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e論壇】青年選里長的政治突圍(二):從抗爭現場回到家 鄭允強盼再造社區

出版時間:2014/09/30 22:00
走遍各地社運戰場,鄭允強選擇回到家鄉,尋找自己「拼了命也想要完成的事情」。攝影/蔣宜婷

本內容由新聞e論壇提供


318反黑箱服貿運動所匯聚的公民能量流向何方?從今年許多青年投入基層參政,或許能找到解答。以台北市來說,登記參選里長的三十五歲以下青年,就比上一屆多出七成。然而,「青年參政」並不是第一次被當作競選口號,面對平均年齡56歲的里長生態、固有的地方政治文化,青年世代究竟要如何實踐政治參與?

從不同街頭現場離開後,許多青年選擇回到熟悉的鄰里巷口,藉由參選,他們試圖將理念轉化為實際的在地關懷,並爭取獲得左鄰右舍的選票支持,進而翻轉政治板塊。新聞e論壇訪談幾名青年里長參選人,帶你了解他們是誰。


【記者邱彥瑜/採訪報導】「你要選里長噢?很難欸。上次也有一個年輕人出來選,很難選贏老里長啦。」台北捷運內湖站附近的老相館裡,第二代老闆娘,面對登門拜訪的鄭允強,脫口說出自己不樂觀的看法。34歲的鄭允強,準備參選台北市內湖區金龍里里長,挑戰當地長久未變化的政治生態,顯然並不容易。
 
跟大多數年輕人一樣,鄭允強也曾離家在外地工作,做過記者、顧問等行業,也累積不少社會運動經驗,但今年,他決定回到從小生長的家鄉,為的是尋找自己「拼了命都想要改變的事情」。「我參選的理由只有兩個字,就是『內疚』。」從2012年反媒體壟斷開始參與運動至今,鄭允強常在抗議時聽見當地人表示「都是你們外地人在反對」,讓他開始反省,年輕人很少關心自己的家鄉。
 
今年四月決定參選里長後,鄭允強開始到處拜訪里長,詢問選里長的「撇步」。「你真的想要選里長嗎?」某位里長的一句質問,讓他明白,受限於里長本身的行政權力,不應該只提出冠冕堂皇的政見,而必須了解里長的本質就是「喬事情」,不管是車位還是鄰居糾紛,重點在於真正解決里民需求。從此鄭允強也開始站在巷口,發出一張張名片,向街坊里民自我介紹,即使許多民眾仍反應漠然,但他認為,厚著臉皮、一次次拜訪,才能累積選民的熟悉度跟信任。
 
鄭允強觀察自己出生的地方,他認為金龍里是內湖內相對經濟條件較差的地區。雖然內湖這些年發展迅速,但貧富差距也隨之增長,跟著鄭允強走入社區,金龍里的景觀卻彷彿一點也未曾改變;不同於捷運站周邊的高樓大廈,轉進小巷,多是4、5層樓的老公寓,甚至在鄰近的山腳下還有磚造三合院。雖然有不少建商看上金龍里的發展潛力,但現階段仍有許多基礎建設仍趨於老舊,社區內四處是被機車佔滿的騎樓,人行道上也隨處可見破損的石塊、雜物,缺乏管理的舊公寓也隱藏治安問題。鄭允強認為,金龍里本身居民年齡層就偏高,但實際走進社區的角落,才能發現這些小細節造成生活上多大的不便與危險,而這些都應該被改變。
 
笑稱自己是「在菜市長旁邊長大」,鄭允強也在自家隔壁的金龍市場發現問題。記憶中總是水洩不通的市場,如今幾乎門可羅雀,他歸結原因,推測內湖區有許多大賣場林立,帶走不少傳統市場的客群,店租、物價狂漲,更讓傳統市場攤商難以生存。
為了留住兒時記憶,同時讓社區的傳統記憶免於消逝命運,鄭允強將「拯救菜市場」作為頭號政見,發揮從社運學習到的採訪調查技巧,自己先起身行動,了解市場攤販背後的故事。其中,包括堅持自種有機蔬菜的阿嬤,或是熱心待人的賣炸雞阿姨等,他期望讓更多人了解屬於家鄉的故事,也計畫要舉辦募款音樂會,結合在地社團,帶動更多居民參與保存市場行動,也給這個傳統市場再一次復甦的機會。
 
事實上,這些連結在地居民社區參與的政見,正反映出鄭允強想落實「社區營造」的理念。他希望能將左右鄰居一起找來參與公共事務,從活化市場到里內的公共建設,讓大家一起投入,並創造屬於在地的文化。同時,他也希望未來能進一步帶動公民覺醒的可能;由於自己也是「割闌尾」行動的成員,他認為應該公民參與政治應從社區做起,如果一般民眾都能關心社會事務、從體制內推動公共政策,便能免於像大埔、洪仲丘等悲劇。
 
面對挑戰現任里長的艱困,鄭允強也坦言,年輕人選里長確實不太吃香,資源相對稀少、鄰里間的信任感也不太高。因此,他提出「青年里長換血陣線」,召集要參選的年輕世代,透過資源整合,包括印刷文宣、宣傳人力等,他認為青年候選人˙也可以成為彼此的「助選員」,也企圖在青年參政的理念中,透過團結的力量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
支持小媒體  報導好新聞  
新聞e論壇 http://facebook.com/NewseForum

平日下午,許多老人聚集在水果店外的騎樓下象棋。鄭允強笑說,從小看著阿伯們下棋,長大才了解到金龍里居民的棋藝可說是臥虎藏龍。攝影/蔣宜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