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皇的戰爭責任

出版時間:2015/03/12 12:39

作者:董凱勝(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事務官)

德國總理梅克爾訪日,呼籲日本正視歷史,讓沉寂已久的戰爭責任與道歉問題,再度浮上檯面,成為新聞焦點。

事實上,對於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爭責任,日本政府過去已有過多次公開道歉的紀錄,就連昭和天皇自己也曾表示感到「遺憾」;維基百科上甚至可以找到一個名為「日本政府就戰爭道歉發言列表」的條目,自1950年代起至2010年代,從外務大臣、內閣官房長官、首相乃至眾議院決議,相關的道歉發言應有盡有,可謂洋洋灑灑。

然而,這麼多的道歉發言,依然未能讓世人接受;尤其與德國相比,至今仍有許多人認為戰後的日本從未真正反省,相關的道歉聲明也顯得缺乏誠意。「戰爭責任」之所以始終曖昧不明,原因出在日本自身的扭曲;而追根究柢,關鍵實乃天皇的戰爭責任,或者說,天皇沒有負起戰爭責任。

二戰期間,昭和天皇並非單純任人擺佈的魁儡,而是積極參與戰爭過程;然而,眾所周知,戰後由美國一手主導的東京大審判,卻免除了昭和天皇的戰爭責任。這是明顯戕害國際法庭權威的做法,也是引發後續爭議、最為後世詬病的地方。

依照世人與日本國民的期待,天皇在戰敗後,就算不被國際法庭處刑,至少也應退位謝罪才是。然而,由於當時美國對蘇聯與共產主義的擴張滲透備感恐懼,遂決定保留天皇制,並免去天皇戰爭責任,甚至要求日本重整軍備。山姆大叔會這麼做,當然是出於現實政治考量;但也因此局勢轉變,使得戰後初期追究日本、尤其天皇的戰爭責任問題隨之淡化消散。

由於天皇的責任未能釐清,個人的責任自然也就曖昧不明。這麼說,並不是要把所有的戰爭責任推給天皇一人,而是當國家的最高領導人完全不必負責時,又要如何追究國民的責任呢?戰爭期間負責下達指令的天皇,戰後還若無其事地繼續留在原來的位置上,底下聽命行事的幕僚、軍人乃至國民,又該如何負起相應的責任呢?

日本當代思想家柄谷行人在《倫理21》書中,對此問題即有相當深刻的剖析,他在該書第九章〈日本天皇對於戰爭應負的刑事責任〉中指出:「如果要說日本人對過去缺乏反省,我認為那是因為大家或多或少覺得,自己很不公平地成為天皇的代罪羔羊;總覺得自己不過是聽命於天皇行事的受害者。我覺得日本人之所以對於自己在戰爭中『加害者』的角色,沒有明確的自覺,很容易就自認為是戰爭的被害人,和這件事有很大的關係。」

對於遭受日本侵略、在二戰中受害的外國人而言,無論日本國內有識之士檢討批判的聲浪有多麼強烈,也不管歷任當權者嘴巴上說得多麼情深意切,只要看到理當退位謝罪的天皇依舊紋風不動,在位長達四十年,對於其間的扭曲矛盾難免百思不得其解,當然也就無法相信日本人對於戰爭責任已有誠摯的反省;愈多的道歉發言,只是愈發凸顯這個國家的言行不一、虛情假意而已。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不吐不快,《蘋果日報即時新聞》新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

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