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矛盾的大法官721解釋

出版時間:2014/06/07 16:36

作者:王宏恩(杜克大學政治所博士候選人)
 
昨日出爐的大法官721解釋中,重點有二:第一,立委選制並立制不違憲,因為是人民的選擇,不應與其它選制相比;第二,政黨分配百分之五門檻不違憲,就算票票不等值,但具有避免小黨林立、影響國會議事效率的效果。筆者認為此號解釋邏輯體系自相矛盾,理由如下。

首先,我國憲法有保障人民的投票權、平等權而應避免票票不等值,但我國憲法可沒有保障『避免小黨林立、促進國會效率』這種價值,因此這根本不是不同憲法位階權力的競合,而是拿憲法保障的投票權與國會大黨自身利益來相較,且大法官認為後者較為優位。再者,假如大法官真的照前半部解釋,認為我國民眾投出什麼都是對的,那麼我國民眾真投出了小黨林立,不也是人民的選擇?更甚之,國會本身為議題辯論、促進共善、監督行政的場域,就算實務上仍待努力,但理想上國會也不應以效率為首要目標、不應以『行政立法互動關係之順暢』為道德判準,何況該道德判準並未入憲。

同樣地,該號解釋後半部企圖引進的價值判斷,在學術上都是來自於與其它國家的實務經驗作為比較,因比較而發現優劣,然後擇優汰劣。換言之,就算都是人民的選擇,同樣有優劣之分、甚至違反其它憲法條款的可能。在比較各國的實證政治學上,門檻、保證金、大黨紅利、選票補助金、選區亂畫等設計,往往掌握在大黨、甚至獨裁政黨手中,而國會大黨透過提高選舉難度來持續掌權,原本就需靠大法官解釋抵抗、作為分權制衡的一環。大法官們在並立制放棄了憲法及道德判斷,在門檻又忽然論起特定道德目標,可說是前後不一。

最後,憲法解釋不應忘卻憲法會議之時空脈絡。大法官立論基礎的修憲條文,該次選出國大代表的投票率為23.36%,是我國所有選舉裡史上最低,是否為時任中選會及國會宣傳不利已難以追究,但這不到1/4的投票率卻決定了未來修憲需要3/4的門檻,以及成為我國大法官不斷重述『這是全民選擇』的立論基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