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押送「慰安婦」的日子

出版時間:2015/08/05 12:47
電影《軍中樂園》劇照。

作者:王文進(前陸軍憲兵)

三十年多前的某個清晨,手上端著國造六五式步槍,從小金門的九宮馬頭出發,筆者押著一艘由漁民駕駛的動力小舢舨,往距離廈門只有四千多公尺的兩個前線鎮島嶼,大膽和二膽駛去。

坐在小船的另一端,是一個二十歲上下,在俗稱「831」的軍中茶室工作的「侍應生」(當時對軍妓的特定稱呼)。筆者當時是陸軍憲兵連的士兵,這趟的押船任務很單純,是民生用品的例常運補,船上除了幾箱新鮮雞蛋和幾蔬果外,就屬這位女子最重要。

在念高中時候,剛好看過看描述日軍慰安婦書籍,曾留下深刻印象。此刻,發現書中的部份情節正在自己眼前上演,我正押著一個活生生的「國軍版」慰安婦到第一線「勞軍」,多麼赤裸和直接的任務。不到一小時的航行途中,彼此避開目光接觸,她只是沈默的望著遠處浪花,我則思索著這一切是怎麼串聯起來的。她是自願還是被迫?她是怎麼來到這艘小船的?我沒有答案。

船還未靠岸,歡迎的隊伍已排列,只是隊伍不是要來岸邊幫忙搬運貨物,而是排在「茶室」外,等著跟「侍應生」上床(或交易?原諒我找不到最適切的用語)的隊伍。每當有「新人」登島,這樣的排隊都會出現。筆者後來出過的幾次押送任務,內容大概都差不多,只是換了不同的女子。

「侍應生」是被迫或自願,從來不是一件可以簡化或輕易二分的事。當時有人為債務,有人為生活、有人被誘騙、有人為折抵刑期...什麼原因都聽說過。只要牽涉人肉市場,就有三七仔介入謀利,當時承包業務的民間人士,怎麼系統化的跟軍方配合不得而知,但「召募」過程一定不會太光彩,利誘、拐騙、脅迫的事都發生過,即便是戒嚴時期,也鬧上好幾次報紙版面。

如果政府一方面要說過去831的「侍應生」(前後總人數約3000名)全都是自願的,另一方面說日本「慰安婦」全都是被迫的,真不知道這奇蹟式的反差如何產生?「侍應生」就是「慰安婦」,兩者除了時空背景有些差異外,本質是一模一樣的,軍方的操作方式完全沿襲日軍。自願或被迫?怎麼可能就一善一惡的清楚界定了?

課綱修編,根本不是歷史專業問題,是執政黨急於為日本「殖民暴政」種下歷史錨點,強化年輕學生的反日情結,目的性很清楚。但以現在網路資訊的公開透明及豐富多元,加上新世代年輕人的資訊能耐,這種黑箱式的調整看來只會適得其反,引起更多的注意和真相追求。

此刻不正是好好弄清楚「831」是怎麼回事的好時機嗎?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不吐不快,《蘋果日報即時新聞》新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

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