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淚水為誰而流

出版時間:2016/01/11 13:33

  許多回在朔風野大的中正紀念堂五六運動夜晚,與柯一正對坐小板凳。五六運動人少時只有十幾人,冬天濕冷風寒,這群人浸在冷冽寒露風雨中,沒有鎂光燈、沒有報導重視,他們仍一樣發出沙啞的小市民聲音。

 偶爾反核議題出現張力,五六運動聚集的各界明星多了,一兩千群眾圍著。不管人多人少,年輕人稱呼阿伯的柯一正都還是坐在稍遠的角落,但目光專注地看著台上的人,傾聽講者說什麼。

柯一正是有歷史感、使命感的人,他一直有一種「罪感」,反覆自我反省是他這一代不夠努力、做得不夠,才讓台灣的年輕世代在政治、社會、文化、經濟、就業市場、國家前途等各層面都深深挫折、充滿陰霾。

 柯導是台灣少有的人格者,許多善事他隨手做了不說,很少聽他侃侃而談救國濟世方針大業,他就是靜靜地把一群想做事的人兜攏起來,找資源支持,事成之後,功不在他。慨當以慷的歷史時刻出現時,他衝進立法院,駐守一角,以他的影響力,守護學生打完318太陽花一役。

 我對政治不感興趣,對政治人物沒有信心。不只一回,柯導在五六運動如曠野的空間,在柯文哲還沒投入參選時,說起改變台灣政治的大夢,我一邊聽一邊潑冷水,而阿伯竟然真的下海,入陣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最後一名,打一場不可能的夢。

 吳導加碼,柯導當選,他要當柯導立委辦公室主任,為人民服務。英雄豪傑不過如斯。柯導走入政治場域,成為箭靶,必然會傷到,這個硬漢阿伯在台上落淚了,以他的年齡及自持,那淚水複雜、難以言詮。淚水為誰而流,是因為這個國家的前途仍風雨如晦,一個真性情的藝術家因而必須上火線,那是為了渴求往後一代代人能安居下去。他的淚水是因家國之憂而流,那是宛如珍珠的眼淚、男子漢的眼淚。

 吳念真的呼召簡潔有力:「2016對我講是一個重要的年份,它真的是台灣的元年,好像是一個新的世代,即將要取代這些老的面孔、那些保守的腳步、那些僵化的思考,來改變台灣。所以對我來說,其實當你看到時代力量這些候選人的時候,你會覺得看到開心,因為彷彿看到自己的小孩,已經逐漸站起來跟他們說,爸爸你旁邊休息去吧,我們來。」

 如吳導所言,2016是台灣元年,改朝換代、翻新國會。台灣走到關鍵時刻、歷史分水嶺,今年選舉關乎國家未來方向。時代是倉促的,列車啟動,再晚就來不及了。1/16風雨無阻,以投票實踐民主改革。

(本文摘自楊索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