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全台地方政府債務快破表,公債崩潰世代來臨

出版時間:2014/07/18 18:57

本內容由新新聞提供

文/陳錦稷

新北市將創地方政府首例發行「市庫券」,向民間借款,籌措短期資金。市庫券到期的債務償還計畫,將由每年稅收支應、或向銀行借款償還債務。

市庫券的發行並無法有效節省利息成本,是其他市政府不願跟進的主因。台中市財政局強調:向銀行借款利率只有約○.八%,市庫券一年內還本,資金調度緩不濟急,且須負擔發行成本、行銷費用,台中市不考慮發行。參考央行近期標售三六四天期定存單,市場對升息的強烈預期下,加權平均得標利率大幅彈升至○.七四七%,若再加計發行成本,新北發行市庫券的利息成本恐將高於直接向銀行融資。

短債變長債,財務結構弱化

近年來新北市長短期債務快速累積,原因在於收支間結構失衡,只好依賴融資舉債。截至今年六月底止,新北市長短期債務實際數高達九六二億元,其中一年以上非自償性債務為五四一億元,未滿一年債務為四二一億元。

回顧二○一一年底,新北市合併鄉鎮市公所,長短期債務六六四億元。短短兩年半,債務合計淨增二九八億元,其中一年以下債務淨增一八三億元,一年以上債務淨增一一五億元。短債比長債增加來得快,是新北市發行一年以內到期的市庫券,而不是發行一年以上長期公債的原因。

新北市未滿一年債務占歲出比重達二六.六一%,瀕臨《公共債務法》三○%短債上限。除舉債破表、被財政部要求提出債務改善計畫的苗栗縣與宜蘭縣之外,新北市已是地方政府中短債比重最高者。若不積極改善,預料幾年內將超過《公共債務法》短債上限。而短債增加快速,更有「以短支長」造成「短債長債化」等問題,顯示新北整體財務結構弱化。

《公共債務法》規範各級政府所舉借未滿一年短期債務,原先是以調節庫款收支的臨時融通所需。不過,因為財政困難,在當年度結束時短債無法獲得清償,只好舉新還舊,以債養債,短債實質上轉變為長債。「短債長債化」的結果使短期借款失去融通調度功能,正是地方政府公務員薪資遲發,拖欠工程款問題嚴重最直接原因。

各級政府債務屢創新高

債務龐大已是全國各級政府普遍問題。至今年五月底止,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非自償性債務實際數分別為五兆多元及八七○六億元,這還不包括一年以下國庫券調借、具自償性債務,及總額超過二十兆元的潛藏負債。債務餘額屢創新高,已經是不分中央、地方普遍問題。

宜蘭縣與苗栗縣其長、短期債務甚至超出《公共債務法》五○%與三○%的法定上限,其餘縣市雖未破表卻也多在邊緣,中央政府本身也瀕臨債限,陷入預算籌編困難窘境。依《公共債務法》第九條,超額舉債遲不改正或償還者,財政部部長、直轄市長、縣長、鄉鎮長會被移送懲戒。無論中央政府公債、國庫券、直轄市與縣(市)政府公債、庫券,或其他形式的國內、外借款,本質上都是寅吃卯糧花未來的錢,必須受《公共債務法》規範。但《公共債務法》的舉債規範事實上無法有效壓抑各級政府快速累積的債務。

瀕臨債限的政府變相創造虛假項目、高估歲出規模稀釋公共債務比率來規避超限,最後遭監察院糾正。甚至去年中,在財政部默許下,立委諸公直接修法將債限大幅放寬。以新北市為例,除一口氣增加約五○○億元的舉債空間外,更適用新升格直轄市條款,可以加速舉債,新增債務流量由歲出一五%放寬為二○%,債務恐將更加速累積。

高估歲出規避公債法

以往多以「債留子孫」,批評政府過度依賴舉債。依財政惡化速度,現代人已經被迫承受債務苦果,成為公債崩潰的世代。立法院通過財政部稅改方案,背後主因即在於中央政府近年來債台高築,舉債瀕臨法定上限。除修法提高舉債限制外,就是以富人加稅的民粹方式增加政府收入,減少選舉年民意反彈。

分析財政部加稅方案,在所得稅已被中研院學者批評淪為實質上的薪資稅之下,無論是提高所得稅率級距、減半股利扣抵,或調高金融營業稅,最後被迫承擔加稅苦果的恐怕仍是受薪階級。

坐擁龐大海外未稅資產的紅頂商人,仍持續以外資名義返台享受炒房、炒股的免稅或低稅優惠!中高所得者購入新北市庫券,也能享受一○%的分離課稅優惠,免計入最高稅率四○%的應稅所得。從政者一向債多不愁,努力向選民大開選舉支票,龐大政府債務,就看誰是最後一隻老鼠了!(本文作者為前雲林財政局長/新境界財經產業中心主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