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醫師罷工了 台灣能嗎

出版時間:2016/02/01 00:06

蔡以芃/台灣醫事安全法學會總監

最近英國住院醫師集體罷工,讓人想到台灣醫師的苦,與英國相比,台灣醫師沒有工會當後盾,不僅難以合法罷工,又不受《勞基法》保障,連合理休假都成問題。

1月12日,英國初級醫師(類似我國住院醫師)集體罷工,只有緊急醫療照常,起因是對衛生部的新勞動契約不滿,預定還有1/26與2/10兩次罷工。新制調高初級醫師工時,從原本周一至五的7到19時變成周一至六的7時到22時,一周多30小時,加班費也被取消,變相減薪30%。英國醫學會(BMA)與政府協商破裂後,決定罷工,台灣住院醫師目前工作量與英國改制後相仿,卻沒有全國性的職業或產業工會代為斡旋,更別談罷工抗爭,這個話題可從法律面與現實面來思考。

先談法律面:罷工是勞資爭議的最後抗爭手段,由工會發動,罷工必須依法,罷工前要先調解,調解不成才能罷工。《憲法》第14條明定人民之集會結社自由權、第15條保障工作權,依大法官釋字第373號 :「從事各種職業之勞動者,皆有組織工會之團結權。」醫師雖被《勞基法》排除,但與醫院成立僱傭契約,身分仍是勞工,因此醫師組織工會是法律賦予之基本權利,高雄市就有醫師職業工會。

保障勞動權益是《憲法》第153條的社會基本權利,《工會法》第4條規定:「勞工均有組織及加入工會之權利。」而前條並未明文排除醫療保健服務業或醫師,依《憲法》第23條法律保留原則,醫師有罷工權利。合法罷工權須經工會會員投票,且全體過半數同意才能行使,但若罷工會影響大眾生命安全、國家安全或重大公共利益,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4條規定,勞資雙方應約定「必要服務條款」,也就是,醫師罷工前要先與醫院約定必要服務條款,譬如維持急診照常。

其實,醫師成立工會有其必要,工會有助醫師對抗各種不平等的工作條件,以集體力量爭取權益,如英國BMA,除了是醫學會,也是註冊工會,是官方認定的主要溝通管道。但台灣目前並無全國性的醫師工會,這是台英制度與觀念的差異,英國行公醫制,僱主是國家,醫師透過工會調解或罷工,協商的勞動條件單純取決於國家是否接受。台灣的情況相對複雜,除了沒有代表性工會外,醫師的收入部分或全部都來自健保給付,但醫院是法律上僱主,若醫師要抗爭,只能透過與醫院協商,間接促使主管機關面對訴求。

此外,有認為乾脆集體請假或怠工來替代罷工,但此舉可能反讓醫院以違約或債務不履行對醫師提告,值得注意,法律既然保障罷工權,醫師仍應合法行使權利抗爭,才不會失去正當性。 

從現實面看:民主國家多數人都理性支持醫師合法罷工,但在台灣,社會觀感反而會影響醫師的罷工意願,反對者認為醫師罷工會影響民眾就醫安全,但該思考的是──我們的就醫權是否該靠犧牲醫師來成全?就算醫師罷工,急診與必要服務也不會停止,退一萬步說,醫師罷工是最後手段,罷工期間沒有薪水,不必擔心成為常態,合法罷工是民主保障人權的體現,不是罪惡,罪惡的是落後的思維。

不得不說,台灣醫師是能忍則忍,在許多國家醫師相繼罷工後,台灣從未有類似情況,但緊繃的琴弦終究會斷。前陣子修《勞基法》與宣布減少國定假日後,民眾就已怨聲連連,又怎能要求醫師像機器不眠不休,還得悶不吭聲呢?

健保的美麗表象,全靠一線醫護血汗支撐,台灣醫師也許不會罷工,但醫療環境持續惡化,撐不下去的醫師只能離開岡位,永遠罷工。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吳惠林:下次金融大風暴何處出現
中國網軍背後的意義
王丹:TPP對中國的政治挑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