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草轉發】臺灣不可承受之重 反對「大幅開放」印刷、零售與廣告服務業

出版時間:2014/04/13 12:50

本新聞由沃草提供

為了呼籲政府正視「大幅開放」印刷/書刊批發零售和廣告等相關服務業,對於台灣言論自由與民主多元的隱憂,傳播學界發起連署,反對大幅開放廣告、印刷業和書刊發行與零售業相關業務。其中,連署發起人之一臺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特別對此撰寫說帖,針對服貿有關言論自由與民主多元的幾項關鍵問題提出回答。張錦華教授全文如下:
 
太陽花學運走出議場後,接續有三大持續推動工作,就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服貿逐條審查和公民憲政會議。同時,太陽花學運還反映一個核心警示,就是聚焦「兩岸」協議及兩岸經貿關係及兩岸關係,是程序正義、民主參與的問題;但也是實質正義,服貿涉及了臺灣民眾警覺到兩岸間的協議,必須同時兼顧臺灣的經濟發展、社會福祉及正義和「國家安全」!

一、為何「兩岸」協議引發社會大眾高度關切?與其他國自由貿易不同?

A:因為中國的市場是一個高度受政治控制的市場!

大家問,為何政府簽訂其他自由貿易協定(臺紐,臺星)卻沒有引起明顯反彈?為什麼全臺灣50萬人走上街頭,對「兩岸」的貿易協定如此在意?其實,【30秒強行過關】固然激起全民公憤,但立法院的「密室協商」,由來已久,雖時常受 到批評,但人民幾乎已視之為代議政治的無可奈何。

但是,30秒服貿協議強行過關顯示的是,這不但是一個「黑箱作業」,而且是一個「不良產品」;不但程序不正義,實質上更不正義。因為許多人警覺到這個「不良產品」已嚴重威脅到社會和國家健康,而且,如果繼續服用,將危害更大!才會引發那麼大的民間反彈 ,發出「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的呼聲。更明白的說,大家發現,中國市場背後,是對臺的政治目的,是「以經圍政」、「以經促統」 。這不是本質上反中(不是敵視中國人,或是鎖國),而是臺灣人民反專制,要民主。
 
中國「市場」政治化的知名案例:

歌星(張懸演唱會,五月天演唱會)進入中國市場,就不能表達不同意見?
「臺商」必須支持服貿?選舉時是否「必須」表態支持特定政黨?
「中國建設銀行」廣告用語,臺灣是「島內」!
批評中國的香港媒體,就被「抽廣告」,或甚至暴力威脅!

由此,我們可以了解為何資安學/業界已超過 300人連署拒絕開放第二類電信;為何藝文界已超過200人連署「中資箝制文化」!為何廣告界超過200人連署「對於任何涉及兩岸的議題,我們希望表達台灣主體性價值、一個國家的核心價值不光只有經濟」!
 
最明顯案例:《讀者文摘》為求「低價」印書,就必須接受言論審查。

英國知名質報《衛報》近日揭發: 最近發生國際知名刊物《讀者文摘》為求「低價」在中國印書(該書並未在中國銷售),即屈從中國審查,刪除書中「敏感」內容 。由此即可証明中國的印刷公司具有政治言論審查的角色,甚至對國外發行的圖書亦然。我們要請問文化部龍部長:開放印刷是否會開放中國的「審查」到臺灣呢?

二、為何危及言論自由/多元就是危及國家安全?

A:沒有言論自由多元,就沒有真實,沒有民主,臺灣就此名存實亡。
 
但正如同300位電信學者連署要求服貿不可開放第二類電信中聲明,實質上中國和臺灣仍存在敵對關係與國安風險。所以,連這些一向埋首在研究室的理工科教授,都紛紛首度站出來發出警言。在言論自由方面,我們發現了同樣的問題,因為,所有的自由民主制度(包括臺灣)必須基於多元而自由的言論環境;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真實、沒有創意、沒有權力監督、就沒有「民主」;臺灣就會名存實亡!

