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法葉案留下的功課

出版時間:2015/02/05 00:03

作者:李志德(媒體工作者)

就在一月,雷學明和汪傳浦一前一後離開了人世。兩位在同一個月過世,非常巧合且具體地傳遞出「某一個時代」已經過去的訊息。

上世紀九零年代,雷學明和汪傳浦兩個人就像活在某種平行時空裡,憑藉著不同的動機為同一件事情努力:對法軍購。九零年代開啟的對法軍購,是台灣有史以來首度大範圍地打破了由美國壟斷台灣對外軍購的局勢,可以挾著「第二商源」與美國在軍品的質和量上討價還價,也獲得了豐碩的成果。

但從二千年政黨輪替,前總統陳水扁矢言「不惜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之後,對法軍購和「弊案」一詞再也分不開。儘管十年之後,雷學明重獲清白,所有的質疑都在棺木上的國旗前止步。汪傳浦則被證明確實在拉法葉採購中獲得了大筆佣金,前海軍軍官郭力恆分潤了一部分,被判決有罪確定。

如今已經證明「拉法葉採購弊案」對雷學明及同案海軍將校是場冤獄。但要說調查、偵辦十年的拉法葉案全是有害無益的政治鬥爭,如今看來也並不公允。至少這些偵辦行動幫助中華民國拿回了法國違背排佣條款付給代理商汪傳浦的佣金。這要歸功於雷學明領軍的談判團隊,當年在與法方訂約時擺進了「排佣條款」。另一方面,調查本案的監察委員在提出告訴的期限屆滿期,強迫海軍必須向法方提告求償,也是另一個關鍵。

這是一段真與偽、功與過交相雜陳的尷尬歷史,它讓人忍不住要提出一個問題:加諸雷學明團隊的這一樁冤假錯案,究竟是不是可以避免的?台灣社會究竟有沒有可能在不製造這場官司的情況下,一樣釐清史真相,同時拿回法國應該賠還的佣金?

答案是:有。但無奈當時有調查權力的人更在意的是如何為李登輝對郝柏村的政治鬥爭打延長賽,但這場政爭的惡果,最終竟然是由一班海軍將校承擔。

十年來「拉法葉弊案」的偵辦指向錯誤,執行階層的軍官們看在眼裡,涼在心裡。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明哲保身」的海軍不再嘗試大規模的建軍案,對美國以外的來源視為畏途。整個國家司法資源虛擲,人民普遍對國軍信任的流失。和這樣巨大的成本相比,一紙最終「無罪定讞」的結果所能彌補、挽回的,只能說微不足道。

雷學明團隊執行對法軍購是任務,在平行空間的另一側,汪傳浦為的是金錢。彼此的關係如同光和影。光和影絕對不該有「交集」,郭力恆就是踩過了紅線,卻幾乎不可能有光而無影。事實上台灣對外軍事採購,外商的代理、公關、業務代表各色人等處處可見。對美國軍購就沒有嗎?絕不是。例如台灣剛接收的P-3反潛機,雖然是採購美國舊機,但採購當時就有兩個團隊公開在立法院穿梭、遊說爭取改裝工程,最後得標廠商是不是要把這些成本計入總價裡?誰曰不宜呢?

真正的關鍵不在佣金,而在於佣金的管理。台灣政治人物有沒有人願意擔當起來,建立佣金申報制度,將廠商自動申報的資料比照軍事機密保存。事實上,抑制中間商獲利最好的方法就是「國艦國造」,把佔總價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工錢花在國內。一來獲得技術、二來創造就業。只進口「非進口不可」的裝備,就能把代理商的佣金壓到最低。

在超過十年「無案不弊」的陰影之後,馬英九政府去年重開潛艦國造計畫,讓海軍似乎重新上世紀七十年代那個「造艦年代」的興奮裡。表面上看起來,拉法葉案的陰影似乎已經過去。但這樣的「過去」僅僅是「遺忘」而不是「清理」, 如果台灣政壇和社會不能就事論事,成熟地面對對外軍購的根本性問題,同時逼迫政治人物真正負起負任,建立可以持續運作的制度,「拉法葉弊案」隨時都會在政爭之下重新成為「達摩克斯之劍」,被掛回海軍司令部上空。

這是拉法葉案給台灣留下的功課,我們還沒有做完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