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治者的儒學

出版時間:2014/05/26 15:42
統治者高舉「儒學」的時候,儒者在哪裡?
統治者高舉「儒學」的時候,儒者在哪裡?

作者:賴天恆(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博士生)

近日網路盛傳一則「孔融讓梨我不讓!美國學生對於儒家教育的反駁」的文章,引發正反兩極的回應。有人深表同感,認為的確我們的教育就是被這種保守的階級制度所箝制;有人則是宣稱儒家文化「博大精深」,只是不小心被帝王與統治者利用,所以錯不在儒。

當然這種切割是很正常的,就如同當代大儒者傅佩榮教授所言,「從董仲舒直到朱熹,是為了配合政治統治的要求,讓老百姓接受管理,鞏固君權的儒家」就是「陽儒陰法」。傅教授借此主張「我們應該回到孔子和孟子的儒家」。但是就算孔孟儒家這麼好,現在檯面上盛行的到底是接近「陽儒陰法」為政治服務的儒家?還是那個很乖很nice只是不小心交了壞朋友的儒家?

這個問題或許很難回答,但是兩個問題可以參考。當代大儒者杜維明教授曾在中央大學大力推廣儒學,遇到學生提問:「為什麼在台灣民主化的過程裏,沒有聽說那位儒者拋頭顱、灑熱血的,卻在台灣民主化之後,不斷地利用民主所賦予的權利來批評民選政府?」當然這個問題後半問得不是那麼好。民主自由的一個代價,就是得容忍「不容忍團體」高舉民主自由攻擊民主自由。但是前半是真的一針見血:當其他人為民主犧牲生命時,儒者在哪裡?是不是在為政治服務?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則是現在統治者高舉「儒學」的時候,儒者在哪裡?當行政院長江宜樺先生在就任時宣誓以儒學作為統治核心價值;當副總統吳敦義先生在拆大埔時引用孟子的「嫂溺」說自己「沒有什麼跳票!」還說「那個是原則問題」;當馬政府連「正名」都跳過,就把「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也就是所謂的四書從選修升格為「必選修」,弄個矛盾的名字,說是「選修」但是實際上就是非上不可的「必修」;當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儒者在哪裡?是出來指正政府?還是享受著政府的推崇?受惠於政府借由政治力強迫推廣的讀經?

這些的問題答案或許讓一些認同儒學的人覺得不舒服;但或許他們覺得儒學就該是這樣。這我們無從得知。但是如果當代的如只像漢儒一樣搭統治者的「便車」,那麼就讓人懷疑他們的「切割」到底能否成功。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不吐不快,《蘋果日報即時新聞》新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
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