前車之鑑:中國壓制媒體自由與香港經驗

中國2008年之後大外宣(包括對臺統戰)的做法是在世界各地收購媒體所有權,或透過親中資本主義併購媒體;包括歐美、香港和臺灣; 對於無法收買的異議者,則出之以暴力,威脅,製造恐懼。香港經驗則是最明顯的借鑑!尤其前不久才發生的明報總編輯劉進圖,不但被迫去職,竟被當街遭到砍殺。一般認為是與其不久前報導過中共高官家族貪凟有關。香港的新聞自由因此近年來不斷跌落,已從兩千年初的「自由」國家,淪為「部份」自由國家。
 
三、兩岸交流後,中國已經逐漸影響臺灣,為何還要反對服貿?

A:這是反對「大幅開放」與影響言論自由相關的行業。

兩岸經貿協議,不僅是經濟,更是政治。如何防止中國透過經濟談判/自由市場開放,對我國言論自由環境造成系統性、結構性、 全面性及根本性的影響。有人問:現在不是已經看到中國對媒體的影響了嗎?但現在是零星的,還不是大規模的,結構性的;如果 一旦不應該開放的卻開放了,那就是大舉入侵,連成一片,成為一個整體的中國市場;也就是一個整體的中國言論控制市場。博客來的張天立即警告,對於印刷/出版/通路的產業鍊而言,一旦壟斷通路,就會全面的影響印刷及出版。
 
四、臺灣是自由多元社會,為何要怕中國進入及競爭?

A:對媒體的影響而言,這是反對黨政軍控制型態的「怪獸」型影響。

有人說,臺灣是自由多元化社會,同時WTO協議下,當然應該開放。但是,WTO是有「文化免議」的保護條款,讓各國得以維護自己的文化主體性。想想看,為了保護臺灣的言論多元環境,我們就會立法嚴格限制台灣的「黨政軍」退出媒體。我們不是自由社會嗎?為何不大方開放,讓閱聽眾自由選擇?這是因為掌控資源的政經權力具有龐大而關鍵性的權/錢影響力,會「系統性」的造成「壟斷性」的影響!前兩年臺灣社會發起大規模的「反媒體壟斷」運動,同樣的是反對過於龐大的「媒體巨獸」會壟斷性的、系統性的威脅言論自由,甚至摧毀媒體專業。但這絕對不是反對財團經營媒體,或媒體商業化。
 
中國國企的規模,無論在印刷/出版,或是作為廣告主/廣告代理的經濟實力,都「遠遠」超過臺灣現有規模數十百倍而不止。因此,政府如果「大規模、全面」的開放印刷/通路,和廣告(獨資、合資均可),其後果,會不會就是開放具有中共權貴資本主義(黨政軍勢力 )的控制影響力進入言論相關市場,隨之壟斷性的掌控臺灣的言論表達自由呢?
 
五、臺灣有「大幅」開放嗎?印刷業只有開放股權投資不超過50﹪,廣告業雖全面開放「獨資、合資」等,但未開放「廣播電視」,這樣並不會影響言論自由嗎?

A:這完全是自我感覺良好!

交通部擁有中華電信33﹪不到的股權,為何可掌控董事長人選?一家公司就只有2個股東嗎?所以那個擁有49﹪股權者,就會輸給51﹪的股權?

影響輿論的只有「廣播電視」, 報紙、雜誌就沒影響嗎?現在的媒體市場,不是早已滙流了嗎?媒體集團中,不會有「綜效」嗎?

印刷業開放股權投資不超過50﹪的上限,絕對是非常大的股權比例,業界實務人盡皆知,這30﹪通常就已經可以掌握公司經營。此外,官員說,廣告業雖全面開放「獨資、合資」等,但未開放「廣播電視」,並不會影響言論自由,更是自欺欺人!
 
未來,在言論出版及廣告等相關領域,該如何簽訂兩岸服貿協議呢?建議必須進行審慎評估,重啟談判修正條文,並真正面對每個產業實際運作(而非如文化部長以「官員」立場,跳針式的堅持「未開放出版,就不會影響出版」! ),兼顧國家安全、新聞自由、言論多元、文化自主,以鞏固我們珍視之民主制度,也是我們立國基石。否則,臺灣價值會消失,臺灣的民主自由會不見!這是臺灣不可承受之重!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