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世代魯蛇的社會病

出版時間:2015/05/31 12:08

張肇烜(醫師)

台北文化國小發生「隨機殺人事件」,龔重安冷酷殺害毫無抵抗能力的8歲女童,女童還來不及長大實現夢想,在劇痛和極度驚恐下離開這恐怖的人間。我們看到新聞都揪心掉淚,「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

龔重安殺童案,是近年台灣社會第6起隨機殺人事件,距離鄭捷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只有1年,刑案發生時間愈來愈密集,手段一個比一個兇殘。

2012年12月1日,30歲的失業男性曾文欽在台南湯姆熊歡樂世界誘騙10歲方姓男童到廁所,隨即取出身上預藏的摺疊刀往男童的咽喉重重地割了兩刀。利刃見血封喉,男童的頸動脈和氣管都遭割斷,立刻大量失血死亡。曾文欽被捕後說:「如果今天犯案後沒有被抓,我還要再去殺人,直到被捕為止。」最讓人氣結的是,他說:「我犯案前有上網查過,現在台灣殺1、2個人也不會判死刑,我就被關在牢裡一輩子就好。」豈料一審、二審真的判他無期徒刑,法官認定曾文欽並非全然泯滅人性,仍有教化改過的可能,判決引發社會譁然。

2014年5月21日,21歲學生鄭捷在台北捷運板南線列車隨機殺人,造成4死24傷。鄭捷曾向同學透露想仿效日本秋葉原殺人事件到捷運殺人,他也在無名小站寫殺人小說,在《臺北夜殺》中詳述殺人場景將會「雙足踹人月臺落,捷運爆頭軌道成血泊。」鄭捷求學路不順,接連遭國防大學退學、後來轉到東海大學課業也不好,興起了「就是想在這時候做」的念頭,便到超市買2把30公分長的水果刀,犯下震驚社會的北捷慘案。鄭捷自認是個「沒有未來的人」,覺得求學太累、活得很辛苦,從小學5年級就開始計畫這起殺人案。犯後沒有悔意,還覺得「很舒坦,因為已經圓夢了,如果再來一次會殺更多人。」被捕時他說:「我從小學時就想自殺,不過沒有勇氣,只好透過殺人被判死刑,才能結束我這痛苦的一生。」今年3月一審宣判,判決鄭捷4個死刑。

2015年5月29日,「想變成鄭捷第二」的29歲失業男性龔重安拿出預藏水果刀,無情殺害國小女童。落網後他聲稱:「因為找不到工作想洩憤,才會隨機殺人。」

接連3起隨機殺人事件,殺人魔的背景竟然高度相似,都是30歲以下的失業輟學的年輕男性。毫無疑問,他們都是「崩世代」下的「魯蛇」(Loser失敗者)。台灣社會脈動多承繼日本之後,日本社會在90年代開始頻繁出現隨機殺人事件,嫌犯被稱為「通魔」。根據日本法務省研究,52個「通魔」殺人者存在高度的相似背景,絕大多數都是年輕失業輟學男性,沒有朋友和家人也不親近,有強烈自卑感,遭遇挫折對未來感到絕望,特徵和台灣6起隨機殺人事件也很近似。

殺人通魔用冷血殺人報復社會,當時日本除了檢討死刑、警政司法外,更認為這是一種「社會病」,要用「社會病理」的角度思考,以杜絕接二連三的通魔案件。2008秋葉原隨機殺人事件爆發,人民認為日本貧富懸殊、派遣勞動氾濫,使得年輕人對未來絕望,自民黨政府責無旁貸,隔年自民黨遭到創黨以來的最大潰敗。看看日本,想想台灣,竟是如此不可思議的高度相似。因此除了速審速決,執行死刑,更要深刻檢討整個社會結構問題,才能真正避免下個加害人和被害人出現。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