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考抒情記敘體作文了

出版時間:2015/07/02 00:29
長期以來,國文作文題目總是指向抒情或記敘文體。
長期以來,國文作文題目總是指向抒情或記敘文體。

作者:陳暐(美國經濟學博士候選人)

這兩天又是大學指考了,長期以來,國文作文題目總是指向抒情或記敘文體,原因無他,沿用舊習而已。然而,這正是殘害莘莘學子作文能力的根源。我在此呼籲出題教授,請出對立觀點的論說文題!

看看美國大學入學考試 (SAT) 今年的題目:Will self-discipline take the pleasure of life? (自律是否會讓生活失去樂趣?)即是標準的對立觀點論說文題。惟有此類題型,方能真正訓練作文能力,下舉兩大原因以分析說明之:

一、未來需求:除了未來就讀純文學科系與有志文學創作者外,抒情、記敘文的用處在進大學後少之又少。反之,無論是大學各科的期中期末報告,或是研究所的畢業論文,無一而非論說文體。可惜在高中以前疏於接觸論說文的學生,往往只會把報告、論文當抒情文寫。最近登上各報頭版的25位台大學弟妹,即是標準慘例。

二、標準客觀:論說文的優劣標準在於立論基礎是否紮實、邏輯推演是否正確,與一般記敘、抒情文重視詞藻是否華麗、感情是否豐沛等來看,相對客觀許多。學生亦無須為文造意,強賦新愁,硬使祖孫親情提前結束,引為教授茶餘話柄。對立觀點的論說文則能夠自由選邊,暢抒胸臆,即使學生兩邊不靠,保持中立,一樣可以撰文闡明原因。

假如我有幸擔任出題老師,我可能出題如:「高中國文課本的文言文比例是否應該增加?」不僅貼近高中生活,且與考科密切相關。放榜之後,大考中心亦可公布正反方最佳作文各一篇,與歷屆題目如「遠方」、「專家」等更具教育意涵。倘若國文作文的出題教授不擅於此類題目,大考中心未來亦可廣邀台灣各領域的社會科學家 (經濟、心理、政治、社會) 入闈相助。如此以論說文體裁訓練作文能力,不僅將來能確實運用所學,免於「國文無用」之譏,更能鼓勵學生關心社會議題,可謂一舉數得,何樂而不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