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法官這4點 打臉「山難國賠」才夠力

出版時間:2015/06/08 10:07
山難死者張博崴的家人不忍他離去,於家中設立他的人形立牌(右二)訴說思念,勝訴後只盼強化救援體系。林啟弘攝,資料照片
山難死者張博崴的家人不忍他離去,於家中設立他的人形立牌(右二)訴說思念,勝訴後只盼強化救援體系。林啟弘攝,資料照片


《蘋果》5月28號報導,中山醫學大學大四生張博崴4年前獨自登山,在南投白姑大山迷途後打電話給女友即失蹤,警消歷經51天搜尋無著,山友卻在2天內於山路下切的溪谷旁尋獲,但張男失溫休克早已罹難,張家認為山難救援機制失能訴請國賠,台北地院判決南投縣消防局須賠張家近267萬元,創下國賠首例。

判決出爐後,引發正反看法,近期《蘋果》於6月7號刊出的一篇報導,更獲得將近33萬次點閱,438篇留言熱議,這篇文章部份內容為「中山醫學大學學生張博崴山難獲國賠的判決,爭議持續發酵,胡醫師在臉書以《不要怪我冷漠》為文,用自身的經歷告訴大家,台灣的社會充滿了奧客與究責文化,善良的人已瀕絕,這場山難的判決結果,讓他更加堅定『救人,不是義務』」。

由於社會對此張博崴國賠案仍存在許多討論,因此有熱心網友特別節錄判決書中重點發布於ptt,解釋為什麼法官會認為「南投縣消防局」會被認為有疏失。

疏失1:無即時蒐集登山山友的情資,3月4日才訪問第一人。訪問內容亦未注重山友下山時間及途經各重要地標之時間,查訪後亦未據以研判過濾搜救範圍。
疏失2:沒有訪查最後通話對象(張的女朋友)以掌握相關線索。
疏失3:搜救記錄不確實。每一梯次搜救時間共爲期三天,但扣除往返和夜晚,實際搜索不到半天,所以必須仰賴先後梯次相繼銜接。各梯次搜救人員均攜帶衛星定位儀器,然南投縣消防局卻未要求搜救人員回報搜救軌跡,卻僅以粗略之管制表記錄搜救隊員敘述式的回報。
疏失4:張博崴是在2 月27至28日寒冬期間迷途,但南投縣消防局是在翌日才開始陸續向其他單位求援。而且,各單位參與救援後,皆有各自搜救計劃,入山搜救只向南投縣消防局仁愛分隊報備後,就執行自己之計劃,並無整合。

這名網友強調,根據判決書,法官根本沒有把矛頭指向第一線的消防弟兄和救難人員,反而還稱呼消防局「投入救災之人力物力甚鉅,搜救人員不畏涉險備極辛勞」。真正指責的是身爲指揮者的南投縣消防局並沒有有效指揮調度各項救難資源,而救災流程裏也充滿許多瑕疵,才造成這起國賠判決。(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張博崴在南投白姑大山罹難後,搜救人員在溪谷找到他的帳篷。家屬提供
張博崴在南投白姑大山罹難後,搜救人員在溪谷找到他的帳篷。家屬提供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