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媒會變不見嗎?

出版時間:2014/04/16 18:51

作者:孔令信(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由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先生所創辦的台灣《立報》宣告即將重整與休刊四個月,同時另一份台灣異議文化的象徵《破》週報也在毫無預警下停刊。的確是讓人感到傷心的一個發展。在當前世代交代喊聲震天之際,紙媒真的式微了嗎?同樣地在大學校園中的實習媒體陸續轉型或停發紙本改走電子報路線,顯示紙媒在現今的傳播環境中飽受壓力的困境。然而真的只能用重整與停刊來做因應對策嗎?

無疑地,《立報》與《破》週報對世新的校友與師生來說26年來最具有代表性與象徵性的重要精神承傳之二。報紙本身就是一個符碼的複製,一個時代的見證,一個信譽的象徵。從報禁解嚴後(1988年7月)《立報》即繼承了成舍我先生在1935年於上海創辦《立報》的精神,以做為大眾化為職志,全力捍衛大眾利益。當休刊消息傳出,無疑地不單只是對世新校友一個沉重的打擊,對捍衛大眾利益的同業來說何嘗不是一種沉重的感傷呢?

去年最讓人驚奇的國際媒體變化大事之一就是8月時網路書店亞馬遜CEO貝佐斯以個人名義買下有136年歷史的《華盛頓郵報》,而貝佐斯本人早在2012年宣告「紙媒會在二十年內消失」。一個預言紙媒會消失卻又買下報紙,他不是瘋了,就是另有所圖。以貝佐斯之精明計算,顯然是以後者的可能性最高。既是別有所圖,那麼這個所圖的規劃內容又是什麼?是不是紙媒的一條新出路呢?

我們注意到亞馬遜的電子書閱讀器Kindle,它是虛擬網路世界、電子商務的重要載具與交流平台,第二代的Kindle也做了更多改造與功能的增加。若是再結合華郵斐聲國際的新聞內容,還有華郵的固定訂戶,這些明顯地會使閱讀者有新的選擇。一旦客戶習慣在Kindle上閱讀新聞或訂閱電子書,不到十年後,這個閱讀新世代成形,也成為社會的中堅分子,屆時就可減少對紙張與印刷的依賴,紙媒就有可能功成身退。

更值得注意的還是318太陽花學運,學生在新媒體與網路上串聯,不但直播議場現況,更結合社群媒體進行更多的號召,不但搶到話語權更主動吸引更多學子的熱度相挺、輪流排班、更成就了330大遊行洪流,一時間傳統媒體完全陷入被動狀態,苦苦在後追趕。新媒體以夾腳拖加上iPad輕便地從網路直播向全球各地,相較之下電視台的SNG的現場轉播就顯得格外笨重與反應遲頓。學運已創造出一種新的新聞傳播模式。

面對新科技與新潮流,以不變去應萬變,顯然是不通的。可是一直在跟著變也不是辦法。新聞的核心價值還是內容,內容的真確與信實才是媒體人最基本的專業,大破之後需要大立,紙媒仍有它的影響力,更何況它長久以來最大的資產就是大量的編採專業媒體人,這些人才也是回到傳播學院教育下一代傳播人最重要的師資來源。輕言停刊等於是讓這份公器與教育平台廢棄,不如仿效英國《衛報》的公共化來進行轉型,在轉型的過程中新舊媒體的教育與訓練兼具,一旦完成過渡到新媒體完備環境之後,傳統媒體自然可以功成身退。但是原本的重要資產與精神一樣可以代代相傳下來。在面對新科技與新媒體的衝擊,在變與不變之間,同樣都在考驗著所有的媒體老板與媒體工作者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