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犬咬奴貓 當公視派遣欺壓承攬

出版時間:2014/03/04 15:42

作者:素樸勛(文字工作者)

去年五月,公共電視跟我說一個月有三萬六,沒有勞健保,我當下就答應並接下了這份工作,離開了有勞保健保還有文具津貼的廣告公司。從來沒有想過,在公視第一天上工簽下的契約書,居然是份賣身契,直到離職時才再次看到這份契約書,後來我為這件事情上了電視,備受責難但也得到許多公視員工的鼓勵。

我的工作內容跟所有員工都一樣,上下班、加班,每月領薪水,主管對我指揮監督,工作內容也有競業關係,對外聯繫洽談都是代表公視,直到薪水被扣了二代健保的補充保費,我追查之下,才知道原來公視不把我當做正式員工,才首次體會到「僱傭關係」的重要。我是政治大學碩士畢業,但卻從來不會重視勞工的權益以及了解相關法規,信任公共電視的代價,讓我了解「承攬」以及「派遣」這新名詞。這位專案統籌,還要我去紀錄片工會保勞健保,以規避勞檢,「承攬」制度本無罪,但是利用承攬的名義,使員工在實質勞動內容上與一般「僱傭關係」人員相同,又無相對的保障,這就是剝削。

在九月向勞工局、勞保局檢舉沒有勞健保,勞保回我說要向勞工局確認「僱傭關係」,而勞工局便宜行事,利用公文往返輕鬆採認「承攬」契約,而無去了解實質工作內容而作勞動檢查,於是一切不了了之。我在十二月開了一場記者會,北市勞檢處一科科長魏有能表示,他沒有處理本案是因為我是「法律諮詢」。開完記者會之後,今年農曆年前勞檢出動前往公共電視做勞動檢查,公視派出律師應戰,而無辜的承攬人員在被約談之前,還被經理耳提面命了一番,公視國際部的專案統籌還把出勤表刪除,勞檢全然不知,於是粗糙的勞檢根本沒有效果,我手上握有許多證據,但這一波約談居然沒有我的份,勞檢說我的「名字」被塗消變成了A先生,但是我不是都開了記者會,而且科長都有我的聯繫方式?怎麼不積極蒐證呢?勞檢說他們也是新單位,剛改組,這也是第一次接…最後把報告送到勞動局,勞動局告訴我「他們看到公視可惡至極,很想要開罰,但是他們沒有辦法」建議我走司法管道。

經由公家機關、民意代表幫助與申訴,本案都無能為力,即使勞動部升格,對於勞檢還是便宜行事,上網搜尋,即使諸多僱傭關係的判例都直白的以「實質勞動內容」做認定,但勞檢還是執著那一紙契約。是誰對不起年輕人呢?行文至此,所有還在職的承攬,全部都沒有勞健保,而且還加班到十點,全然沒有加班費,也沒有國定假日雙倍薪水,這些正是兒童影展的策展人,而且在牛步的勞動局審定有無違法過程中,有的換約了(原本沒有犯錯為何要換約?),有的人紛紛離職。

是誰對不起年輕人?是吃人的制度還是無能的勞動部?公共電視的派遣爭議即將要落幕,但是沒有勞健保的「承攬」人員,不就是新的「派遣」黑洞嗎?最後,與您想像中的派遣不太一樣,該位每個月領五萬七的專案統籌,正是派遣人員,這樣的「高級派遣」折磨並奴役「低級承攬」人員,在編制內的員工看來,豈不是奴犬咬奴貓,真是人間慘事。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不吐不快,《蘋果日報即時新聞》新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限,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
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