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反跟蹤騷擾法

出版時間:2015/06/11 00:29
近年來,國際間開始注意到跟蹤騷擾對於女性的威脅,這是令人強烈恐懼的犯罪,也具高度致命性。
近年來,國際間開始注意到跟蹤騷擾對於女性的威脅,這是令人強烈恐懼的犯罪,也具高度致命性。

 作者:吳姿瑩(現代婦女基金會主任)

近年來,國際間開始注意到跟蹤騷擾對於女性的威脅,這是令人強烈恐懼的犯罪,也具高度致命性,從過去張彥文殺女友案即可見跟蹤騷擾的危險性。跟騷行為具有四高的特性,就是「發生率高」、「危險性高」、「恐懼性高」和「傷害性高」,但我國現行法規卻欠缺有效的法律能夠加以制止和懲戒。

本會曾於103年進行一項調查,有12.4%的年輕女學生表示曾遭遇跟蹤騷擾,被跟蹤的型態以通訊騷擾為最多,其次是站崗、尾隨、或在某處監視等方式,讓被害者時刻都需提防受害,造成相當大的心理壓力。上述跟蹤騷擾者大多為男性,而超過三成的被跟蹤女學生表示生活秩序亮紅燈,甚至感到害怕無助,沒有安全感。受害者雖可能嘗試與對方溝通、向他人請求協助,或用各種方法阻斷對方接觸,如搬家、換電話、換工作等,但其中只有不到一成的被害者曾經報警或提告。而極低的司法求助比例更凸顯造成被害人身心崩潰的長期反覆跟騷行為,卻是無法可管。

目前台灣僅以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9條第2款「無正當理由跟追他人,經勸阻不聽」試圖規範,不但無法涵蓋跟蹤騷擾的所有態樣,且3千元以下罰鍰更無法有效嚇阻及懲罰類似的犯罪行為。其次,目前家暴法中雖有保護令的設置,但因適用對象狹隘無法涵蓋非同居親密伴侶、追求者、甚至是陌生人跟蹤,近日報載一名黃姓女子遭妹妹前男友跟蹤5年,正是最典型不適用家暴法的案例。

此外,現行法律裁罰更是將跟蹤行為視為一項項個別事件,無法顯現被害者長期、持續遭到跟蹤導致幾近崩潰的嚴重程度,這些都是現行法規無法規範之處。而本會也認為,跟蹤行為應及早介入,提醒加害者跟蹤是犯罪的行為,不但能早期制約加害者的跟蹤行徑,更能避免傷亡擴大。

本會除發展跟蹤騷擾被害者的服務方案外,亦自103年起著手推動立法工作,耗費一年時間完成「跟蹤騷擾防制法」草案,該草案具備下列特色:

1.明定跟蹤騷擾為犯罪行為:本會推動的「跟蹤騷擾防制法」明確定義跟蹤騷擾必須是持續性、已對被害人的生活造成影響的行為。「跟蹤」包括直接或間接監視、跟追,或掌控被跟蹤者或其相關之人的行蹤、活動,不論是在住居所、學校、工作場所、或經常出入的場所。「騷擾」則為對被騷擾者或相關之人為干擾、警告、威脅、嘲弄或辱罵,或甚至於寄送、留置、展示、或播送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物品,或無故逗留在被騷擾者或其相關之人週遭,也在定義範圍之內。

2.警告命令制度:警察機關得依職權或被騷擾者申請,核發警告命令,即時制止相對人的跟蹤騷擾行為。違反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

3.防制令制度:為避免被害人持續遭受相對人跟蹤騷擾危害,本草案特別設計了類似民事保護令的「防制令」制度,可由法院核發包括禁止跟蹤騷擾、遠離特定場所、禁止蒐集或持有非公開資訊等命令。

4.行政罰與刑罰雙軌制:無正當理由而跟蹤、騷擾者,將科處三萬元以下行政罰鍰;若跟蹤、騷擾行為危害他人身體健康或自由時,科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並參照刑法加重結果犯的立法模式,因跟騷行為致死亡或重傷結果者,提高刑罰,以有效嚇阻跟蹤騷擾行為。

1990年美國加州訂定了世界上第一部反跟蹤法,日本也在2000年公布了纏擾防治法,各國法令的發布總在發生重大跟蹤死亡案件後。台灣已落後於世界整整20多年,實在不應再以「社維法就是反跟蹤法」或是「已有家暴法」作為推拖之詞,也不應等到重大傷亡案件發生,才在檢討聲浪中亡羊補牢。目前本會推動的「跟蹤騷擾防制法」正在立法院一讀的程序,期盼各界去電選區立委,要求支持該法儘速通過,才能有效制止此類案件持續發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