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火燒出什麼問題

出版時間:2014/04/06 23:12

張典婉   文字工作者
 
最近因為到基隆與一些文史工作者、藝術家、社運工作者,共同參與了基隆反拆西二西三碼頭。
看見了台灣地方文化首長最不堪任與無能的一幕  當然這位局長會說他們有辦書法比賽 ,文化局科長會說他們有幾座類故事館 。
但是他們看不見基隆有一群長期耕耘的地方文史工作者 當然他們也不會重視八斗子有幾座清朝開台的第一口井,更不關心清法戰爭在基隆留下的精彩故事,老房子任憑風吹雨打,當然也不會重視基隆港碼頭有什麼重要性?是什麼歷史古蹟?
在開完基隆港埠的再生研討會,在文化部給了二百五十萬給基隆文化局,做文史調查,被議會說審查委員中學者専家太少 ,長居基隆的畫家可樂王說:他住了基隆一輩子,文化局從來不知道他住基隆、他畫過基隆碼頭,
記得當報上說基隆碼頭要被除,一些熱心的基隆文史工作者,紛紛在淒風苦雨中阻擋了土機,跳進現場,是在想想論壇寫下「基隆-台灣埃利斯港」的張之豪,還有留學西班牙的畫家王傑,當時戶外只有七度、細雨棉棉,大家心中卻是一把怒火。第三天文化部龍部長親臨現場,指示西二碼頭應保留,西三碼頭得再做調查。
 
之後的研討會,聚集了一些共 識,李欽賢教授說:這是台灣最有町情調的港口,鄭晃二教授帶著學生做了一個基隆港的模型,細數基隆碼頭空間文化,來自西班牙的鮑曉鷗教授著學生團隊在和平島做考古,一個自認台灣人的台大歷史教授也在為這座碼頭請命。(他要把考古成果送給基隆文化局,文化局不收。)
 
戴寶村教授談及大航海時代裡,基隆從宋朝開始的文獻記載,在西班牙地圖的出現,也引用了「我們不能再靠歷史而活,但是也不能沒有歷史。」提醒對基隆碼頭的再省思,從歷史到文學、藝術、音樂、電影,基隆是台灣最重要的地標之一,一週後這座碼頭巧合地發生火災。
再來回頭說說什麼樣的人適任文化局長吧?
在研討會中,我們聴到很多人提及對基隆碼頭的想像?對文化的願景?但是也聽到一個完全聽不懂文化是什麼的局長;對著大家說:基隆有文化呀!他們有辨畫展!有辦書法比賽!
這也印証了漢娜鄂蘭提出-邪惡的平庸,「最極致的邪惡,竟是平凡人所為。」用在官僚體系確是入木三分。台灣的地方文化首長,多是地方首長指派,許多文化局長淪為化妝師角色,替縣市政府辦活動,招人氣,辨比賽消化預算,再編幾本結案報告,印刷精美就是有文化。
毫無想像的文化願景,更提不出文化政策及創意的文化決策者,只能淪為盖椽皮圖章,辦活動,自我感良好的文化局長太多。
於是大家在討論基隆碼頭可以型塑的未來時,這位原本是建設局長調任的文化局長,只會回應要把基隆打造成書法之都,他也忘了基隆還有位畫畫大家小魚,還有在當代藝術館開展的吳天章,連建興、陶文岳、、等現代藝術界好手。
在辦完研討會後,在討論基隆碼頭存廢當際,碼頭燒出的一把火,燒出問題可大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