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芳玉:你是家裡的羔羊嗎

出版時間:2015/02/01 00:01

家裡總會有一隻羔羊,毫無道理地承擔家裡所有的責任和責難。

她從小就很努力讀書,爭取自己在爸媽面前的肯定,但所有寵溺,依然專屬於弟弟,她只有吃苦耐勞的份。長大後她擁有很好的工作,但那只是更把她推向羔羊的命運。

她每天蠟燭兩頭燒,既要忙於工作,負責家計,還要照顧家中父母,弟弟則在海外生活,兩袖清風,然父母寧可把財產給兒子,也要女兒身兼兩個工作養家,她她已是身心俱疲,但爸媽都看不見,只是不斷要求她做更多,她曾經抱怨,但爸媽說:「妳就比較有能力,為什麼要計較?」

最寵的都不回來

之後媽媽去世,爸爸喪偶後逐漸失智,她照顧得更吃力了,因為結婚生子後的她必須娘家、夫家兩頭跑,請看護協助照顧失智的爸爸,並因增加醫療開銷,耗掉她大部分的積蓄和時間,至於夫家是否能諒解,她已經管不著了;她有時候很怨,對著已然無法識人的爸爸說:「怎麼您最寵的兒子不回來照顧您?您把好的都留兒子,卻把不好的都留給我,這對我公平嗎?」

去年弟弟終於帶著媳婦從國外回來,弟弟說:「妳怎麼把爸爸照顧成這樣?」她問:「我單獨照顧爸爸十幾年了,你現在來質問我照顧不力?」弟弟乾脆表明他要回台定居,需要住處,她說:「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殊料弟弟理直氣壯的要求姐姐騰空房間,他和妻子要回家居住,「因為妳已經嫁出去了。」她氣得不予理會。

但弟弟直接換鎖,把她的東西棄置於樓梯間,並拒絕讓她入家門探望父親,最後向法院聲請爸爸的監護宣告,並要求由自己擔任爸爸的監護人,由他決定爸爸的法律權利。法官問她:「妳願意擔任爸爸的監護人嗎?」她嘆氣的回答:「不了,爸爸最溺愛的就是弟弟了,多年來他卻不聞不問,現在就讓他照顧,我做得夠多了。」因此法院裁准監護宣告並由弟弟擔任監護人。

她在筋疲力盡多年後才體悟,必須拒絕當羔羊後,才能擺脫羔羊的命運。

所以你累了嗎?記得對自己說:「是的,我累了」。

賴芳玉《愛情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