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為什麼】改變歷史的一張罰單

出版時間:2015/12/20 00:30

5年前,一名突尼西亞菜販之死引發了「阿拉伯之春」革命潮。當時這名年輕人因在街頭擺攤被開罰單,而採取自焚的激烈抗議舉動。當時開出這張罰單的一名女檢查員(附圖 )最近首度接受媒體採訪,她說看到目前中東地區的動亂,「真希望當初沒開出這張罰單」。

「我覺得自己該對這一切事情負責」漢笛(Faida Hamdy)談到5年前的這件事時,聲音仍因情緒激動而顫抖。漢笛當時擔任小鎮上的檢查員,她對違法在街頭擺攤的布阿吉吉(Mohamed Bouazizi)開出罰單、沒收他全家賴以維生的攤販車,甚至執法時還粗暴動手,導致布阿吉吉最後憤而自焚抗議。漢笛最近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時對此表示後悔:「有時候,我相當自責,覺得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我創造了歷史,只因為我當時人剛好在那裡,而我的行為也導致此事。可是看看現在的我們,突尼西亞人還是在受苦。」

布阿吉吉之死引發突尼西亞受壓迫民眾怒火,短短半年內就有上百人效法自焚,甚至連摩洛哥、沙烏地阿拉伯及伊拉克等其他阿拉伯國家都有人犧牲自己響應,革命怒火就此蔓延開來。

連續好幾周的反政府示威暴動後,突尼西亞獨裁者賓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帶著妻子和大批黃金流亡海外。接著是埃及強人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被推翻。然後是利比亞的獨裁者格達費(Muammar Gaddafi)在西方聯軍介入下節節敗退,2011年於逃亡途中遭槍殺示眾。就在格達費狼狽死狀傳至全世界時,這股革命之火也燒到敘利亞。

但推翻強權政府後,人民真的就能立刻幸福快樂嗎?事實上,「阿拉伯之春」中只有突尼西亞算是和平轉型,該國已舉行了兩次民主大選,但利比亞和埃及政壇仍動盪不安,伊拉克和敘利亞更是忙著對付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漢笛說:「當我看見自己的國家和地區發生這些事,我好後悔。到處都有人死、極端主義興起,這麼多美麗的靈魂遭殺害。」

儘管漢笛後悔自己的一張罰單,引發改變國際情勢的「阿拉伯之春」,但中東地區的貪腐、官僚顢頇及強權壓迫式的管理方式才是真正累積革命動力的原因。突尼西亞反對黨「伊斯蘭復興運動黨」(Ennahda)黨魁葛諾奇(Rached Ghannouchi)認為,現在中東地區的混亂,不代表革命失敗:「歷史顯示,民主轉型過程不可能一路順暢。法國和英國轉型民主制度花了超過百年時間。」

先不論「阿拉伯之春」何時才能取得甜美果實,無法否認的是,引發「阿拉伯之春」的政府檢查員漢笛和小販布阿吉吉從此人生變調:「布阿吉吉和我都是受害者。他失去了他的生命,而我的生活也回不到過去了。」(桂家齊/綜合外電報導)

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