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書店淘寶 他意外翻出一世紀的回憶

出版時間:2015/08/21 00:02
網友在舊書店中翻到昔日的同學會紀錄本,見證一群日據時期大學生六十多年間聚首的故事。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網友在舊書店中翻到昔日的同學會紀錄本,見證一群日據時期大學生六十多年間聚首的故事。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有網友在PTT發問「大學畢業後同學會大概能辦幾年?」,意外引出另一名網友分享過去在舊書店中翻到的同學會紀錄本,藉此見證一群日據時期的大學生六十多年間聚首的故事。

暱稱「藏書界竹野內豐」的網友sizumaru,在PTT發文表示,自己若干年前在舊書店中發現一疊「紅紅的像是傳統婚宴禮金登記簿的那種東西」,打開細讀才發現竟是珍貴的文獻,記錄著一批生於清末,日據時代就讀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與臺北市立大學之前身)的老校友,七十多歲還逐年召開同學會的珍貴紀錄。

sizumaru表示,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是台灣第一所師範學校,與總督府醫學校(今台大醫學院)並稱為兩所台人最高學府。這批畢業生也堪稱當時台灣青年中的人中龍鳳,包含藝術天才黃土水,到《造飛機》、《捕魚歌》的譜曲家吳開芽,在從政界人物,到地方士紳,這批同學橫跨政壇、杏壇、文壇,許多人都曾在日治時期的《台灣人物誌》留下紀錄。

當這批同學1964年第一次舉辦同學會,已經是畢業後50年,大家都已是70多歲的老人,原本同窗64人當時僅存27人。老同學們眼見來日無多,便商議每年召開兩次同學會,並簽名、題詩、攝影留念。依紀錄來看,他們的同學會舉辦了16次,足跡踏遍台灣各地,但隨著時光飛逝,同學們陸續辭世,當最後一次同學會在1974年召開時,與會同學只剩6人,到場者會不成會,徒增傷悲,之後便只剩零星的同學一般聚會,而他們記錄中的最後一次同學聚會,是1978年住在花蓮的官阿勝北上,歡迎會五人到場,大夥兒時年83歲。

在這些紀錄中,sizumaru看見這群超過七十歲的老頑童們互相留言嘲笑同學懼內、在聚會中齊唱學生時代的歌曲,彼此作詩唱和,更有人在紀錄冊上大氣題字:「我要再活五千日」。而紀錄冊後半段卻幾乎都是同學的訃文,凋零的速度比辦同學會還快,「從頭翻閱這份同學會紀錄,第一頁『現在同學芳名』就教人感慨,『現在』其實是『現存』,看同學的名字上一個個新舊深淺不同的筆跡註上『故』,多麼怵目驚心。逐字為好友題上『故』字,心情是何等沈重?」

sizumaru在發文中自問,這份紀錄為什麼出現在舊書店,最後流落到一個陌生的小輩手中保管?「答案只有一個,該屆畢業生全都不在了,他們的珍貴回憶差一點無人知曉,最後傳到有緣人中繼續保管,讓世人知道他們曾經如此燦爛過。」

當他想起先前著名的廣告「不老騎士」,更覺得手中這四冊紀錄,便是真實的不老騎士,「他們不騎摩托車,他們用文字、詩詞、相片甚至訃文證明自己存在。」

網友看完這群同學的故事,紛紛表示:「好珍貴的紀錄」、「好書遇良人」、「大推!你的文字讓這份情誼更感動」、「能被識貨的原PO遇見也真是緣分。」還有網友驚訝回應:「我的曾祖父是他們的同學啊!」

更有細心的網友注意到,:「今年剛好是他們畢業一百年,這群同學一百年前知道還有人幫他們寫故事一定會感到溫暖。」就連原PO的sizumaru也向《蘋果》表示,今年剛好是他們畢業滿100年這件事,「我想有其特別意義。」(吳家瑋/綜合報導)

網友發言全文。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網友發言全文。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這四冊紀錄本鮮豔的外觀,吸引了網友的注意。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這四冊紀錄本鮮豔的外觀,吸引了網友的注意。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當年學生漢學功底深厚,彼此都能題詩作和。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當年學生漢學功底深厚,彼此都能題詩作和。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相識一甲子,大家互相調侃老同窗懼內。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相識一甲子,大家互相調侃老同窗懼內。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頁面中央可以看見大氣題字「我要再活五千日!」,一旁還有「樂而忘憂不知老之將至」。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頁面中央可以看見大氣題字「我要再活五千日!」,一旁還有「樂而忘憂不知老之將至」。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紀錄本的後半段,大多是同學故去的訃文。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紀錄本的後半段,大多是同學故去的訃文。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第十期同窗合影。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第十期同窗合影。圖片翻攝自作者部落格「活水來冊房」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