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茜:我們真正的英雄

出版時間:2014/08/02 00:05

他們若走在街頭上,與你擦肩而過,你不會意識這個身著「警消」「義消」勳章的人,代表什麼意涵。這項職業,沒有忠烈祠,沒有名望,我們一直吝惜給予他們掌聲。

直至此次高雄不幸氣爆事件。

熊熊異味中,每個人皆在逃離;衝進現場不顧生命危險的是這些我們從不認識的「小人物們」。我看著一張高雄市府發佈的生硬表格,氣爆意外死傷名單,其中「警義消4死22傷,目前尚有消防局主任秘書林基澤和小隊長劉耀文失聯,名單持續更新中…」

死者名單第一位黃國棟(男,苓雅消防分隊小隊長),王中(男,50歲,消防隊員),黃尚強(男,57歲,義消),陳進發(男,前竹東里里長)…。黃尚強為義消總隊副隊長,真正的職業工作是汽車修護工作。他擔任義消超過25年;換言之,我們今日許多人舉起大拇指稱呼「社區公益」的角色,他已參與25年,從32歲開始。

每次火警,眾人尖叫,火花四竄,馬路上消防車噹聲大響,其中總有一部分「義消」,往火裡跳,往死裡鑽。他們工作惟一的報酬:榮譽。救出一個人是一條命,夜裡脫了防火衣,洗個澡,覺得自己的生命存在,具備無比意涵。至於其他呢,「零」。無論救災表現如何,救災過程多麼英勇,犧牲奉獻皆沒有獎金報酬。頂多如黃尚強,2006年領了一紙獎狀:全國消防暨義消楷模。

依據消防法,義消因傷致殘者若重度或極重度,殘廢給付約110萬;死亡者282萬。依台灣目前物價房價,這筆錢應該無法養活一家人;擔任義消者,在乎的從來不是存摺數字,只是心頭那顆始終熱情的心,生命的自我期許。

黃尚強已57歲,以一個人的體力,早過中年即將邁入老年。他仍堅守「無給職」的榮譽角色,在一個功利價值彌漫的社會;在一個人人推諉政治道德低落的國度。檯面上的大人物都在攬功勞、逃責任,檯面下的他們卻仍擋不住熱騰騰的心跳,一次又一次赴湯蹈火,直至終了。

死亡名單中另一位殉職的王中,現年也50歲了。他是成功消防分隊員,原為陸軍官校第五期畢業的職業軍人。退伍後,當上消防隊員至今。王中兩年前值班時中風,曾在家休養半年。家裡住屏東潮州,工作於高雄;想來家境不會太寬裕。2014年7月31日深夜與8月1日清晨日期交接的時刻,他的生命無法跨越。王中的妻子回憶先生中風後,她已力主退休,「沒有健康,人生什麼都是空的」;王中不是國家領袖,卻以「天下為己任」,他擔心消防隊人手不夠,「弟兄們難為」。

那一夜轄區執勤三小時,深夜了,對一個曾中風的人在深夜工作熬夜,是非常忌諱的事。但那是對「愛惜生命」的我們;對消防隊員最可怕的災難總在深夜。王中接獲民眾通報,前往現場,最終在凌晨左右的致命氣爆中,被翻覆的消防車壓著,喪身他「最愛」的工作。

王中的妻子知道先生走了,失聲慟哭,嘆口氣,然後輕輕說了一句令人敬佩的話語:「身為消防員的妻子,隨時都有心理準備。」

她並未選擇追究責任,誰殺了我丈夫?高聲質問為什麼丙烯等化工管線經過民宅區?......她喃喃的說:「他答應明天帶我們一家出去玩。」

王中走了,留下兩個女兒,一個18歲,一個16歲。二個稚嫩青春女孩,從此人生留下無法彌補的空白。

氣爆意外,爆出了太多驚懼、悲傷、遺憾、與恐懼。有人會因此離開警消職位嗎?有人趕緊丟掉「義消」的臂章嗎?我看到的是死亡爆炸後,台灣底層小人物不變的良善、熱誠…炸毀一條街後,死亡二十多人後,重傷267人後,更多警消加入,更多軍人支援。

誰後退了?誰藉機閃躲了?

那種「智慧」與「殘酷」,從來只保留於「上層」「上流」社會的某個圈子。

原來台灣底層未曾忘卻善良;原來那些愈是沒沒無名的小人物,擁有愈高貴的靈魂;原來關於什麼叫「赴湯蹈火」,我們所知的多麼狹隘!多麼表面!

一個個從沒聽過的名字,才是我們的英雄。所有的口號,只有一句真實的字眼叫「無私」;在灰暗城市裡找不到方向,可能是你忘了用最簡單的方式,付出自己,愛這個社會。

「人手不夠,弟兄為難」。喪身氣爆瓦礫下的黃尚強、王中、黃國棟、陳進發…在天堂,如是說。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