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浪島嶼:消失的日常生活風景

出版時間:2014/12/24 08:22
很多年輕人已經不記得,曾經存在的板橋舊火車站,早期有多麼熱鬧。
很多年輕人已經不記得,曾經存在的板橋舊火車站,早期有多麼熱鬧。

日前,小巨蛋的麥當勞,吹起熄燈號,讓人驚訝,原來高漲的房租,讓有名的跨國企業也撐不住。其實這個現象也曾發生在板橋,一家在舊火車站前站十字路口的肯德雞炸雞店,開店數十年,因為房租一夕關店,再開店換成一家藥妝店。
 
其實,很多年輕人已經不記得,曾經存在的板橋舊火車站,早期有多麼熱鬧。對於老板橋人而言,當初舊火車站所在的前站地區,就是當時板橋最熱鬧地區,車站到小圓環構成的前站商圈,匯集老板橋的食物、衣飾與生活用品,然後再由前站擴散到後站地區,以及連接到熱鬧的南雅夜市,構成早期板橋最熱鬧的生活消費地景。
 
在1994年鐵道地下化後,新板橋車站北移到當時客車場,興建三鐵共構的車站大樓,舊板橋站拆除消失。鐵道消失後,地面上的市區連貫,帶來新的市容,但是也讓許多依賴火車站做生意的店家,一一搬遷消失,形成第一波出走潮。再者,舊火車站附近新設府中捷運站,在興建完成之前,捷運僅通到新埔站,整個交通黑暗期期間,火車站消失,捷運站未通,消失的人潮,讓前後站很多店家撐不住,紛紛收店,一度南雅南路上很多店鋪關門,晚上像黑街,形成第二波出走潮。
 
當捷運府中站通車,捷運站重新啟動商機,乘客、遊客重新來臨,整個區域換成以捷運站為中心,分成南雅南路夜市區域,以及四川路商圈區域的二大核心。
 
但是捷運開通,帶來人潮,也相對提高地區租金價格,一些店面租金價格水漲船高。原板橋後站一家黑輪壽司老店,算是下班族、放學族、逛街族喜愛的平價老店,但是因為房東猛漲租金,讓黑輪壽司店老闆受不了,一度想收店,但在老主顧說服下,改租旁邊店舖營業,但是更多店,根本受不了租金,只能另覓他處。
 
一些平價小店,開始向核心區的周遭尋屋開店,但是一些地區新建大樓,一樓店鋪租不起,尋找舊的公寓大樓一樓店面,也是房租不斷看漲,曾有一家麵店老闆,生意不錯,都因房租屢屢調漲受不了,從板橋車站附近,一連搬遷三個地方,最後搬到附近地區開店,才聊完一年,麵店就頂讓換老闆。
 
甚至,這波店租漲風,不只影響夜晚的消費世界,就連清晨的市場世界,都是大受影響。板橋舊火車站附近,自早就是大型市場集散地,深夜三點開始,一輛輛卡車拉進各類蔬菜、食物,分散到批發行口,超大的市集,提供學校、飯店、家庭的採購,供應板橋地區的食物。原本市場旁存在一些小型水果行、蔬菜店,以及許多供應司機、搬運工的食物老店,也都因為房租,一一關店,以前清晨時分,買菜的人潮,圍在攤上吃碗熱呼呼小麵,盛景已經不復見。
 
現今,在整個捷運府中站的商圈區域,看似繁華,卻是日夜上演激烈的生死存亡戰,一些老店、小店,已經在核心區待不下,到周遭區同樣房租漲,關門大吉。核心區內換成一些大型餐廳、商店進駐,但是也是租金壓力巨大,一些店開幕一年就收店,輪換率相當驚人。
 
前二波小店、老店出走潮,因為工程黑暗期,但是第三波出走潮,竟然是因為太繁榮帶來高店租,引發的老店全面潰敗,但是緊接著第四波汰換潮,洶湧來臨!
 
如前述,舊火車站十字路口的肯德雞炸雞收店,在地區是大事,街坊議論那麼有錢的店,也會受不了店租關店,那麼下一家是什麼店?結果謎底揭皢,開幕的是一家新的日本藥妝店,不只這家開,連對街也開一家,甚至四川路一帶也連開好幾家,整個府中商圈區域,一時間成為藥妝店的集中地。
 
為何那麼多藥妝店?原來是大量中國遊客到台北旅遊,開始居住到板橋一帶,一些飯店在巷弄中,如雨後春筍般紛紛開幕,遊客入後就藉捷運出入台北市區西門町、士林夜市等地,晚上在板橋就逛府中商圈。於是,板橋開始像日本原宿,出現許多專門供應觀光客的藥妝店,成為地區重要產業。
 
一變、二變、三變、四變,一個板橋舊火車站的商圈,一直在變。對於想玩的遊客,變熱鬧沒什麼不好,對於房東仲介,賺租金當然高興,但是對於一些租店店家,高漲房租已經吃不消,一些創業青年、轉業中年,更是被排除在外,更重要是對當地居民,所有平價小吃漸漸消失,甚至大型餐廳都能換上藥妝店,一些日常生活場景在變,變得不便,為觀光客而生。
 
都市更新,交通開發、中國觀光,漸漸改變城市的老風景,當香港一些老字號店舖,在新時代下紛紛退出舊市區,居民萬分感傷,台灣香港化的問題,其實也在各城市、各鄉間發生。
 
那是一種城市老風景的慢性死亡,熟悉的事物,逐一悄悄消失,多年之後發現地名依在,但是日常生活的地景,已經完全不見。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