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倫敦地鐵罷工看台灣的五一勞動節示威

出版時間:2014/05/01 17:36
只有勞工朋友勇於進行「激烈」反抗資方行動,且全民義無反顧地支持,才能替辛苦的勞工階層爭取到合理的權益。
只有勞工朋友勇於進行「激烈」反抗資方行動,且全民義無反顧地支持,才能替辛苦的勞工階層爭取到合理的權益。

作者:許又方 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由於電子交通卡的使用日益普遍,「倫敦地鐵公司」決定裁撤260個地鐵售票處,並資遣960多名員工。與資方多次談判破裂後,倫敦地鐵工會決定發起罷工,48小時內嚴重影響倫敦的交通運輸。
  
罷工無疑是基層勞工爭取自身權益的最不得已、但顯然最具效果的手段。以1935年「美國卡車司機工會」(International Brotherhood of Teamsters)由費勒‧多布斯(Farrell Dobbs)所領導的二次激烈罷工為例,為數高達萬人的各行業工會成員相互支援,團結一致強力向資方及政府施壓,雖然過程中發生國民兵暴力鎮壓而致罷工者死亡的不幸事件,但最終仍迫使政府低頭,兩年內工資增加了一倍,工時則縮短了將近一半。
  
反觀台灣,罷工一直是個敏感的議題。雖然《工會法》中明令只要勞資雙方協商破裂,在過半工會成員的支持下即可發動罷工;但一般輿論對罷工卻仍多持保留態度,且官方其它法令,如《集會遊行法》,也對罷工形成掣肘。例如2005年5月17日,中華電信工會為抗議交通部釋出中華電信股票而發動罷工,卻因考量社會氛圍的不允許而使罷工未能全面化,加上資方引用《集會遊行法》加以干擾,遂使這場罷工效能銳減,完全無法對政府及資方造成壓迫。

另外,2003年台鐵工會因民營化與台鐵局發生齟齬,遂決定「集體休假」,也在政府以「罷工」、「罷駛」、「影響消費者權益」將之污名化下,致輿論普遍對其「集休」舉措反感而失去持續的動力。由此可見,維繫勞工權益最有效(雖然也是最激烈)的手段,在台灣始終未得到重視與同情。這顯然值得群眾運動已然遍地開花的台灣社會好好省思。
  
如今,眾多勞工在五一勞動節走上街頭,訴求取消派遣工及降低工時。這些訴求都是合理、合情且合法的。但問題是,只是上街舉牌、吶喊,平和地說出自己的要求,往往無法對居上位者造成決定性的壓力。台灣的貧富差距愈來愈大,這與資本家對勞工的剝削愈來愈嚴重有極密切的關聯。勞工問題其實是全民問題,只有勞工朋友勇於進行「激烈」反抗資方行動,且全民義無反顧地支持,才能替辛苦的勞工階層爭取到合理的權益。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不吐不快,《蘋果日報即時新聞》新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限,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