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華航的最後一封信

出版時間:2015/01/31 08:16

陳睿哲(台大新聞所學生、前華航客戶)
 
那一天我站在中華航空台北分公司外,看著被停飛的空服員張書元頭髮一片片被剃下,我想這對很多熱愛飛行的人都是難以承受,尤其張書元也應該很清楚,這樣的行動將可能讓他無法再次飛上青天。
 
成為一位空勤是多少男孩、女孩的夢想,而諷刺的是,剝奪這個夢想的不是別人,而是他們所熱愛的航空公司。
 
而半年前的我也在同一個地方,向華航請求幫忙,因為家中長輩突然過世,但到中國參與交流的機票早已開票,需要提早返回台灣,在經濟艙機位已經客滿的情況下,自費加價購買商務艙的回程機位,對於當時地勤人員的熱情協助,留下相當好的印象。
 
我也永遠無法忘記自己第一次出國,前往日本東京那份悸動,華航的空中皇后波音747緩緩的從桃園機場起飛,看著窗外景色不斷的變化,直至飛向藍天。在國外看到華航梅花圖案展翅在許多班機之中,我相信對許多台灣人,就像是看到自己的故鄉一樣激動,華航也成載著國人的期待與夢想,度過五十五個年頭。
 
但這半年來,陸陸續續看到華航相關的報導,員工上街抗議紅眼班機、機上人員派遣人數不足等,我能理解資方必須控管支出,但作為乘客備感不解的是,為何一家航空公司能如此將乘客的安全至於危險之處。
 
而在今年一月前往上海的班機,我強烈改受到華航員工那份無奈,空勤組員中有幾位專門販售免稅商品,而其他剩餘的組員就必須負責旅客所有的餐點和其他服務,更另我不解的是來回的航班都沒有主動提供酒水的服務,面對忙碌的組員,乘客連開口要一杯水都感到愧疚,感覺都是增加他們的負擔。這跟我幾個月前搭乘中國籍航空往返上海,那種從容不迫的感覺完全不同,該航空服務人力充足,餐車後面馬上接著酒水車,而且飲料至少還走了兩次。
 
我將我的感受寫給華航客服中心,卻僅得到「已向業務單位反映,做為日後規劃的參考」的回應,曾幾何時以服務業為傲的台灣竟比對岸還不如,這樣的問題不是出在勞工身上,他們早已分身乏術,還要主動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但我想問華航高層的是,你這樣對得起國人和旅客的期待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