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于昉:南灣鯨魚群風光

出版時間:2014/12/11 00:00
1959年香蕉灣捕鯨場盛況。秋惠文庫提供
1959年香蕉灣捕鯨場盛況。秋惠文庫提供

日本人的胃今年受到挑戰,因為國際法院禁止日本在南極假科研真捕鯨,引發日本議論!
 
日本的鯨料理既傳統又深奧,東京人喜歡生魚片、炸物,大阪偏好涮涮鍋、鯨魚皮關東煮;吃鯨魚可追溯到繩文時代,不少食譜是江戶時代研發流傳。為守護食鯨文化,日本中年人多不願放棄吃鯨肉,因為是兒時學校營養午餐,是傳統也是鄉愁,年輕人沒那麼堅持。
 
我在日本吃過鯨肉,味道沒什麼特別印象;但小時,母親曾給我5塊錢,要我回家前買一罐魚肝油回來,人還沒到學校,放在口袋裡的5塊錢就不見了,魚肝油也沒買到。那是1960年代,魚肝油應是來自鯨魚。
 
鯨魚是海之王,人與鯨無法鬥力,只能鬥智。早期日本捕鯨使用鏢槍或網取,在古代捕鯨圖中,巨鯨身中數支鏢槍,頭被網住,6、7艘小船正包圍著,小船上的漁民奮力拉繩,雙方拉踞,情勢危急;1879年,和歌山傳統捕鯨船發生嚴重船難,111人喪生,從此全面改採挪威技術,用鯨砲射擊。
 
鯨砲通電快速致死
 
台灣也有過捕鯨歲月。1913年日本人看上屏東大板埒(埒,音同肋;即南灣),興建碼頭、工場等設備,配兩艘捕鯨船。每年農曆1到4月,南台灣的巴士海峽,可見巨鯨群集,種類以長鬚鯨居多,高雄、恆春都能看得到,牠們從北海道來避寒,近海興風作浪,鯨背噴瀑布幾丈高,極為壯觀。
 
恆春大板埒的屠鯨場,場面很大。老一輩回憶,鯨砲一出,聲震如雷,一旦打中,炸藥裂開,尖銳魚鋒沒肉深幾尺,鯨血噴濺,把海洋都染紅;鯨魚受創,生命指數狂洩,急速沉淵下潛,為防鯨魚逃走,鯨砲還設計注入氣體使保持漂浮,甚至通電讓鯨魚快速人道死亡,也可以保持魚肉品質。因為鯨砲太厲害了,捕鯨船看著鯨魚載沉載浮,就能像牽羊一樣,輕鬆拖鯨入港。
 
捕鯨一度是全球性的獵殺比賽,因為鯨油比石油便宜,重要照明、工業用脂來源,直到19紀世護鯨聲浪出現,日本人還是認為鯨魚無可替代,全身上下沒有可以丟棄的,鯨肉當食材,脂肪可煉油,臟器當肥料,骨骼做工藝,鯨牙當煙管,捕鯨就是捕金!
 
戰後的台灣百廢待舉,但南部人士有意重開捕鯨場,就為了捕金!只是,捕鯨是大投資,一隻鯨魚起碼2、30噸,捕鯨船也要百噸以上,加上大板埒在二戰時嚴重受損,蒸氣鍋被拿去打仗,設備如廢鐵,捕鯨一時難如願。
 
山不轉路轉,在政府主導、民間投資下,1955年另擇香蕉灣設捕鯨場,高峰期除了官方鯨船外,另有4艘民間捕鯨船。第一艘私人捕鯨船是銘泰水產的海雁號,600噸、巴拿馬建造,設備先進,出海作業8次,共抓獲290頭鯨魚,還開了全台第一家鯨魚料理店;隨著國際保育要求,台灣在1980年全面禁捕,據說後來加入的私人捕鯨船,只抓2年就回本了。
 
鯨魚的台語叫「海翁」,像這樣能吸百川的神物,卻不敵小小人類的奸詐,也是因為鯨魚的社會性強,一旦同伴被捕,其他鯨魚也會流連不去,讓漁船有機可趁,造成過度獵捕。
 
21世紀的台灣人要賞鯨,得到花蓮搭船出海去碰運氣,但有誰能想到,才不過4、50年前,長鬚鯨這類的大鯨魚曾經固定造訪台灣,一度是巴士海峽最美麗的風景。

林于昉《台灣時光機》

1959年香蕉灣捕鯨場內處理情形。秋惠文庫提供
1959年香蕉灣捕鯨場內處理情形。秋惠文庫提供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