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做十六歲的追隨者

出版時間:2014/03/20 00:05

前夜早睡,半夜兩點醒來,發現嘉君和小板竟然都不在家。驚嚇中撥打行動電話,沒人接。再打幾次,小板接了。我問她們在哪裡?她說在立法院參加抗議服貿協議。「誰發動的?」「不知道,也不重要啦,爸你就來嘛。」

憤怒的青年終於有史以來第一次攻佔立法院議場,整個議場已凌亂不堪。網路上不斷有人呼籲到立法院聲援。我把小女兒笳笳叫醒,問她要不要去立法院。一聽要去抗議,立刻爬起來。我邊看新聞,邊下決定,今晚要做個徹底的追隨者,跟著群眾走。

對服貿協議,我並不全然反對。自由貿易是台灣非走不可的方向,但過度傾中人民有不安,這點根源於中國對台灣的領土野心讓台灣人疑慮有關。但,這次服貿協議的過程,封閉和沒有讓在野黨和學界參與溝通,尤其對受到衝擊的產業及弱勢者欠缺全盤性處理,似乎是焦慮、不滿的主因。而馬英九不善以理服人,不善溝通,不會引領是引起憤怒的關鍵因素。為了讓服貿快速過關,他引發馬王政爭,前天又命令張慶忠以有瑕疵的手法,宣佈已完成程序,終於點燃了人民的怒火。

叫了部計程車和笳笳趕往立法院。笳笳很興奮,感謝我叫她起床,沒有讓她缺席。在家自學五年,姊妹有機會參加各種社會運動,環保、廢死、反核,支持同性戀人權,她們幾乎無役不與。
從戒嚴時代,自己領導群眾運動,深深知道置身群眾之中,每個人似乎都會變成十六歲的少年。今夜就要做十六歲的少年!

到了現場,嘉君拉我一起和群眾坐在馬路上。我本來還想偷偷躲在後面或邊緣。想到要做「追隨者」,只好隨從她坐下。今夜,領導者各個能言,指揮也簡潔明確,有些指令內行人一聽就是很能自制,不想惹事。現場幾乎全是年輕學子,應該都是網路族。自從阿拉伯的茉莉花革命,網路動員已改寫了傳統的動員方式,快速、有效、年輕、服從性高,犧牲精神強。只要議題精準,打動人心,切中時弊,網路命令一下,群眾就如飛蛾撲火而來。群眾不再屬於哪個黨,哪個軍,群眾是真正的自由軍。掌權者和運動者都不要幻想把群眾視為禁臠,據為己有,或表示不歡迎誰參加。是議題在領導群眾,不是哪個人。掌權者也必須驚覺,革命可能一夕爆發!

「警察不動,我們不動;警察動,我們也動。」終於,一陣騷擾,「警察動了,我們也動!」開始有人翻牆過鐵欄杆。小板、嘉君、笳笳爬過去了,我也半世紀第一次爬牆!爬進立法院,做了十六歲的追隨者!

約兩個小後,群眾與警方相互推擠一陣,我發現小板不見了!原來她已從梯子偷偷爬上議場二樓。我有點猶豫,最後隨著嘉君攀爬外牆進入二樓平台,爬進了議場!好個追隨者!

七點多,天亮了,知道聲援者絡繹於途,才離開。「有這樣正義感的新生代,台灣一定不會亡!」我充滿信心的告訴自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