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關節:《大尾鱸鰻2》到底招誰惹誰了?

出版時間:2016/02/20 00:15

千猜萬料沒想到,好端端的一個年節賀歲片儼然成了台灣vs.好萊塢的文化對決戲碼,都因為葉天倫導演說的一句呵護國片的心疼話語,掀起了網海討論《大尾鱸鰻2》與《惡棍英雄:死侍》的票房車輪戰。尷尬的是,不光是無法「壤外」,也很難「安內」,因為這片先前爆發涉揶揄達悟族人的樣貌及語言引發爭議,使得《大尾》續集從上映到現在都沒幾分正面聲量,導致影片賣座至今未如預期。

更奇特的是,媒體開始經營賀歲片是否不受青睞的刁鑽議題,整體網路聲量都往負面角度切起,好似追打落水狗似的討伐這部片。豬哥亮光環不再嗎?豬式笑料是否踢到鐵板之類的標題層出不窮。

就台灣媒體現況來看,吹捧造神與追打落難同等重量,但就收視話題來說,追打落難的刁頑角度當然比較符合編輯台上的標題美學。追打的風格先是比票房曲線,其實就算是好萊塢大明星也會上演落難記,威爾史密斯或是導演奈沙馬蘭都是代表人物。

可是好萊塢記者們也鮮少窮追猛打對方票房上的落難(好啦我承認大家比較愛虧奈沙馬蘭是真的),特別是要把整筆票房帳都推歸到豬哥亮身上。如果以同期豬哥亮的賀歲票房累計,同樣14天北市票房數字。

雞排英雄/17家戲院/2979萬
大尾鱸鰻/19家戲院/6836萬
大稻埕/23家戲院/4780萬
大囍臨門/18家戲院/4919萬
大尾鱸鰻2/22家戲院/3358萬

確實《大尾》首集是最對觀眾胃口的作品,但也得利於當年好萊塢影片強度略差之故,賣座除了本身影片好不好之外,對手強弱也有相對關係。好萊塢片強,觀眾購票選擇自然有所異動。今年除了口碑特強特下流的《死侍》之外,還有約會性質濃厚的《單身啪啪啪》。

看到《大尾》續集的數字確實是豬哥亮歷年賀歲片票房略低的一部,但是,整體來說也並非特別差,若《大尾》續集連北市都做不到1千萬那才是真正的糟糕。就目前數字看起來,只能說穩住了豬氏收視戶的基本盤。

但就媒體嗜血性格,無疑做球讓媒體扣殺,談論豬氏丰采不再,特別是影片惹起了兩道爭議。身為該片監製或是導演到演員,都很難阻擋連開兩刀的流血慘狀。更別提這片其實一上片就流出盜版風波,大大影響觀眾入座意願。首集上映可完全沒盜版風波,續集還真倒楣。

《大》續集遇上接二連三的影片議題公關危機,疑似揶揄原住民風波與土洋文化價值這兩個問題,前者來看,就影片本身其實真的沒那麼嚴重,如果觀眾或是評論者真瞭解編導監製這些人,特別是邱?寬導演(私下常低調行善),並非會在這種議題上刻意醜化,若真的原住民深覺被冒犯,這純屬表現技巧上的失誤,並非戲劇核心的惡意污名化。至於這片掀起內政部研議推動反歧視及族群平等相關法案,筆者樂見其成,只是要對這片貼上醜化原住民標籤,未免也太窄化喜劇的那條神經了。

大尾樹大招風,同樣的,豬哥亮一連多次賀歲檔戰神之姿,本次略低溫回檔,也非垮台倒店,媒體過度放大賀歲片的輕鬆笑鬧本質,其實真的沒那麼嚴肅,喜歡看看,不喜歡就轉台換片,賀歲片沒有那麼偉大的國族使命,好歹豬哥亮還是撐住了破億俱樂部,換算他人,誰有此能耐呢?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