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儉:轉型正義從非核開始

出版時間:2016/01/26 00:08

作者:方儉(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

如果蔡英文要為台灣人民建立轉型正義的典範,就應從台灣核問題下手,第一步就是不再讓清大人壟斷台灣核事務,讓真正了解台灣環境生態和人民的人來拆解台灣最大的定時炸彈。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台灣社會瀰漫著快樂希望,大家以為台灣人從此走出了過去威權時代的恐懼,走向華人自由民主進步的未來。但是陳水扁讓人民失望了,包括對岸的嚮往民主的人士。在陳水扁執政8年中,最受人矚目的莫過於1百多天的核四停建又復建的政策,16年後看來,廢核四這舉措代表陳水扁執政虎頭蛇尾,為德不卒的業障。根據電機學者,電力系統專家陳謨星的親身經歷,即使2000年沒有廢成核四,2001年3月18日核三廠瀕臨爐心融毀事故,就足以讓當局就下定 廢核的政策決心,但在當時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強行介入下,核三廠竟然冒然運轉,這也使台灣難得的電力系統專家拂袖而去。

後來扁政府中曾擔任台電董事的長經濟部長黃營杉,發現台電在午間尖峰用電的供電成本每度高達七、八十元,就主張用每度20元的價格收購太陽能(剛好中午正是太陽能的高峰),還更划算,未幾黃營杉竟忽然去職,失台灣難得的綠電契機。

16年前台灣不但錯過了非核家園,更歷經馬英九對核電瘋狂的偏執決策,視全球熱潮的綠電如寇讎,反世界潮流,逆天而行,倒行逆施,民心盡失。追究馬扁時代,誰給了最高決策者錯誤的資訊?首推清大核工的教授。

扁政府開始,所有的原能會主委全是清大核工的,台電核工也是清一色清大核工,跨越藍綠執政的台電總經理、董事長陳貴明也是清大核工,這16年來,原能會被稱為「大清王朝」,滿朝皆清大核工,台電被稱為「滿清王朝」,主要的職位都是清大核工把持。就連扁內閣的民進黨原能會主委歐陽敏盛、蘇獻章,當然是清大核工畢業、教授,在近年的核能學會上公開表示,當年他們當政時的非核家園是錯誤的,未來必須廢止非核家園的法定位階(環境基本法第23條明定非核家園的國家政策)。在總統府演講,主張核廢料是寶的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也是清大核工校友。

這16年來,就在清大核工的把持下,把台灣推向成為「下一個福島」的深淵!若從民間在台灣四處偵測輻射的結果,台灣無數的「輻射熱點」比福島災區還高!這必須溯及1970年代清大輻射處處飄,就連前任原能會核管處長陳宜彬(當然是清大核工的)同班同學多人罹患血癌,在1990年就診斷發現是他們(包括陳宜彬本人)的白血球有「染色體雙中結」現象,這只在日本長崎廣島原爆後,和車諾比爾核災後才出現的流行病症狀。這加上台灣無所不在的「輻射屋」問題,當年歷經這些事故的,是原能會輻射防護處長楊義卿,還是清大核工畢業的。

1970年代,清大核工把收集的放射性廢棄物,存放在系館附近的水泥貯存槽,沒有依法設立防護、警告標示,在一連串的違失下,在1978年的夏天興建輻射生物館時,竟把大量的銫混入水泥,蓋了大樓,使這座新建的「輻生館」成了名符其實的「輻射傷害人體試驗館」,1990年我擔任記者時無意間揭發了,至今皆未依法妥善處理。

「輻生館事件」的始末在清大化學系退休教授鄭華生的口述歷史中完整呈現,可以看到當時原能會中的清大校友和清大老師一再袒護失職人員的斧鑿痕跡,歷經了毛高文、劉兆玄等校長,同時也無意中揭露了第一任校長梅貽琦私藏輻射源在床底下,不得不使人懷疑梅校長的癌症也與之有關。現任原能會主委蔡春鴻,曾任清大教務長,以及清大總務長李敏,多次擔任台電董事,皆為核工所教授,也都沒有處理輻生館的輻射污染問題。

如果清大這樣的核工最高學府長期縱容輻射污染,而且非正式的統計,清大師生已有顯著的輻射傷害的癌症現象,理當進行完整客觀獨立的公共衛生調查,但是至今連影子都沒有。

伊索寓言中,有一隻癩蛤蟆聲稱能醫各種皮膚病,但別人問它,為什麼你的皮膚病醫不好呢?從清大輻生館污染近40年的歷史看來,清大人根本沒有能力、意識來處理自身的輻射污染,要用他們來處理億萬倍於輻生館的核電輻射問題,誰會信?

台灣期待蔡英文的領導,進行一場跨世代的轉型正義,在所有議題中,最長遠、重要的莫過於非核家園問題。我們要檢驗蔡英文要如何進行轉行正義,就從她選擇任命新任的原子能委員會主委就可看出端倪。因為未來原能會應該轉型成「非核家園委員會」,並平反威權時代核能不正義事件進行(如輻射屋、核電廠輻射傷害工人、蘭嶼核廢料、賠償核電受害者、扭曲的能源政策、核子武器疑慮……等),以及跨越上萬世代的核電除役問題,如果再任命清大核工教授,我想就完蛋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