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太陽花播種香江

出版時間:2014/05/30 13:24
太陽花學運在台灣人民心中撒下了社會改革,或是社會進步理念的種子。
太陽花學運在台灣人民心中撒下了社會改革,或是社會進步理念的種子。

作者:曾柏瑜(政治大學社會學系學生)

大家好,我是曾柏瑜。

我從高級中學起就開始關心社會議題,包括反核、性別、勞工、學生權利等,因為我爺爺是白色恐怖受害者,所以我父母其實是很鼓勵我參與社會運動的。所以我了解反〈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議題也比較早,是從去年九月底,我參加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舉辦的《了解服貿》工作坊。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這個組織?黑島青在這次的佔領行動之中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的成立,其實就是因為去年七月,台灣國會立法院試圖在臨時會草率通過〈服貿協議〉,一群擔心的年輕人在立法院外抗議,試圖翻過立法院圍牆,那時候還只有幾十個年輕人,一下就被警察排除了。

這群年輕人後來成立了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舉辦了我剛剛提到的九月份的工作坊,工作坊結束的隔天,立法院又再次試圖闖關,因此我們又再次去翻了立法院的圍牆,那天的結果迫使國會做出加開十六場〈服貿〉公聽會的決定。
 
之後我加入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因此有機會去參加了其中幾場公聽會,我必須說,我越是了解政治的運作,對台灣政治的運作狀況越是失望,因為這些立法院舉辦的公聽會,立法委員都不一定會到,而你也沒有機會對來發言的官員提問或質詢,甚至,如果你不是民間團體或產業代表,你是沒有機會來參加公聽會的。
 
這和我所了解的政治不一樣。
 
我是一九九一年出生的,在我五歲的時候,台灣首度政黨輪替,我是在民主化、自由化中長大的世代,我以為民主、人權、公平正義,是普世價值。
 
直到這次〈服貿〉議題,我知道台灣的政治已經病了,民意調查顯示百分之七十的民眾都認為〈服貿〉該逐條審查,這麼多學者專家告訴我〈服貿〉可能帶來的衝擊,但是每一場公聽會都只有官員保證〈服貿〉簽下去,利大於弊,增加多少國民生產總值(GDP),甚至威脅如果不簽,會和世界脫軌,別的國家也不會敢和台灣簽自由貿易協定(FTA),這樣一個「我是為你好」而不願意溝通的父權心態,不是我所認知的民主。
 
這半年來,除了不斷參加公聽會,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也盡可能地希望讓更多的人了解〈服貿〉可能會造成的危害,但是喚起的聲音一直不多,直到今年三月十七日,張慶忠主持召開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用三十秒的時間迅速通過〈服貿協議〉,那個時候我跟一群民間團體還在立法院外面靜坐抗議〈服貿〉,這根本是打了我們一巴掌!
 
這個時候,我們知道,如果我們不採取強硬的手段中斷立法院的議事程序,只要隔天內政委員會確認議事錄,〈服貿協議〉就已經完成審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非常急迫地開始討論該怎麼做。
 
隔晚上民間團體合辦了一個《捍衛民主》晚會,就在立法院外,當天我是晚會的主持人,警方一定很吃驚吧,因為我主持到一半,就突然帶著聲援民眾衝進去了。
 
我們那時候兵分三路,從立法院的三個門翻進去,警方完全沒有防備,可是我必須承認,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能夠佔領立法院那麼久,我們那時候都以為一個晚上就會被驅離了,誰知道我們撐了二十四天。
 
也因為這樣,其實我們是毫無準備的,你們在媒體上、網路上看到的「太陽花學生運動」的任何面貌,都是聲援民眾、支持學生和民間團體每個人努力地想幫點什麼而撐起來的。甚至連「太陽花」這個象徵,都只是因為剛好有人送了一大束花進立法院,而被媒體炒作的結果,這也是我不喜歡用「太陽花運動」來稱呼這場佔領行動的原因。
 
這苦撐的二十四天,不如媒體報導的光鮮亮麗,它可以被拿來檢討及反省的地方太多了,在這裡我並不想多談,我想那是歷史該做的事,我只想談談,這場運動的結果。
 
以反〈服貿〉來說,這場運動可以說是沒有什麼成果的,因為我們除了立法院長王金平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前不再就〈服貿〉承諾協商之外,我們沒有得到實質的政治力量。
 
但是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從捲動出的社會力來說,是非常成功的!至少現在每一個社會運動的場合,參與人數相較於去年都增加了一倍以上,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我們喚醒了社會大眾關心議題、關心生活環境的意識,這才是民主之所以可能。
 
我想,這場運動在台灣人民心中撒下了社會改革,或是社會進步理念的種子,而至於要怎麼讓這些種子發芽,這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註:2014年5月30-31日在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假香港城市大學舉辦之《「六四」25周年》國際研討會上的發言稿。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