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郝龍斌市長的官僚嘴臉

出版時間:2015/05/17 19:20
台北市前市長郝龍斌。資料照片
台北市前市長郝龍斌。資料照片

作者:徐元春(資深媒體人)

今天出現一個引起熱烈討論的新聞。公視去年節目中,有小學生到台北市政府訪前市長郝龍斌,談論牛奶議題,會後小學生說,郝市長不僅重複講一樣的話,「只是一個權威者在那裡搬弄知識而己」,也沒有時間聽學童提出事前準備好的方案,還有小朋友受挫落淚。看完這個新聞,非常感同身受,因為好幾年前我自己也有類似的親身經歷,很想跟這些小朋友說,「有問題的是當時的郝市長,不是你們,大人跟郝市長面對面也快被氣哭了!」

我自己的故事發生在2010年,當時搬家到國父紀念館附近,住了四、五年,也被市政府市民廣場假日活動噪音吵了四、五年,不斷的與附近社區一起抗議申訴、與市政府開協調會,活動噪音都沒有具體有效的改善,個性不放棄的我,決定繼續循體制內解決,於是,我報名了三個月一次的「市長與市民有約」活動,經過了多次與市政府的聯繫、文書作業、寫陳情書,我這個小市民,終於排定在當年九月可以見上郝市長一面,地點在南門市場樓上的大安區市政中心。

當天,我是第四案,我早早就到現場等候。輪到我的時候,才開始講幾句話,郝市長就不耐煩的揮揮手,說「這我們都知道了,直接講重點!」,然後,立刻把頭轉向另一邊。我當場有點呆住了,我被市政府活動噪音吵了這麼多年,他卻連聽我講一分鐘都不願意。我很確定他當時說話的每一個用字,因為,我有一種強烈的、被輕視羞辱的感覺,氣憤的眼淚幾乎就要掉下來,就像跟郝市長對談牛奶的小朋友會後用衣角擦眼淚的心情。後來回想很多次,我都後悔當時不夠有勇氣,我應該當場跟他說,「郝市長你太不尊重人了,請你在我講話的時候看著我!」

當天與郝市長對話的結果可想而知,市府沒有具體改善控管市府活動噪音的承諾,郝市長倒是提出了補助市政府廣場附近居民安裝隔音雙層玻璃的建議,這次我當場拒絕了,我說,「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是懲罰,我不想住在厚厚的隔音監獄裡!」

帶著失望挫折受辱的沈重心情回家,我心中一直在想,是什麼樣的心態,會讓郝龍斌這樣對待別人。行政首長日理萬機,忙碌匆促在所難免,市民都可以理解,但是,對待人的態度卻是一個人內心狀態的真實呈現。一次跟郝市長十分鐘不到的面對面經驗,我充分感受到郝市長「我是官,你是民」,那種官僚對待一般平民傲慢、輕浮、鄙視的態度。看到小朋友拭淚,我心裡理解而不捨,希望小朋友們不要因此而受挫,要知道,人的真正價值不在於他的頭銜,市長沒有比你大,總統沒有比你大,小朋友們千萬要記住,他們若是沒有值得尊敬的高尚人格,他們什麼都不是,也希望你們記住這件事,長大後以後不要變成你們討厭的那種大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