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的情感困境

出版時間:2015/03/21 00:43

作者:王泓亮(勵馨基金會研究員)

近來,情殺事件層出不窮。除了呼籲女性自我保護之外,社會上也出現譴責受害者自身不檢點,或怪罪加害者心理變態,或將犯罪成因歸咎到網路成癮、宅男等代罪羔羊身上的聲音。性暴力的被害者當然值得同情,而性暴力的加害者除了呈現出「犯罪者」的圖像外,是否也有值得同情與探究的情感困境?一般而言,面對情感挫折,女性較常以自殺或自殘的方式處理,而男性則會傷害他人再自戕,形塑此類性別暴力差異的背後機制是什麼?

父權社會以一位男性擁有哪些陽剛特質,來判斷他「是不是男人」,進而劃定其社會位階及處境。透過陽剛特質的權力競逐遊戲,獲勝者能夠向上攀升並占有資源與權力;要想勝出,就得透過貶抑女性/陰柔、展現拳頭、掩飾脆弱等方式來證明自己是真男人。比起女性,男性的既得利益是一出生就拿到了遊戲入場券;但這種既得利益並非穩定不變,遊戲的落敗者可能受到排擠,同時入場券也象徵強迫參賽,嚴厲地懲罰那些根本不想參與遊戲的男性。

男性從小被教導「有淚不輕彈」,除了憤怒之外,要遠離所有的負面情緒,這種情感的閹割致使他們不曉得如何適度表達自己的感受,只能不斷壓抑;與此同時,父權社會在旁虎視眈眈,當男性無法達到性別期待時,便以「不像個男人」來否認他們的生命價值。

女性在這場遊戲中兼具雙重角色:她們既是男性自我價值的證明,同時又是威脅。「女伴的質與量」是陽剛特質的衡量標準之一,女性因此被化約成證明男性價值的通貨,成為男性藉以修補自身陽剛的對象;然而,「掌控女性」同樣也是衡量標準,女伴求去因此成為減損陽剛的可怕事件。由此觀之,在一段異性親密關係中,女性也可能是具有權力的一方,但這種權力並未帶來利益:在「男人應該支配一切」,以及「『憤怒』是男性脆弱時唯一可以擁有的情緒」的父權規範下,失去女伴的恐懼,促使男性採取暴力來奪回權力、扭轉自己的被動處境──而「情殺」,正是這種暴力的極端形式。

我們的社會既不教導、亦不允許男性展現柔軟的內在感性,造成他們經營親密關係的困難;這些親密關係的挫折,又成為親密暴力的原因。亦即,父權社會加諸男性的刻版印象枷鎖,最終導致了性別暴力:它閹割了男性的情感,然後強迫女性遞補這塊空缺;它向男性施加暴力,然後男性再將這些暴力轉嫁到女性身上。

當然,親密暴力有非常多種不同的樣態與成因,我們不能以偏概全地僅以一套方式來理解。只是,我們希望提供另一種思考視角:在「譴責受害者」及「找出代罪羔羊」之外,或許也該想想究竟是什麼樣的社會文化,不斷催生出這些性別暴力?這麼做並不是要合理化加害者的行為。加害者須承認應負的鞭撻,但社會也該從「歸咎個人」的既有囹圄中跳脫,否則我們將繼續對這些社會成因視若無睹,受困於治標不治本甚至壓迫邊緣少數的泥淖當中。

想想看:我們的社會要求男性表現得「像個男人一樣」,他們不能示弱、必須壓抑情緒、處於主導的位置,最終不再敢表達內在感性與真實感受,只能以暴力的方式來脅迫他人順從自己,達成需求。亦即,我們要他們藉由「傷害自己與他人」來證明自己是男人;然後我們又告訴他們要宣洩情緒、不要傷害自己與他人……這豈不讓人錯亂?因此,要有效預防情殺,除了從中後端介入,包含:適時宣洩情緒、重要他人的陪伴、落實情感教育、從法制面推動〈跟蹤騷擾防治法〉等等之外,也須從前端思考,如何拔除陽剛遊戲這套纏繞在男性身上的父權枷鎖,方可能讓男性根本地從情感危崖上解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