶是港口,但是淡水也是一座山城。因為淡水的發源,早期從淡海地區開始,清代移民進入墾殖,討海務農,形成一處處聚落,在淡水通商之後,發展才向河港擴張。從山到海的重建街,就是一條重要的交通要道,蜿蜒山徑小路,連結起山和海的生活實景,同時也沿街建構起淡水山城的原始風貌。
 
二百多年的風貌,卻在短短數十年間摧毀,許多連結山到海的街道,早已在拓寬重建下,歷史風貌消失殆盡,僅僅殘留重建街,記錄著當年的歷史,呈現淡水山城的歷史殘片。但是1968年計劃開發的道路,卻像不死的幽靈,在淡水風貌快速消逝之際,不願重新檢討,廢止修改,卻是在30年後,執意繼續拓寬,毀壞淡水最後的山城老街。
 
為了保存重建街,許多愛戀淡水的朋友,發起許多搶救行動,從文史調查到舉辦市集,都想再造老街記憶。去年中秋夜,曾經舉辦夜間提紙燈籠走訪老街的活動,走上老街石板路,穿過老屋舊門面,夜裡微明的燈,讓人會有時空跳躍的感受,仿若回到百年前有著歷史風華的老淡水。
 
但是,再多的人們的搶救心願,攔阻不了開發的工程利益,老街即將開工,歷史即將不保。
 
在淡水,歷史場景的毀壞消逝,不只重建街一件開發案。山坡上淡水小白宮附近土地,當地地主計畫進行都更案,將會蓋起26層高樓,在淡水最重要的歷史區域,讓突兀聳立的高樓,毀掉淡水山城的天際線。再加上淡江大橋興建,將讓河口夕照成為殘景,連結的河岸快速道路開發,讓水泥道路遮掩自然河岸,失去淡水海港的風貌。
 
再往河岸二側延伸,河右岸的淡海新市鎮開發,第一期徵收開發,毀掉最早淡水拓墾聚落的歷史區域,接著而來的第二期徵收開發,將會推平淡水最後的自然田園地景。在河左岸的八里,台北港的興建,推動的自由貿易區,加上開放中資買商辦、買豪宅,將會引入更多人潮,甚至形成未來的中國海灣城特區。
 
更多人潮,更多道路,更多道路,更多人潮,惡化循環的城市規劃,讓眾多的開發案,加諸在淡水地區,已經讓這個歷史小鎮,面臨巨大的破壞,除了保留下的城堡、商館等殖民建築,所有早期漢人生活的歷史區域,都將全面消失。
 
在國際,面對城市的過度發展,紛紛展開反思,開始保存城市發展之初的原風景,確保人們對於一個地區的共同記憶,那不是單棟建物的指定保存,而是一整個區域,如何彰顯原樣地理風貌的保存。原風景可能是綠意綿延的石砌河岸,可能是排列老屋的蜿蜒山街,甚至是不遮掩美麗山陵線的市鎮建築。原風景的保存,才能彰顯一地的獨特性,淡水在推動世界遺產指定的時刻,保存原風景,更是當務之急。
 
走在淡水,常常聽見「淡水暮色」的老歌,撩起許多人對淡水美好的記憶,但是看在眼裡,卻是一件件開發接踵而至,毀掉所有人的共同記憶,讓淡水不再是淡水,從迷人的歷史街區、自然田園,一翻身變成巨廈高樓、財團樂園,淡水經濟發達,歷史卻已死亡。
 
重建街,讓未曾相識的人們走上老街,那是一項何其動人的行動,自動「讚」出來的人們,不只是保存一條老街,更是保存心中對老淡水的懷念。當人們對一個地區,自發形成共同記憶,願意表達強烈感情,就是最動人的歷史堅持,展現一國人民的文化素養,再如何經濟便利,也不能毀壞珍貴文化。
 
老淡水在消逝,快速的消逝,如果再不覺醒保留,老淡水最後最美的原風景,如何告訴後世,淡水曾經是那麼的美麗!
 
 
【編按】
最即時的新聞、最銳利的評論,都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蘋果日報》即時新聞開闢名家專欄,每週刊出日期如下:
星期一:黃國昌、王丹
星期二:南方朔、楊照
星期三:漂浪島嶼、賴士葆
星期四:膝關節、楊志良
星期五:馮光遠、丁允恭
星期六:羅文嘉、柯一正
星期日:彭明輝、劉寶傑
(作者群陸續增加中)

淡水港早已失去原有風貌。
淡水港早已失去原有風貌。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